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李培根在学校卓越工程师计划研讨会上的讲话

李培根在学校卓越工程师计划研讨会上的讲话

来源:其他 点击次数:8066次 发布时间:2010-11-01 10:00:38 编辑:万霞

2010年9月17日

(根据录音整理)

各位老师、同志们:

  听了几位同志的报告,我受到一些启发。其实,边听我也一直在思考,所以也有些想法。现在,我讲一讲自己关于卓越工程师计划的一些想法,供大家讨论。

  关于卓越工程师计划,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倒不是因为教育部在实施这个计划,而是这个计划对我们学校自身的人才培养来说意义重大。毋庸置疑,工科是华中科技大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我们也是一个工科强势的学校,也希望培养我们未来的卓越工程师,所以说,就我们学校自身而言,我认为这个计划很好。

  下面,我讲一下我自己对这个计划的理解。

  一、卓越的含义

  对一个工程师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卓越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我体会,未来的卓越工程师大体应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

  首先是需要人文情怀。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人文情怀与工程实践教育》,最近一期的《高等工程教育研究》已经刊登了。谈起人文情怀与工程教育,好像我们搞工程的不需要人文情怀。我先讲一个例子,微软公司举行的微软“创新杯”全球大学生竞赛,其中一个主题就是关注人类和社会的重大问题。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对学生演讲时,也提到不要忘记贫穷的人们,不要忘记……非常具有人文情怀!我说的人文情怀不仅是多学点人文历史,那当然是一个方面。一个好的工程师,要对社会各阶层、各种类别的“人”有深度而广泛的关注和了解。比如比尔•盖茨,他引导大学生在微软“创新杯”的竞赛中关注人类和社会的重大问题。只有关注和了解“人”的需求,才能更好地理解工程技术的需求。人文情怀还包含其他的内涵,我在这里不打算多讲,大家可以去参阅我写的那篇文章。总之一句话,未来的卓越工程师需要一个健康的人文情怀。

  二是需要多学科的视野。倘若还像以前那样,仅仅局限在很传统、很狭隘的专业视野,我想是不可能成为卓越工程师的,因为现在学科交叉实在是太广泛了。其实,一个一般的学生,比如学机械的学生,在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也会涉及到其他学科。

  三是需要创新能力。这大家都能想到,不用多说。

  四是国际竞争力。未来工程师如果没有国际竞争力的话,是谈不上卓越的。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现在,外国的跨国公司到中国来的很多,中国的一些大公司也越来越多地走向国际化。那么,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的环境里,不仅我们的学校要有竞争力,我们培养的工程师也应该要有竞争力。

  五是团队协作能力。对一些团队来说,协作能力可能不一定很重要,比如研究文科和理科的,团队协作不是太重要。但是,研究工程技术的没有这个不行。

  二、相应(卓越工程师)的学生素养

  为了培养未来的卓越工程师,相应的,我们的学生素养应该是什么样的。

  首先是主动学习的能力,就是自主学习和实践能力。我在多个场合都谈到过。二是学科交叉的能力。三是宏思维能力。我在学校里对启明学院的学生是这样要求的。宏思维是这样一种思维,就是你既要有哲学的头脑,又要有系统的观念;既要有好的人文情怀,还要善于去关注那些大问题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宏思维。四是协同力。五是国际竞争力,就是国际化环境下的竞争力。我们要培养学生跨文化交流沟通的能力,这样他们和国际上的学生交流沟通起来就比较容易。

  三.考虑问题的原则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考虑问题的几个原则。

  首先,不要忘记是21世纪。这什么意思呢?我想,21世纪对工程师的要求可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呢?首先就是科技发展太快,学科的交融越来越广泛,专业界限越来越模糊。其次,在21世纪,人类面临的重大工程问题越来越严峻。针对21世纪的这些特点,我们的工程师培养应该怎样适应这些特点。现在,人类面临的一些重大的问题如能源问题、环境问题、资源问题等。姑且不谈大的环境资源问题,仅仅是水资源问题,美国工程院就把水问题列为21世纪工程领域的重大工程之一。还有很多重大问题也是我们要面临的,并且是很严峻的。所以,我们在思考工程师的培养问题时,首先要不能忘了我们是在21世纪。

  其次,不要忘了我们培养的学生本来就是优秀学生。优秀学生的培养和一般学生是不一样的。具体说,比如上课,对于优秀学生而言,有些课程内容可能稍微点一下就可以了,用不着老师在那里一步一步严谨地讲解,其实没必要。

