新闻网首页 > 清华自杀事件调查:抑郁症成校园杀手

清华自杀事件调查:抑郁症成校园杀手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700次 发布时间:2006-11-27 00:00:00 编辑:

  不久前,清华大学化工系研究生洪乾坤在福建泉州中营学院坠楼自杀身亡,他留下遗书说,“儿子不孝,找不到工作……不愿意成为家里的拖累”。相关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北京高校今年因自杀身亡的学生已有9名。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北京高校因自杀而死亡的学生有19名,2005年,又有15名北京高校学子因自杀走上不归路。

  当大学生自杀事件成为象牙塔内的噩梦时,一个过去常常被忽视的病症——抑郁症逐渐浮出了水面。有专家表示,高校自杀身亡的学生中,有60%都与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有关。抑郁症已成为大学校园的一大杀手。

  他很要强,但不善于和他人交流

  据了解,洪乾坤生前就患有抑郁症。他在自杀前一个月向学校请了假,住在泉州姑妈家休养。家人本以为他的病情比较稳定了,却没想到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

  “其实在3个月以前,他的老乡发现他的状态不对,并告诉他家里人了。”一位与洪乾坤熟识的清华大学研究生说,洪乾坤那阵子精神状态很差,但他还想着去实验室做实验,结果却力不从心。听到儿子状态不好的情况后,洪乾坤的母亲和姑姑就赶到了学校,“当时是骗他说要去治疗感冒,去了医院,医生鉴定说是轻度抑郁,希望能住院治疗。”

  这位同学认为,洪乾坤之所以患上抑郁症,进而走向不归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找工作面临了巨大的社会压力。“他可能一直在想,我在清华7年下来,最后连个满意的工作都找不到,怎么是这个样子呢,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位同学还表示,平时洪乾坤跟老师沟通得也不多,对一般事物的看法有时候也和别人不一样。“他还一个特点就是要强,有些事情他认为自己应该做到,就一定要做到,但是最后可能没做到,他会感觉非常郁闷。他也不善于跟大家交流,有问题无法宣泄出来。如果和大家说说,可能会好一些。”另一位与洪乾坤熟识的清华大学学生也表示,洪乾坤虽然表面上开朗,却没有见到他有很知心的朋友。清华大学应用化学研究所的一位老师也表示,在他看来,洪乾坤不善交流,跟实验室里其他同学相处一般。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副主任王刚表示,近年来,来他们治疗中心看病的大学生越来越多,这些学生中,至少有一半有自杀倾向,有些是自杀未遂,有些已有企图,而自杀年头一闪而过的比例就更高了。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教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大学生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唐登华也表示,他看到的研究资料显示,在患抑郁症的人当中,有70%的人会有自杀念头。“全国每年自杀成功率为十万分之二十二点二,但幸运的是,据我了解,大学生自杀率肯定没有超过全国的平均数。”

  脸上长痘痘都可能诱发抑郁症

  “高中时,我自虐得很严重。拿刀割,用订书机订自己身上的肉,感觉一点儿都不疼,因为肉体上的疼对我来说是可以忍受的事。最严重的一次是,我用特别锋利的刀尖刺进左臂,然后再拉出来,弄得鲜血淋漓”。正在中国人民大学就读的小宇(化名)平静地述说着,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小宇在高中就被诊断患有抑郁症,他自己分析,可能是性格内向、遭遇家庭暴力和父母离异等因素造成的。上了大学以后,他情绪低落,不能集中注意力,经常手足无措。他说,现在之所以不敢再作出极端的事来,是因为牵挂着母亲。

  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咨询室赵颖老师说,她感觉近年来患抑郁症的学生有逐年上升的趋势,“现在学生面临的压力、挑战和竞争都很多,这些都很容易导致抑郁情绪,严重的会发展成为抑郁症”。唐登华表示,大学生患抑郁症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社会学的,心理学的和生物学的。社会学的,就是某些生活事件可能会带来外在的压力,比如学习、就业、情感上的问题;心理学的,则与个人心理素质、性格有关;至于生物学的,他认为人大脑中的神经介质如果含量发生紊乱,也会导致抑郁症的发生。

