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毕业 先结婚再说

毕业 先结婚再说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5534次 发布时间:2014-10-08 19:52:06 编辑:张弘 张笛扬

  ■记者团 区培颖


  2014年4月30日,杨雨洁泣不成声。眼前这位西装革履、黑框眼镜打扮的小伙子终于成为了她的丈夫。


  Tiffany Blue的地毯、桌布、窗纱,西点台摆上了精致的马卡龙,LED大屏幕播放着他们俩的婚纱照,《Marry You》的旋律轻轻响起。


  然而4年前暑假,杨雨洁第一次见到的王泽萌可没有那么体面。肯德基店内,王刚踢完球还没来得及洗澡,大汗淋漓、有点邋遢。回到高中母校,两人经由同学认识了,杨雨洁不过是把他当做高一级的学长。


  那一次后,他们互留了QQ,开始了网聊。一样的高中、共同的背景和朋友,让他们格外地投缘,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己。杨雨洁甚至和他分享了高中时青涩的暗恋故事。


  在王泽萌的推荐下,杨雨洁看了电影《飞屋环游记》,那是一个关于爱与承诺的故事。那句简简单单的“Cross your heart”,深深地印在了杨雨洁的心中。


  10月份,王泽萌收到了一份小礼物,上面写着“Cross your heart”,这是杨雨洁第一次金工实习做的塑料模具。“在温暖的阳光下,我发现心可以游泳。”


  那时他们只是可以在树荫下晒着太阳,聊天聊好几个小时的朋友关系。王泽萌从没想过杨雨洁会送他礼物,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好朋友,只想单纯地关心她,从没有想过别的。而这一刻,他突然感到,“自己被珍惜着。”


  两年半后,王泽萌回送给她的,是玫瑰和自己做的戒指,他向她求婚了。2013年4月21日,杨雨洁20岁生日前夕,韵苑操场主席台上,在同学的见证下,王泽萌举着红玫瑰以及自己做的戒指单脚下跪:“杨雨洁,嫁给我吧!”


  这一刻,杨雨洁眼里泛起了幸福的泪光,脑海里闪现的是彼此的点滴。


  2010年12月20号,杨雨洁起床后收到了他凌晨发来的短信:我想你。收到礼物后,王泽萌慢慢觉得自己对她的感觉不对劲。读电气专业的他开始跑到东边上自习,只因为她住在东边。


  他喜欢上杨雨洁了,但他害怕说破后,两人连朋友都做不了;更害怕的是,他一个大二学生给不了对方幸福。王泽萌渴望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的爱情,他渴望着《飞屋环游记》中卡尔和艾丽至死不渝的爱情,他希望能给另一半一辈子的幸福。


  2011年1月15日,王泽萌20岁生日,吃饭席间,杨雨洁随意用了他的手机,偶然看到里面他写的“天天想着她,不知道怎么给她幸福”。她的感觉是那个她分明是自己,脑海里一片混沌,只知道他们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样。她给闺蜜打电话,闺蜜说:“也许你是喜欢上他了。”


  第二天晚上,她拨通了在电气学院的公用房熬夜自习的王泽萌的电话。他心有余悸地匆忙冲向跑到楼顶。


  “你知道的。”王泽萌有点懵了,于是随口说了个事情。


  “不是那个,但你知道的。” 杨雨洁却斩钉截铁地说。


  “你是不是在纠结我们的关系?”他的左手开始颤抖。


  “是。”她其实她心里也很乱,不知道,他究竟会怎么去定义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想让我表明立场?”他开始奔向他们一直聊天的楼顶,气喘吁吁。


  “嗯…”她也有点激动了,但他不想在纠结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要让我现在说?”他骂自己傻,这不是废话吗。


  “嗯。”


  “我经过了深思熟虑,我愿意,也想,在看的见的走够远的未来,和你一起,走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也不知道说完了这句话,其实,她心里笑了,不知道有多甜。


  他们有直接地答应,只是从那一刻开始换了一种口吻和身份跟他说话。开始撒娇,开始讨论未来,直到那天凌晨2点,他们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2011年的情人节,王泽萌在小树林下精心准备了一条烛光小路,他们俩紧紧地拥抱着,说着情话。“别人家姑娘有的东西,俺家妞也不能少。”杨雨洁知道王泽萌最喜欢踢足球,所以她选了足球体育课,每天都在练习再练习,后来脚肿了,幸运的是期末考试拿到了97分。


  之后,夏天,他们会一起用勺子挖半个西瓜吃;冬天;会一起趴在自习室桌子上睡午觉;但考试周,他们会分开,以提高学习效率。有一次,两个人已经几天没见面了,王泽萌说想吃西瓜,于是杨雨洁偷偷买了西瓜去找他,虽然他的手机没电了,但她却愣是一下子找到了王泽萌。


  王泽萌在上大学时就决定毕业要出国,大二就开始准备GRE考试。他常常会熬夜复习,杨雨洁每天给他带早餐,他累得会靠着杨雨洁睡着时,她不敢动,怕会弄醒了他,虽然肩膀很酸。