  第三,不要忘了以学生为中心。这个问题我曾反复讲过。在今年的暑期工作会议上,我建议我们学校今后要实施三大战略转移,其中之一就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转化,所以我们始终不要忘了学生的需求。我听了两位同志的报告,他们讲的都不错,花了很多功夫。但是给我总的感觉,我们以教师为中心的影子还很大。很多具体措施,如实习上的一些环节,老师们都帮助设计得很好,其实有些环节未必需要教师帮助设计得那么好。谈到主动实践,中国大学生并不缺少实践环节,我们实践的学时并不少。但是我们缺少的是主动实践。教师们把学生实践的目的、对象、方法、程序等,差不多什么都设计好了,那学生还主动什么?我们这样培养出来的是什么呢?是工匠,不是工程师,尤其不是卓越工程师。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以学生为中心。

  第四,不要忘了过度的规范就是束缚。这其实跟上一个问题也有关系。我们传统的工程训练有一套很严谨的程序,先做什么,后做什么,看起来很规范,也很严谨,甚至很细腻。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了那种过度的规范真的是一种束缚。对此我深有体会,我在美国念研究生时,感觉他们的教育很随意。一个实践问题,很少有人会告诉你去做什么,怎么做,自己去动脑筋吧。当然,得到教师的辅导那是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改一改我们已经习惯了的传统观念。

  第五,不要忘了我们要培养工程师。工程师是有他自己特点的,是研究工程技术的,不是科学家。所以,在培养方法和手段上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希望在华中科技大学,我们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每个院系,不管你是机械学院、电气学院,还是土木学院等,各自要做出各自的特色。

  四、路径

  强调一下,我这里讲的路径不是严格的,是听了几位的报告以后的有感而发,并没有从逻辑上加以严谨考虑。

  第一,我希望我们的教师也好,培养的学生也好,要有大工程的概念。这也是和我前面讲的不要忘了21世纪是关联的。我前面讲到一些未来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你说现在很多的重大问题是什么专业的?什么专业也不是。譬如说水资源问题、能源问题、环境问题,说得再小一点,物联网问题。现在学校很多人在鼓吹要设置物联网专业,我是不太赞同的。试问,设置物联网专业就可以把物联网的事情都覆盖了?我想,那绝对覆盖不了物联网的事情。为什么?因为物联网涉及的面太宽了,物联网几乎涉及到工程上方方面面的领域。所以,不要试图用一个新的专业去覆盖一个涉及面很广的事物,这就需要现在的工程人员要有大工程观念。

  关于大工程观,首先是,我们要关注那些大的工程问题。就像刚才讲的那些,比如说机械学院的要不要关注人类问题,你是不是可能会关注生命领域的一些问题。你机械学科去关注这些问题也不会妨碍谁,其他的学科也一样。其次是,我们要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怎么进行多学科交叉。这个问题我在后面还会讲到。希望大家切莫忘记大工程观念,因为我们培养的是卓越工程师,否则,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以后很难成为卓越的工程师。

  第二,要转变实践观念。除了我以前提出的主动实践这个概念,我最近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人文情怀与工程实践教育》,另一篇是《工程教育中的实践意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我之所以写这两篇文章,起因是许晓东处长和我参与了一项关于工程教育改革的课题,在课题讨论会上我作了一次发言,于是在发言的基础上写了两篇文章,也是我的一些思考。在这两篇文章中,我都谈到了我们的一些实践观念要转变,包括我前面讲到的人文情怀。国外正在推行一种学习理念叫做服务学习,服务学习也是一种很好的实践,它比我们国内的实践更“散漫”,也没有很特定的目标。相比之下,我们的有些实践看起来很严谨。去年,我到威斯康辛大学去访问,访问中了解到,作为服务学习的一项具体实践,他们把学生送到南非去,去干什么?到贫困的乡村去了解老百姓的生存状况。这和我们的工程教育有什么关系?有关系。那就是将来我们的工程师有没有可能改善这类人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我们这个专业可以做什么?

