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脸萌”CEO郭列:中二病者的创业能量

“脸萌”CEO郭列:中二病者的创业能量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1057次 发布时间:2014-06-07 17:53:37 编辑:邱天 周慧

   

    Who is it? 郭列,”脸萌”APP创始人,2007年进入我校机械学院,就读于工业设计专业。2013年底离职腾讯,专注于开发以动漫为核心的APP。“重度中二病让我充满了能量来克服现实中的困难。” 一直在寻找盈利模式的他不会以影响用户体验为代价。

     记者团 甘海莹

    25岁的郭列没有买房计划,他住在深圳每月1200元的出租屋里,每天伙食费控制在20块以内。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他却说自己很快乐。

    一款名叫“MYOTee脸萌”的私人定制漫画头像应用被刷遍朋友圈之后,一举登上App Store免费排行榜榜首。经过半年的更改与升级,“脸萌“用户量愈500万,产品火了,盈利模式却迟迟没有落地。

    当时只因着迷于动漫,于是想找一群小伙伴做关于动漫的APP。只是如何像动漫一样纯粹,又能在现实中养活自己,是创始人郭列一直在探索的问题。

    初中开始,郭列就喜欢看动漫,《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银魂》等如数家珍。二次元对于他来说是个美妙的世界。

    “脸萌”的灵感正来源于动漫《海贼王》系列。路飞和小伙伴们一路历险,不断升级打败大BOSS的故事,让郭列强烈怀念大学时的热血。2011年年底,他放弃腾讯3万块年终奖,卷铺盖离开“无聊的充话费产品”,自己组队打天下。

    然而离职腾讯不是郭列第一次“离经叛道”。大学时他不喜欢自己的专业课,自称翘了在华科四分之三的课,老师点名时,“基友”们会自觉帮忙答到。大三时,因为想进入腾讯做互联网产品,于是自己看完了所有互联网类的专业书。

    “别人都上课,自己闲着在学生组织干活。”郭列笑称。大二时进入SICA不久,他就做了部长。“和外国学生聊天玩耍很有意思,也被他们影响。”

    郭列结识的众多“奇葩”留学生之一,德裔巴西人费兰在奔驰工作一两年后,辞职来华科“充电”--已经30岁,一无所有,又回到校园读书。

    不像国内许多年轻人一样,为了生活稳定放弃眼前想做的事。“费兰们”这种人生态度被郭列深深认同,也与动漫中某些一直共鸣的东西不谋而合。

    “无论是海贼王还是银魂,二次元世界里没有过多的设置生活,不会讲你没吃的或者没有工资,要交房租,它只会告诉你,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前面的梦想,你要去追逐。”

    郭列大学时最像热血动漫的经历,是参加赛扶的创业比赛。12人的团队做完一个大龄智障儿童公益项目,帮他们学会一门能养活自己的手艺。拿策划、四处拉人入伙、每周几次坐两个半小时公交车去盲童学校、跑去江汉路联系格子铺等渠道,售卖智障儿童的手工艺品、展示、答辩,整个项目花了一年的时间,郭列翘了无数课,导致大四差点不能毕业。

    最终拿到的名次一般,却让郭列感觉到了理想中的人生状态。每晚在楼栋下喂着蚊子,和小伙伴聊项目聊到到阿姨要关门,是郭列进入腾讯后依旧念念不忘的美好岁月。

    郭列和团队中另外两名核心成员蒋金融、王纪睿渐渐成为搭配完美的“铁三角”。郭列戏称,如果自己是孙悟空,蒋和王则是猪八戒和沙和尚。“我有些强势,点子多,团队出问题时蒋会出面调停维持和谐,王会把该做的事情都勤勤恳恳的落实。”

    当被问起是否把《海贼王》主角路飞当作了自己,郭列没有直接回答,哈哈一笑说起如今“脸萌”的团队文化。团队中每个成员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一个动漫人物,作为本人理念的传达。有工藤新一、流川枫等,郭列的则是路飞。

    “重度中二病让我充满了能量来克服现实中的困难。”

    经历了微信表情说说的开发失败后,2013年年底,“脸萌”团队从自身最喜爱和熟悉的领域出发,推出第一款“脸萌MYOTee”App。产品市场反响一般,热度远不及今天,却有了第一批同样喜爱动漫的年轻用户,不断为团队给出反馈意见。“头像不像本人”、“神态不够生动”等,郭列无比重视这些问题,常常在团队会议上逐条念出。

    今年五月中旬,已经扩大至九位成员的团队进行了大规模的产品改版,脸部素材细化、增加写实度、增加气泡话框后,新“脸萌”迅速走红微信。

    网友们比较魔漫相机和“脸萌”,认为相比“自拍照智能漫画化”的魔漫相机,“脸萌”的优势在于形象更有动漫感觉,自行创作的过程中网友们可以“脑洞大开创意无限”,更好玩。

    “脸萌”中的漫画素材也是团队自己喜欢的类型,除了喜欢动漫,这群年轻人还向往呆萌、无尽的槽点、无节操的表达方式。郭列提到团队最近集体喜欢一个拔腿毛的表情,人物看到一根腿毛就抱上去拔。“这个表情实在够贱,所以我们都喜欢,无节操的团队有最佳的气氛,也能打满鸡血做最好的产品。”

    然而在APP生长如雨后春笋的移动互联网界,质疑”脸萌”能坚持多久的声音更多。脸萌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魔漫相机,轰轰烈烈一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郭列坦言,“脸萌”目前的热度显然是不正常的,过段时间新鲜度过后,会失去一部分人,留下来的“喜欢这种个性化表达方式的年轻人”才是他们的目标用户群。

    现在的“脸萌”看起来单一,许多用户仅仅把它作为头像,但头像正是打开整个市场的切入点,动漫化的表达方式是年轻群体的“刚需”。从产品本身的角度,增强场景性和情绪等表达能力,是维持它生命力的关键。

    “如果你很愤怒,很难自拍一张愤怒的照片放在朋友圈,却可以制作一副漫画,上面卡通形象的自己在愤怒的用脑袋撞墙,再分享给好友,告诉大家你的心情。”

    它与现在已经大量使用的动漫表情不同,每个独特的“脸萌”人物代表的都是用户自己。让大家户在手机中拥有一个二次元的自己,满足平时看动漫时的自我幻想,也是郭列想要为团队和其他动漫迷实现的愿望。

    现在团队每周做一次迭代,不断增加素材和新的功能之外,还会进一步实现漫画场景化,直接接入社交网络等。

    郭列透露,“脸萌”的最新版已经提交了苹果的审核。最近两天通过后,会同时推出安卓和苹果版。新“脸萌”拓展了一种新的模式,使用体验不同之外,可能“更贱更没节操”。

    虽然刚刚拿到第一笔IDG(某国际投资机构)投资,得以进行下一步的开发,但“脸萌”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

    这支有着近乎天真愿望的年轻团队,不想让自己的产品里出现弹窗或植入广告。外界提的最多的“部分素材收费”的模式也存在风险,此前魔漫相机有过类似尝试,但最终放弃。

    郭列对用户体验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一直在寻找盈利模式的他不会以影响用户使用体验为代价。

    出生于1989年的他没能搭上90后的末班车,却一直自认为具有90后的典型特征。充满热血,脱离现实种种束缚、琐碎,郭列认为这是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90后喜爱动漫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我们其实规避不了现实问题,动漫人物最后传达的是勇气和信念,你发现自己做了原来以为做不了的事,是潜能被激发了。”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