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校三标】 曹文潇:柔软中自有坚强

【校三标】 曹文潇:柔软中自有坚强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351次 发布时间:2015-12-11 12:26:14 编辑:周珣

 ■记者团 刘诗雯


  在室友王阿兰看来,曹文潇这个“校优秀三好标兵”并不高冷,反而是又萌又可爱,“读书超级认真,超级聪明,还是一个爱看动画片的有一颗洛丽塔的心的小女孩。” 曹文潇,来自2013级人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凭着优异的专业成绩,荣获了今年的“校优秀三好标兵”称号。这样一个安静的学霸,还怀揣着一颗文艺的心。


在社会实践中自我成长


   在大学生社会实践中心,曹文潇作为项目发起人及队长组织和实践了“守望马吉米,让爱一加一---云南微公益扶贫计划”的社会实践项目。提起这个项目她至今仍然诸多感慨:“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也是我有史以来的最大的成长。”


   最先接触到这个项目,还有一段渊源。大一在记者团担任文字记者的曹文潇采访了“暑期社会实践评到了省优”的2012级电气专业的秦钰杰。当时,只有秦钰杰和他的小伙伴在这里进行社会实践,影响力还比较有限。受秦钰杰的感染,从采访的那天开始,曹文潇对这个项目就特别感兴趣。当时秦钰杰表示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再继续做这件事情。当时才大一的曹文潇,“初身牛犊不怕虎”,毅然接手了这个项目。


   她从2013年的11月份开始写项目策划,直到来年的3月份才正式通过。当时正值“湖北首届大学生人道公益大赛”举办,为了扩大项目的知名度,也为了能够有机会给马吉米村筹集3万到5万的公益资金,曹文潇参加了这个比赛,并重新着手写全面的策划。


   那段时间,为了比赛,曹文潇和她的团队心力交瘁,她每天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天只吃一顿饭,三点睡,六点起,很辛苦。“那时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都不怎么敢回忆。”曹文潇这样形容当时的感受。策划带来巨大的压力也影响到了曹文潇的学习,而这让一向重视学业的她又增烦恼。“不仅身体累,心也累,特别特别烦躁。”


   参加完比赛没多久,曹文潇又开始为亲赴当地进行暑期社会实践做准备,终于,一行11人于2014年8月16日亲赴当地。她们坐了26个小时的普通列车到昆明,又从昆明坐10个小时的大巴转到福贡县,再坐2个小时的车才到达了马吉米村。“坐了好几天,都快要吐了。”曹文潇说。当时又赶上云南火车站恐怖袭击事件,暴雨,泥石流。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搞社会实践的曹文潇也曾迷茫过:“感觉自己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生怕自己搞砸了。”


   在这里,他们为马吉米村患关节炎,手脚变形的老人们带来了药品,为患白内障的孤寡老人们准备了小礼物。他们反对支教,但希望孩子们能够更好的看这个世界。他们成功地为孩子们举办了一场篮球赛,村里所有的男孩子都来打比赛了。他们教傈僳族的女孩子们唱歌。“一路上都是特别感人的小故事,感觉很幸福。”曹文潇说,“虽然累到不行,但真的让我成长了很多很多。”


   在新浪微博,“守望马吉米,让爱一加一---云南微公益扶贫计划”这个项目得到了加V认证的微博账号,并且开通了募捐渠道。这个项目现在也在一直地进行着,到今年暑假就是第四期了。


   从实践项目的出生到进行,一路走来,使曹文潇改变了对公益的看法,明白了朋友的重要性,“从那一刻相信友谊是可以放在心里的东西的,纵然累过,痛过,但现在想想都是一种财富。”


拉提琴的文艺青年

    

   曹文潇的父亲颇有音乐天赋,听一遍曲子,就可以将它弹奏出来。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到大曹文潇接触了各种乐器,而小提琴则成为她的挚爱。


   在高中阶段繁忙的学习挤压了她学习小提琴的时间。“当你能够得到它,但是现在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它是火热的;当你知道你得不到它,可你却喜欢它的时候,它是冰冷的。我那时就是又冷又热的,真的特别特别难过。”


   高三结束后的暑假她每天从早上练琴到晚上。曹文潇回忆:“最喜欢练琴的时间是大年夜,因为那天晚上鞭炮齐鸣,没有人会听到小提琴的声音,不会对它提出任何意见。爸妈在厨房里准备饭菜,我就在房间里练琴,感觉很爽,很幸福。”


   上大学之后,曹文潇也带了自己的小提琴。“之前我总想象自己在校园里的一片青草地上,迎着风,拉着小提琴,自我陶醉。”然而,不久之后,她却发现学校里并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练习。无奈只能在宿舍练习,但小提琴的声音实在太响了,她总感觉对不起室友。半个学期之后,曹文潇默默地把小提琴带回了家。“直到现在,还是有点心痛,毕竟一种乐器断了之后,就很难再拾起来了,到现在为止我最喜欢的还是小提琴,它始终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现在,曹文潇又有了新的爱好,她每个星期要坐一个小时的车到雄楚大道去学习琵琶。目前她正在练五级的曲子,明年的10月份,就要考九级或十级了。


   相对于音乐来说,曹文潇说到她在画画上更为突出,当时教国画的老师这样夸奖她:“曹文潇在班里是最小的,但在班里却是画的最好的。”


   很小的时候,曹文潇就学起了国画。曹爸爸给她报国画班的时候,她其实是并不知情的。她对这样一个画面记忆犹新:当初,曹爸爸,看着前面一列排队的人,对曹文潇说,你站进去吧,并递给了她一个桶,桶里面装着几支笔。就这样她鬼使神差地学习了国画,后来也真的喜欢上了国画。


   在“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时光里,她阅读、练琴、画画、写文字,十足的文艺青年。

                      

 我像一个“猫爪”


   曹文潇喜欢历史,对苏联的历史感触颇多,内心隐藏着一种苏联情结,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去俄罗斯工作。关于“卫国战争胜利”的史实,是她最喜欢的部分。战争是一个特别沉重的话题,但“殊死的战斗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大地上的生活。”,”士兵们躺在雪地上,就像躺在白色的天鹅绒上一样。”这些在俄罗斯文学中描写战争的文字,要么直触心灵,要么唯美,总让曹文潇有诸多感慨。


   由苏联喜欢上了俄罗斯,由俄罗斯喜欢上了普京,曹文潇是一个十足的普粉。在曹文潇高考的前一天,普京离婚了,没有看电视的她,对此并不知情,曹妈妈也忍着没有告诉她,高考之后得知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直到现在,我还感觉他老婆挺好的呀,干嘛要和她离婚呢。”


   在曹文潇的眼中,从全球来看,普京是一个挺特别的国家领导人。他在很多慈善晚会上唱过歌,还弹钢琴。曹文潇笑着说:“如果你在厕所里遇见恐怖分子,那就把他溺死在马桶里。”,普京既有这样的霸气,也又有柔情的一面。


   曹文潇觉得自己与俄罗斯比较像,俄罗斯的军事特别强大,但俄罗斯的文学,俄罗斯的纯音乐,所体现出的那种温柔,让人觉得这不可能是一个战斗民族能写出来的东西,俄罗斯有种天生的矛盾性,有硬的东西,也有很软的东西。“我也是这样,就像猫爪一样,它有一些肉垫,看起来特别柔软,但其实是有些锋利的爪子隐藏在里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