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武大华科人物群像| 跨校追寻20岁的梦想

武大华科人物群像| 跨校追寻20岁的梦想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9476次 发布时间:2014-10-11 10:37:22 编辑:邱天

  编者按:地缘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缘分,人是缘分里最微妙的象征。20岁,跨越不同的文化场域,他们在两所学校间来回行走,青春里刻下了武大华科难以磨灭的记忆,因为爱情,因为学业,因为理想。

 

  文| 武大自强新闻中心 曾文燕 华科记者团 邱天 张弘

  

  统筹| 武大自强新闻中心 牟超超     

 

校园爱情:华科男&武大女


  杉雨(化名)对小木(化名)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小木成为“武大郎”快一年了,并非典型的文科女生。率性随意的中分长发、T恤、小脚长裤、运动鞋,顶着嘻哈帽,再加上淡淡的黑色烟熏。她活跃在校学生会和辩论队,课外生活丰富多彩,与人交往时真诚坦率,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游刃有余——典型的“气场型”女生。

 

  杉雨是典型的华科工科男。成熟有想法的他,早早考虑好要出国念商学研究生,于是选择了华科。他高高瘦瘦,对着装的美感不甚讲究,一切实用为主。既挡风又遮雨便是冲锋衣成为春秋两季最佳选择的理由。

 

  杉雨的是非观念很强,认定对一种事物的看法后,会拒绝其他观点的可能性。身为文科女的小木却秉持着凡事不可能只有绝对、对多元化的事物应保持包容的态度。

 

  截然不同的两人走到了一起,似乎印证着缘分的妙不可言。小木通过杉雨主页的照片发现:原来他们同去过两场音乐会,并且座位离得都不远。她甚至在一张照片中发现了自己作为背景的模糊身影!

 

  网络并未拉近两人距离,直到宿舍重整的暑假,小木寄宿在了杉雨汉口家中,爱情的种子才终于萌芽。

 

  小木没有太多小女生的幻想,看待事物并不满足于表层,对人生的发展轨迹也有自己的规划。她不遵循性格温柔、外表帅气、有车有房等择偶原则,她要的是对方比自己聪明,比自己懂得更多。杉雨就是她心目中的那个“他”。

 

  深入了解,小木发现杉雨其实并非专于学术研究的单纯苦作型工科男,他霸道的世界观和独到的思维方式也不失为一种魅力。杉雨还是小木认识的唯一一个用香水的理工男,兴致来了还会买洋酒品一品。“他情商不低,对阅读以及新事物有持久的纳入,算得上是工科男群中的文艺小清新。”

 

  恋情进入稳定期,他们基本保持一周到对方学校去一次。来来往往中,他们熟悉对方的学校就像熟悉自己的母校一样,品论起来头头是道。

 

  小木眼中的华科是一个宜居的地方,总体给人踏实安心的感觉,“骑单车的人特别多,路上单车俯拾即是。特别有青春自由自在的感觉。”类似杉雨的形象,她心目中的华科学生从外在上更具有极端性,“每个人都从内而外散发着鲜明特质,人与人之间有强烈的独立性。”而身边武大的同学给她的感觉则是更加同质化,喜群居爱热闹,不论做什么事情大都邀朋引伴,人与人之间更具影响力。

 

  “华科的校园构造模块化,平坦笔直的道路不易让人迷路。更舒适的是设施齐全,生活便利,众多食堂也都各有风味。相反,武大的人文底蕴更为深厚,美丽的建筑、历史的底蕴与深厚的人文气息给人一种博大情怀的洗礼与激励,在实用性方面的欠缺则让干练务实的她不那么适应。”

 

  但恋爱中也少不了矛盾与分歧。杉雨向小木提出自己想休学外出闯荡以增加阅历。然而,小木心中却已构想着早早成家的平静生活。杉雨却认为小木过分依赖自己,更认为她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最终因为矛盾不可调和,杉雨提出了分手。

 

  “或许是我在无意识的得过且过中忽视了他躁动的心”,小木承认,杉雨对自己的不理解和质疑也让她开始重新规划人生,她说杉雨是她人生中的转折点。

 

  “不只是为了证明给他看,而是让自己变得更加独立与强大。”

 

以梦为马追双学位:武大经济&华科英语

 

  盖佳给人种特别的亲切感,时常咧开嘴的笑让她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温暖起来。她是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金融学专业大三学生,从大二下学期开始,她又为自己的学习生活增添了另一角色——华科英语专业的双学位学生。


  因为习惯了以前医学院小众、安定的学习氛围,转到经管院之后的盖佳有些不太适应。迷茫的盖佳偶然间听说华科的学习氛围很浓厚,于是,一直想修双学位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华科。”

 

  华科英语双学位上课时间是周六,一天四门课程,避免了周末连续两天带来的劳累,所以开课时间异常的早。

 

  一到周五晚上,盖佳就开始头痛,担心自己难以早起,导致学习效率下降。当时武大附近还在维修施工,那段交通不便、早起困苦、精神疲惫的时间里,她的周六夜晚是在华科同学的寝室里度过的。

 

  有了更饱满的精神去感受华科的气息,盖佳用自己乐于探索的耳目鼻唇掠过一道道独特的风景:美味可口的食堂菜色,宽敞笔直的马路,大清早骑单车奔赴图书馆的帅气背影……以及记忆深处,第一次乘的士进入华科校园打探上课地点时,那位骑单车的阳光少年对她说的热情潇洒的话“跟着我走就行了!”