  还有,实践意识的培养并非一定要在实践环境中进行。大家要清楚这一点。我们习惯性地认为,只有实习、毕业设计等这些实践环节才是实践,这种认识是错误的。我们平常的课程,甚至是基础课程中都可以培养实践意识。比如说,数学是基础课,如果数学课做Project的话,让学生自己找一个生活中的问题,大家想一想,这是不是实践意识的培养?是的,但这种实践和我们的实践环节完全没关系。此外,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为我们的实践提供了一些新的手段,比如说虚拟技术、虚拟现实等等。我记得我在《工程教育中的实践意识》一文中提出过“实践非实践意识”,意思就是说现在实践的含义已经不完全是以前实践的含义,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第三,关于课程的体系和内容的关系。这是我们历来教学改革都会碰到的问题,而且会把很大精力放在上面。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尽管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的课程体系总是脱不开脑袋里固有的框框,那个框框始终还在。比如说必修课,我看到能源学院提的必修课还把装备制造基础、CAPP-CAM作为必修课的,我认为没有必要,作为选修课我是赞成的。CAPP-CAM我是很熟悉的,但我不认为能源学院的学生一定要学这门课。这就说明我们脑袋里有些东西总是在束缚我们。还有机械学院,我看到测控专业的必修课好像很多,我也不是说这些必修课不重要。我记得有一次与学生交流,有学生向我提问,他说,我们老师说现在中国的数控之所以上不去,是因为我们的《互换性与工差测量》这门课程不行,你们赞成这样的话吗?我们有些老师教这门课,对这门课的感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们不能以感情去决定取舍。大家翻一翻国外的教材,我相信翻过的人都知道,国外的教材浅显得很,学起来容易得很,很多东西就是点到为止,但是视野很宽,这是国外学习的特点。我们有的课程,很小的一个范畴要用六十个学时。国外一门涵盖范围很广的课程,比如说机械的一门课可能把机械原理、机械设计等都包含了,也就几十个学时。而我们要完成这些内容的教学,所用的学时可能是别人的几倍。所以,我们的教学改革始终没有解放思想,要培养卓越工程师,要培养学生的大工程观,我认为我们课程范围可以宽一些,但是内容不要太细,尤其是对那些优秀学生,他们自学能力很强,有些东西老师引导一下,学生自己再看一下,就行了。

  第四,关于与工业界的紧密联系。大家已经重视了,我就不多说了。

  第五,关于国际学生交流。就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而言,我希望我们每一个院系都要做这样的事。我知道,机械学院跟WPI(伍斯特理工学院)的合作已经有几年的经验,其他每个院系都可以做。对于面上的学生,我们没有办法要求,但是作为未来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对象,他们都是优秀学生,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国际交流。随着我们和国际上的交往越来越多,华中科技大学国际化的程度会越来越高,我们做起来也会越来越容易。

  第六,关于多学科交叉。我记得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提过,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多学科的学生放在一起,去围绕某一个project,某一个大的项目开展研究,这应该是可以做的。为什么不可以把机械学院、计算机学院、控制系、材料学院等不同院系的学生放在一起呢?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现在不是我们可不可以,而是学生自发地组成了团队,比如联创团队,她是一个非官方的、学生自发组织的创新团队,她就是由来自多学科的学生组成的。他们中有机械学院、管理学院和物理学院等学院的学生,他们的项目做得很好,可以在微软“创新杯”拿大奖。我们要培养卓越工程师,能不能借鉴这种做法呢?完全可以。再比如Personalized Medicine(个性化医疗),我之前在学校里曾多次提起过,对于那些感兴趣的学生,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想象力,我们的教师稍微引导一下就行,因为那些优秀学生的潜能是非常大的。因此,我希望在卓越工程师的培养上一定要注意组织一些多学科交叉的创新团队,团队的学习实践是Project Based,即基于项目或课题的,尤其是大一点课题,可以把多学科的学生组织到一起。我始终讲,我们推行多学科交叉,要求学生修一点别的专业的课程,这不能说不是多学科交叉。但我认为,这种交叉是死的交叉。把多学科的学生组织到一起,大家共同去解决某个大的问题,这样的交叉是活的交叉,两种交叉的效果是大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的思想要解放。

  最后,就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具体做法,我谈一点自己的意见。我注意到,大家是对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连续起来考虑的,大家考虑得很周全。但我想,我们还是以本科生为主,估计大家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另外,我还想,我们有没有可能将本科和硕士连起来培养,一共六年,但在这六年里,我们不强调做论文,而强调工程锻炼、工程设计。这六年里,我们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对学生进行大工程观的训练。2007年,我到法国里昂中央理工大学(Ecole Centrale de Lyon)访问,这是欧洲一个很有名的工程大学,他们主要是培养精英学生,学生很少,他们训练学生的做法是把学生放到不同专业去学习,比如机械学院的学生,把他放到计算机学习半年,放到控制学习半年,等等。当然,这种形式不一定适合我们,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要给学生更多的时间去接触其他学科的知识,使他们更容易有大工程观。由此我建议,我们在六年的学习结束后,有没有可能就直接给他们授硕士学位。这相当于本科硕士都读了,但是跟普通硕士的培养方式又不一样。我相信,这样的学生毕业后会很抢手。你想想,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以后就是做总工程师的料,他们的视野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建议大家考虑考虑。

  以上讲的,不是深思熟虑的发言,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