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校三标】 王小曼:享受生命赐予的厚遇

【校三标】 王小曼:享受生命赐予的厚遇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645次 发布时间:2015-12-11 12:34:23 编辑:周珣

■记者团 毛祉倩


   12月初,下着小雨,天气已非常寒冷。王小曼一边喘着粗气踏进咖啡店,一边拂去头发上的水珠,轻声为迟到三分钟而感到抱歉。初见这个身材娇小、带着婴儿般温暖笑容的姑娘,很难将她与“实用新型专利发明人”、“纳米传热实验室”、“台湾东元科技竞赛”联系在一起。


   “抓紧时间去消耗那些你仍然拥有的疯狂的资本,在还是青春的年纪里,在还可以做梦的时光里,去享受这生命所赐予的厚遇。”王小曼在随笔里记下这句话,她说,这是她一直坚持的,也是不会放弃的希望。


   从教室到实验室,从校园到台湾,虽是恍眼而过,但这些对王小曼来说,都是生命之厚遇。


科技竞赛:“我知道你们都在”


   “人生最幸福的部分之一,就是不用回头,就知道你们都在。”11月15日,王小曼在QQ空间写下这句话,下面附着2014-2015年度我校“三好学生标兵”的获评名单,还有一连串感谢的人。


   “第一次真真切切让我感受到这句话,是在台湾。”今年暑假,王小曼偶然接触到一支创新团队,他们的作品因获得了节能减排大赛一等奖而有机会去参加台湾“东元科技创意竞赛”。赛制中要求的全英文答辩环节让这个团队找到了曾担任口语沙龙协会副会长,同时获得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C类三等奖的王小曼。


   “最初很兴奋,但是准备的过程中却有点担心害怕。因为我不仅需要远赴台湾而且要用精炼准确的英语解释复杂的产品工作原理等专业信息,让包括有日本教授在内的专业评委感兴趣。那时候我担负的是整个团队、甚至是学校的期待。”

和其他参赛团队不同的是,他们打算大胆地尝试双人答辩的模式。比赛当天,会场内云集了国内外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波士顿大学等众多著名学府的师生团队,紧张的王小曼在候场时仍然重复着已烂熟于心的说辞。不负众望,两人在流利默契的配合下完成了答辩,团队也最终取得了国内大学的最优成绩——科技奖荣誉。


   “尽管只有一周时间”,王小曼回忆道,“但每一瞬间我都记忆犹新,特别是评委提问环节。”


   评委提问环节相较而言更考验答辩者的专业背景和临场反应能力,这也无疑成为答辩的关键。王小曼和队友虽已精心准备,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顺利通过。“我到现在还记得,回答时无意间的扭头一撇,我看到身后的所有队员都站起来,手牵手,望着我们,默默加油。那一瞬间鼻子一酸,真是感受到了团队的力量。那种‘我一回头,你们都在’的感觉真好。”王小曼如今想起那个画面,依然有万分感触。


   回忆起数月前的心态,王小曼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多时候,你并没有那么弱小。大胆地尝试一下,你才会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强大。”


做实验:从磨人到妙趣横生


   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十点半,每天近十个小时的时光,启明学院的实验室都会陪王小曼一起度过。尽管大一下学期她就加入了杨诺教授纳米传热实验室,但真正投入课题研究,还是这学期的事。


   “前两年并没有认真做科研,仅仅跟着学长管理课题组的网站,偶尔开开会。做实验是件很磨人的事情,等一个数据稳定要十分钟左右,而每个十分钟都需要人盯着,一开始很没耐心,也不愿意去参与。见到我最多的时候,肯定就是聚会。为此,也没少挨批评。”说起曾经的贪玩,王小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除了导师和学长学姐的指导,出国留学的梦想也让王小曼重燃了对科研的热情。因此实验室对于她来说,更像新的起点。“我希望自己能真正做些事情,哪怕是不喜欢的事情也要能做下来,这也算是一种能力。”就这样,王小曼发现自己逐渐喜欢上了实验室的时光。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轻哼几段熟悉的旋律,写写作业,别有一番妙趣可言。