  考GRE的前夜,路灯的光,映得人格外的温柔,他让她闭上眼,然后轻轻地吻着她的耳后根。


  王泽萌所有东西都是由杨雨洁一手包办的,杨雨洁甚至比他自己还要清楚他有什么衣服、鞋子。王泽萌是个很大大咧咧的人,经常丢三落四,有个钱包被他前前后后丢了四次,都找回来了,结果最后第五次还是弃他而去。


  杨雨洁大二拿了国奖,被大家成为“启明学院这堆学霸中的战斗机”。但王泽萌却是在大四拿的国奖。外人看来会觉得这男的不如这女的,会有很多非善意的评论,但王泽萌却不在乎这些,他是真正地为女朋友的优秀而感到骄傲。


  对杨雨洁来说,从小到大的“过分”优秀,让她有种独孤求败的感觉,很多人会把当成女神来顶礼膜拜,却很少有人真的走进她,去了解她的喜怒哀乐,而王泽萌不一样。


  他们也吵架。因为他的马虎让杨雨洁头疼。每次他惹她生气,她就会把所有包包给他背,所有的东西给他拿,然后使劲欺负他。有一次,杨雨洁气得就用围巾把王泽萌包的严严实实的。可是每次这样子,“二萌”就会卖萌耍宝,杨雨洁也拿他没办法。


  这三年并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的,可能最无助的时候,是对方不在身边陪伴。甚至有时候因为时差,对方连电话都接不到,杨雨洁只能一个人默默的跑步,默默的哭。


  “有问题,就提出来,认真讨论。是你太矫情,还是我太挑剔,还是真的存在的问题,讨论之后自然见分晓。”感情难免出现问题,但仍要两人一起解决。


  而杨雨洁则一直沿着王泽萌的轨迹走,同样是大三的时候申请到了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交流机会,同样被UBC的老师赏识,同样申请了UBC作为读研的学校。不同的是,杨雨洁申请时只选择了UBC一所学校,孤注一掷。


  其实,她能申请到更好的学校,“如果我们不在一地,一定会很痛苦。”其实当时杨雨洁知道,父母都在担心她,她自己心里也一点底都没有,尽管她在UBC实习过,尽管她的托福和加权也够了。但她没办法,只是为了能留在温哥华,和他在一起。


  上天眷顾了这对情侣,杨雨洁最终拿到了UBC的offer。


  那一天,夜幕降临。杨雨洁刚在南一楼做完实验,就被同学骗到了东操。她没有猜到惊喜会是求婚。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清晰的话语需要巨大的勇气......”歌声响起,在场所有同学都欢呼着“杨雨洁,嫁给他吧!” 王泽萌的同学也不停挥动着写着这句话的荧光板。


  “在这个女孩子最美好的年纪,在这个男孩子一无所有的年纪,你义无反顾地把这段最美好的感情给了我,你在我迷惘的时候无所畏惧,让我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一直坚强。”


  “今天,在我们最好的朋友面前,我希望给他们一个见证,也想给他们一个交代,我想在这里许下一个最庄严的许诺,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去实现这个承诺,杨雨洁,嫁给我!”


  一个视频是王泽萌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制作的,记录他们俩的点滴。另一个是早已录好的,里面有他们所有好朋友说着“杨雨洁,嫁给他吧”的画面。荧光板的颜色是下午5点,他和室友来涂上的。说出的那一番话也已经练习了一遍又一遍,这一次没有说错。


  而那枚一直在手里拽着的戒指的尺寸,是王泽萌让杨雨洁的闺蜜带着她去陪自己挑戒指的时候,顺便地量了一下她的尺寸。


  看着西装革履的他,刚从实验室出来灰头土脸的杨雨洁觉得有点囧,但藏在心里许久的那句话早已按捺不住:


  “我愿意。”


  #女主寓言#两个人能够如此确定彼此的时候,结婚早晚,还是个问题吗?结婚不过是一张证书一个形式,对我们来讲,既不是爱情的坟墓,也不是永远的保障。在我读大二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考虑结婚的事情,这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我们早已把对方划到自己的人生规划中,我们已经认定了这一辈子都是和对方在一起。


  注:《飞屋环游记》中年幼的卡尔遇见了同样迷恋探险的女孩艾丽,他们曾许下愿望要去南美洲失落的“天堂瀑布”探险,他们一起长大、结婚并相伴至老,却因生活奔波,直至艾丽去世愿望一直未曾实现。到最后,政府要强拆卡尔和艾丽的木屋,卡尔为信守诺言,决定带着屋子一起飞去瀑布,并在途中结识了胖子罗素。一句儿时相遇时的“Cross your heart.”,那一次胸口前的不经意的十字,就这样联系了两个人的一生,那是卡尔对艾丽一生的承诺,那是卡尔对他们爱情最真切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