 

  相较于武大本身所承载的悠久历史与人文底蕴,盖佳眼中的华科则是由一个个积极进取做好本职的华科人营造出的精神家园: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情境角色,但或多或少的相互联系让走好每一步的自觉要求成为互相影响,而他们在潜移默化中连接成一个大圆,循环着推动着校园与校园精神的发展。

 

  但她自己更喜欢武大因历史人文积淀造就的怡情氛围,它能让人不自觉地获得来自精神层面的熏陶,萌生出在这么美的环境里主动学习提升自己的想法与追求。华科的教学区不论是从名字还是内在装修风格总给人一种肃穆感。但华科的特质则是浓厚的生活气息,便利的小店与市场,居民楼与各种生活设施的规划让人感受到进了居民小区般安逸。

 

  华科的双学位课程带给盖佳的不仅是生活的另一番小天地,更是学习潜力的进一步开拓与学习效率的进一步提高。老师们严谨认真负责,亲切得毫无距离感,褪掉了高高在上的色彩,只是尽全力希望能够倾尽所能传道授业。

 

  周六早晨,暴雨。道路上的积水已经深得让的士师傅不愿前行,来到上课地点时发现连楼梯口也被水隔在了远方,这时她已经迟到了近一个小时。教室里老师在平静讲课,面对着仅到的四五位同学。盖佳说,老师的敬业并未说出口,却让自己在潜移默化中学到了勤勉与毅力。

 

  突破原本的生活节奏让你感受到了另一种可能,在一系列新事物的洗礼中把握生活的厚重感。“这种奔波其实是一个享受的过程。”盖佳说。

 

以诗人喻两校:武大李白&华科杜甫

 

  黑书包、方眼镜、单眼皮,声音细稳流畅。他叫朱浩然,华中科技大学翻译系研一学生,本科就读于武汉大学测绘专业。


  对翻译的热爱源自他在武大参加的社团——口译队。

 

  在朱浩然的眼中,这是一个纪律非常严明的组织:每个星期有定时的集训,带队老师十分严格,从学习内容到训练强度,从发音咬字到口述语气,老师都会一一把关,逐个纠正队员们的错误。

 

  “议员不仅需要扎实的语言功底,而且需要很强的逻辑分析能力和交际能力,接待外宾、尽量服务得周到等等,都是议员的分内之职。”口译队黄老师的一句话令他印象深刻:“一个人只要翻译做得好,别的肯定也不成问题。”

 

  然而在口译队里花的时间越多,他在专业学习上就愈加迷茫。懊恼的他想过转专业,可是由于手续繁琐和专业限制,朱浩然没能得偿所愿,正当他对此万分迷茫时,口译队的一个华科学姐给了他启发:考研,读翻译系。家人的反对、巨大的精神压力并没有让朱浩然放弃,最终,他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华科翻译系。

 

  在朱浩然看来,如果用诗人来比喻武大华科这两所学校,那么武大是李白,华科则是杜甫。

 

  “崇尚自由,敢于直言”,是他对武大众多老师的印象。“我觉得他们就像古代的大儒,学识渊博而又特立独行。”作为一个非典型工科男,朱浩然本科期间的一大爱好就是去蹭公选课。他最欣赏的是交授“阿拉伯国家概况”的李荣建老师:文质彬彬、金丝眼镜、面目瘦削,但声音很低沉浑厚。他曾经拒绝六位数年薪的工作,甘愿待在武大享受教书的乐趣。

 

  民主自由是武大精神的核心,朱浩然认为,在这种精神的影响下,武大学生比较热衷于讨论时政话题。晚上寝室熄灯之后,朱浩然和室友们喜欢躺在床上聊新闻,聊国家政策,“其实大部分是瞎侃,但确实很感兴趣。”

 

  学术功底深厚、做研究谨慎踏实是华科老一辈教师最显著的特征。朱浩然的导师张在红是典型的例子。“她上课会板书,而且不是潦草几笔,而是一字一句地写下来。”朱浩然仔细描述道,“她对待学生十分严格,班上女生几乎都被她骂哭过。”

 

  岳军则是华科新一代老师的代表。朱浩然认为他的教学方式很有想法,也很实用。“岳军每星期都会外出参加会议,然后会场实况录下来放到课堂上训练学生。“杂音多、吐字模糊、音量小等等,这些问题在课本里是无法遇到的,只有亲临现场才能知道怎么解决,岳老师把‘战场’搬到课堂的方法,使得我们提高很快。”

 

  “一个学校的特色,是由无数位老师和同学共同组成的。我们总说华科很低调严肃,武大很活泼自由,但你身处在这所校园里,你还是你自己,你还是会做你想做的事,跟学校关系不大。而当你真正遇到了一个什么问题,你会想到,哦,好歹我也是华科(或者武大)的学生,我应该怎样怎样,这才是体现大学对一个人的影响的时候。”

 

  “我亲身体验了两个学校完全不同的氛围,从热血奋进到务实勤勉,收益颇多,应该是学习路上最好的体验吧。”朱浩然说。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