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校三标】孙莉莉:我想有自己的选择权

【校三标】孙莉莉:我想有自己的选择权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503次 发布时间:2015-12-11 12:44:56 编辑:周珣

■记者团 刘安琪


   12月1日凌晨两点左右,孙莉莉才完成《奇葩说》节目的录制工作回到家中。已经大四的她和其她同年级的学生有些不同,她每天的工作强度不定,工作时间不定,工作地点不定,“我喜欢现在的这个团队,每天超过12个小时的工作量也不觉得累。”孙莉莉对在《奇葩说》的工作充满着热情,就如同她大学三年以来一样,对每件事都全力以赴。


   来自新闻学院广播电视专业2012级的孙莉莉不久前以专业排名第一荣获“校三好标兵”称号,她曾是v-fun第二视觉影视团队副队长、喻园网视的节目总监、新闻学院团学联的副主席……孙莉莉一直努力尝试不同的生活, 她不喜欢按部就班的上下班,所以最终会选择经纪人这个行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去到各种各样的地方体验不同的生活,这对我来讲是挑战也是向往。”


忙碌的“拖延症”患者


   孙莉莉有一个特殊的小本子,上面通常写着一天或者一周的学习与工作安排,她会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排序,紧急且重要的事情排在第一位,而自己的私事则摆在了最后一位。广播电视专业的她在大一时加入了喻园网视,并在台长的介绍下又加入了v-fun团队,“在喻园网视中我结交到了一生都会珍惜的朋友,在v-fun中我收获了课堂之外的技术。”孙莉莉总能很好的在学习与工作中寻找到平衡点,但拖延症也是她一直摆脱不了的“坏毛病”。


   2014年孙莉莉和同学们组队参加了“大学生科技创新活动”,由于比赛赛制的问题,决赛的日程被拖到今年春天才开始,而那时她和其余两人都已经在北京实习。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她们只能一边实习一边找时间聚在北京的某个咖啡馆,借着wi-fi开始修改自己的创意和策划。“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拖延的话,应该在实习前就完成了作品。”孙莉莉的思绪停留在了那段熬夜的时光,但正所谓“慢工出细活”,在连续熬了几个晚上之后,她们三人的“电子杂志”终于出了成果。孙莉莉对比赛的结果未做太大的期盼,她始终觉得尽心完成就是最好,现在的担忧并不能改变什么,“就像我的队友说的,再丑的娃毕竟也是自己亲生的嘛。”抱着一颗平常心,孙莉莉团队荣获了大学生科技创新二等奖,她本人也因此获得了“2014年大学生科技创新活动优秀个人”的称号。


   “每个人不可能都是一条直线走下来。”孙莉莉提到她在大二上学期进入了整个大学时最大的低谷期,身体状况不好,感情问题出现裂缝,人际关系也变得一团糟。“但我很幸运遇到了一群很好的朋友。”在那段时光里,孙莉莉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和好友谈心,情感上的倾诉让她逐渐从低潮中走出来。除此之外,她还会有选择性的阅读一些心灵鸡汤,积极正能量的文字也给予了她满满的力量。“我不能让这种坏情绪恶性循环下去。”低谷期对于孙莉莉来说可能更是一段潜沉期,她放下了繁杂的学生工作,选择多看看外面的风景。


   新闻学院13级的张笛扬同学用“完美”两个字形容孙莉莉。当她听到这个评价时,只会心一笑,“当周围人都提及我时觉得我很好的话,我反而认为自己可能不是一个有特点的人。”由于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大学期间孙莉莉一直忙于学业和学生工作,牺牲私人时间的她一直有些许遗憾,除了没有充足的间陪伴同学和家人,同时没能培养自己兴趣爱好,“如果再重新来一次的话,我想自己会有不一样的选择。”


常怀感恩之心


   作为新闻学院社会实践部的部长,孙莉莉曾两次带队参与暑期社会实践。第一次是作为副队长赴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调查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第二次是2014年大二暑假时作为队长赴贵州勺窝乡寻找穿青人。


   去年的暑期社会实践给孙莉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是一个部员在报纸上看到了“第57个民族”穿青人这个新闻,“我们觉得这个选题很有价值,便立即着手准备。”她提到最开始联系贵州那边很有难度,“由于贵州山区比较闭塞,我们只能先在贴吧上找到有关穿青人的qq群,通过在群里‘潜伏’一段时间,了解到很多她们的文化,再通过群主才联系到了那边的政府。”