  今年刚从北大外国语学院毕业、现在某大学任教的小林(化名)患过严重的抑郁症,她患病的原因就是学习压力过重。在研二时,老师布置了一篇语言学论文,要求有创新。为此,她翻阅了大量书籍,结果资料越看得越多她越感到疑惑,越疑惑越不敢动笔,心情变得紧张焦躁。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她才在老师的建议下去看了病,结果被诊断为抑郁症,为此差点儿休学。“我很能明白洪乾坤当时的状态,跟我当时的心境几乎一样。”小林说,她刚开始还只是心情焦躁、烦闷,慢慢就进入了一种几乎所有事情都无能为力的状态。“最严重的时候,我变得非常迟钝,连正常说句话都不容易。完全陷入了交流障碍,跟谁都不愿意说话。”

  她说,她患病的时候,也觉得生命没有意义,生活极其无趣,也想到过要自杀。“有一次和朋友吃饭,吃着吃着我就莫名奇妙地哭了起来,说可能下次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当时我就有自杀的念头。”

  某高校新闻专业女学生张晴(化名)则是因为脸上长痘患上抑郁症的。她说,2004年暑假的一天,她突然感冒了,然后就发现脸上起痘,抹药也不见效。去了很多医院看过,也用了各种除痘产品,都没什么效果。“我就着急了,心里越来越郁闷,觉得怎么努力都没有效果,还不知道能不能好。”这之后,她的睡眠质量变得特别差,“我心里特别难受,怎么就睡不好呢?就想躺着,想多睡一点儿,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干,那时候已经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了。”被确诊后,她不得不休学回家治疗。

  唐登华说,中国大学生患抑郁症的比例是3%~5%,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高校有1万名学生,那么一年可能会有300名至500名大学生患抑郁症。赵颖老师也表示,跟据她的经验判断,在他们心里咨询室登记的有心理问题的同学中,占总数的1/3以上的同学都患有抑郁症。

  “就怕问题严重了,他们不愿意来”

  据熟识洪乾坤的清华大学同学介绍,洪乾坤出现问题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目前,令各高校心理咨询老师遗憾的是,很多高校学子出现了问题以后,首先想到的不是怎样获得帮助,反而是小心地把自己封闭隐藏起来,努力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小武也患有抑郁症。他说,他喜欢篮球、书法、滑冰、下象棋,也参加社团活动。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他病史中的一些细节从来没有对其他人提过,“我认为没有必要说。我知道别人不能帮我,只能靠我自己。”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心理咨询中心杨娇丽老师说,能够来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倾诉、发泄的学生,说明他们的问题还不是很严重。“就怕问题严重了,他们不愿意来,我们也发现不了。”她表示,来咨询室的学生都是自愿的,没有人强求。但也有辅导员、同学通过观察发现某个同学不对劲,强烈建议其来咨询的,“虽然如此,但肯定还是会有遗漏的情况”。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马喜亭则表示,有些同学出现问题后,也不敢告诉别人,就想通过看书、查资料找原因。一看现在的状态是抑郁症症状,就以为自己真的得了抑郁症。“自己给自己贴标签,明明程度不严重,反而自己吓自己,这样有可能真的会走向恶化。”

  采访中,许多从事学生心理咨询的老师还提到了病耻感的问题,许多心理疾病患者都有病耻感,认为得了这种病很丢人,所以即使被确诊了,也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公开。北京安定医院主任医师李占江就表示,根据他的临床经验来看,来看病的高校学生当中,有一部分人会要求医院不要将这样的病史写进病历本,害怕会对自己的升学、入党、就业、人际交往等方面产生影响。

  唐登华说,其实抑郁症也就像心灵感冒,在西方被认为是很平常的病症,只是在我们这被扭曲了。“如果早期发现问题,可以尽早获得帮助,拖久了程度可能就严重了。”他表示,大学生如果发觉自己心理有问题,而且持续了一段时间,就需要求助于专门的精神科医生,或者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咨询。“但需要提醒的是,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如果发现学生抑郁情绪很严重,就一定要将其转到专职医生那去接受更专业的治疗”。

(网络编辑:张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