   等数据时的漫长化为了一个个机会,王小曼会趁这个空闲和学长聊天:“聊天的过程中我自己对课题越来越了解了,对国际上这个课题的研究方向与发展水平都有了新的认识。前辈们走过的弯路与正路也正给我了一个指示,让我知道该往哪儿走。”


   在同班同学钟永红的眼里,王小曼是个十足的学霸:“她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好,尽管天天做实验,也能空出时间来打羽毛球、学习、看美剧,把时间规划得井井有条的。”


   在王小曼看来,科研是纯粹的。“科研是一件你喜欢做而去做的事,为了保研、发论文去做难免有些功利。毕竟,科研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今年的万圣节王小曼是和“男朋友”一起过的,她习惯把实验室的自己制作的实验零部件称作自己的“孩子”、“男朋友”。看着室友们成双入对地漫步校园,她也在等待自己的缘分。“以前真的很着急,就连实验室的学长都会时不时出去给女朋友打个电话。”说到这个,王小曼笑着红了脸。现在的她褪去了之前的焦躁,多了几分坦然与从容。


感受世界:用单纯的笔触记录生活


   “她性格很好,自然又不做作,跟谁都玩的开。”马嘉遥是王小曼十二年的好朋友,初中开始,她们就分在不同的城市,但是距离并没有淡化这段珍贵的友谊,现在她们依然是彼此的贴心闺蜜。在马嘉遥眼中,这个长不大的孩子纵使时不时有着自己的小纠结,却仍然保持着一份同龄人难有的单纯。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生活,用心感受世界,是王小曼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自己的奖励。


   尽管一直沉浸在科研氛围中,王小曼也有一颗文艺的心,写随笔是她多年以来的习惯:“当趁着未央的夜色疾驰在薄雾笼罩下的楚荆大地,当徒步走过长长的烂泥而最终看见孩子们身着鲜艳的衣襟,当第一次心甘情愿任人摆布被镌刻在他们的画里。仿佛还能感受到他们一拥而上的热情,仿佛还能听见孩子们对我们无尽的召唤和无穷的所需,仿佛还能牵着他们的小手就这样一直向明天走去。”

   

   这段文字记录下了一天的光阴,也定格了王小曼在三店一中小学支教的独特回忆。初见孩子们,那份纯粹的热情和天真是她未曾预料的。手工课、体育课、班会课,每段时光都如烛火,照亮着,温暖着,直达她的心底。


   王小曼还和两个同伴一起,为孩子们制作了一棵梦想之树,让孩子们写下自己的梦想“挂”在树上。缤纷的纸片上,有错别字,也有病句,每一个梦想都是那么可爱。“我长大要当医生,”“这是一个长大的过程,每个人都会有单纯的梦,逐渐的,我们身上承担的责任越大,需要我们创造的价值也就越大。”王小曼仿佛看见了孩提时代的自己。


   “以前她跟我说过, 她的梦想是成为科学家。当时我虽然觉得她好有想法,但也总觉得我们不是一个次元的。没想到这么久了,她想当科学家的梦想依旧没变。这种不一样的坚持非常难得,也很真实。”马嘉遥回想起这个简单却意味深重的梦想,仍觉得十分不易。


   每年年末,王小曼都会写一篇“墓志铭”,用来记录一年的成长与收获。对她来说,写随笔是一件享受的事,翻看以前的文字,找回的不仅是一种心情,更是丢失的自己。“每次回顾以往,总能重新发现些什么。随笔提醒着我不能走偏,需始终坚守本心,把不小心丢弃的东西,都一一找回来。”


   “他们创造苦难,我们创造辉煌”是王小曼最喜欢的一句话,它出自金一南先生的《苦难辉煌》。这本讲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红色革命的历史著作给了她很深刻的思考。“那些为了信仰、子孙后代而不惜一切代价拼搏战斗的人们是可敬可叹的,中国确实不容易。”王小曼抿了抿嘴,眼神里透露出坚定与哲思,“在你可以的情况下,改变这个世界,哪怕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