   出发时,由于经费不足,他们选择了乘坐火车硬座历时22个小时的颠簸才到达贵州。作为暑期社会实践的队长,孙莉莉一路上都担心着队员们的安全问题。“大家在贵州时会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和晒伤,同行的男生们怕我担心,一直安慰我说男孩子就要活得糙一点。”她在谈及这段宝贵的经历,说到,“我真的十分感谢队员们的理解和一路上的支持。”探访穿青人的过程中不乏危险出现,其中一次行程需要经过一段高山和悬崖之间道路,更巧的是那天她们所乘坐的车刹车失灵了,而另一辆大巴所剩的位置也不能容纳下所有的队员,孙莉莉便主动一人坐上了那辆刹车失灵的车。“虽然风险存在,但如果车辆缓慢行驶不采取急刹车措施的话,还是能够安全通过的。”出乎她意料的是,之前一位极力埋怨车辆危险的男生也跟着她坐了进来,直到那时,她才发现自己原先的忧虑都是多余的。


   在探访结束后的几天,一直未能联系上的“穿青人”族长给他们发来了短信,短信上写道希望他们能够重新做一次考察,她们可以为队员们解决食宿方面的难题。孙莉莉忆及此事时说道:“族长年纪太大,短信也是她人代发的,但这并不是我们一己之力就能让社会关注到这个民族。”由于穿青人民族文化十分模糊,她们拥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本民族文字,再加上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民族文化的传承成为了一个难题。在理性和感性的双重权衡下,孙莉莉最终没有返回探寻。“穿青人是如此希望我们的帮助能够带来社会的认可,就仿佛我们是唯一一个能让社会了解她们生活的通道。”这是他们一行最大的遗憾,也让孙莉莉一直铭记于心。


   孙莉莉在大学期间曾经30余次策划、组织和参与公益活动,“我是个受到过非常多帮助的人。”从小到大,无论是在语言还是行动上,她身边的老师、朋友和同学都给予了很多帮助,“我想把这份善意传递下去。”秉持着这份最初的愿望,孙莉莉在大学三年时间里致力于服务与奉献。从义务卖报、高中生面对面再到爱心敬老志愿者,大大小小的志愿者活动上都能见到她的身影。谈及做志愿者的最大感受时,孙莉莉只说了一点:学会站在别人的立场看问题。“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以往常常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误会也会接踵而来。”


   “感谢”是孙莉莉在聊天过程中最常说的一个词,她很幸运自己的人生中遇到了太多的帮助和鼓励她的人,“我这个人受环境影响非常大,身边许多优秀的人让我不允许自己不努力。”常怀感恩之心,不改初心的坚持着公益和社会实践活动,正是这样的孙莉莉,才给了如今的自己更多自信和选择的余地。


放弃保研 入职米未传媒


   因专业要求,孙莉莉在大三下学期便要开始为期近半年的“大实习”,作为一个喜欢挑战、喜欢尝试不同生活的女孩,在大实习期间她毅然选择了北上。“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15年3月1日。”孙莉莉回忆到起初到北京时的情景,“凌晨三点钟我独自一人拿着行李到北京,那个点没有地铁和公交,很难打车。相识的同学也住在北京的另外一个区,我当时就想,偌大的北京怎么没有自己栖身的地方。”


   “其实想想,有困难解决不就好了吗。如果你永远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的话,会一直在困境里出不来。”——孙莉莉总是秉持着这样积极的心态鼓励自己,面对困难。她到北京后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是在爱奇艺的军事频道做实习编辑,“我在爱奇艺工作了有半个月的时间,上午九点上班,下午九点下班。”重复乏味的工作让孙莉莉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尽管不喜欢这份工作,她依然坚持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每天晚上下班回家我都会哭,哭不是因为工作累,而是内心的不愿。”所以,当孙莉莉从实习老师那里得知奇葩说的招聘信息时,她毫不犹豫的向leader提出了辞职。她笑道:“算是误打误撞的进了奇葩说,但这是我的幸运。”在奇葩说工作的日子里,加班是家常便饭的事儿,但思想观点的碰撞和宽松的上下属关系让她很快就热爱上这个团队。


   “我不是一个有长期目标的人,但我会把每个阶段的事情做到自己心中的最好,给自己更多的选择余地。”因此选择真正来临时,孙莉莉做出了一个既出人意料但又意料之中的决定。大三学年的加权成绩是专业第一,保研一直是孙莉莉的未来方向之一。但在《奇葩说》实习的第四个月,优异的表现使她获得了leader的工作邀约,权衡再三,她选择了入职奇葩说,加入马东的全新团队—米未传媒。“奇葩说有着一个十分年轻的创作团队,在这里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每天做自己喜爱且有意思的事情。”在目前这个阶段,她认为米未传媒能带给她更多的机遇,于是她选择了留下,同这个团队一起成长。“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典型的走一步看一步的人,我享受工作带给我的成就感。”孙莉莉在形容自己忙碌的工作时依然充满了热情,去不同的地方出差,遇见不同的人,发现自己的一点点进步正是她的追求所在。


   孙莉莉在最后这样形容自己的大学生活“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就在前段时间,她尝试了之前从未试过的过山车“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进步,也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选择,人生总是要多一些挑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