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小黄车”模式是否只是乌托邦理想

“小黄车”模式是否只是乌托邦理想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7083次 发布时间:2016-05-25 20:11:03 编辑:周珣

▇记者团 彭辰辰


   ofo共享单车入驻校园,为同学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然而,这种共享式单车出现不到一个月,踏板离开“小黄车”,轮胎瘪了气,私锁束缚“小黄车”,“小黄车”远征到光谷。这样受伤的“小黄车”数量不多,但却真实存在。记者下午六点从韵苑爱因斯坦广场到集贸一段走访,一共发现24辆停好的小黄车,其中两辆脚踏消失,一辆轮胎瘪了,两辆车使用之后未上锁。ofo关于“共享型单车”的项目能否长久?这样的便利是否只是乌托邦理想?


学生:为“小黄车”喊冤


   5月4日起,ofo已经在华科校园内大规模投放了第一批800多辆自行车,便利了多数同学的出行,同时“小黄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同学们的出行习惯。韵苑四栋的陈师傅已经在学校修车20年,“‘小黄车’进入学校以来,我修车的工作也变少了,主要是大家骑‘小黄车’变多,而且‘小黄车’有自己的修车师父。”


   “共享单车”在资源充分利用下给同学们带来便利的同时,因为一己私利而产生的不文明现象也让人汗颜。


   自动化学院研究生二年级学生陶晓斌在去吃饭时,看到西八舍研究生公寓下“小黄车”被上私锁,“这样的素质让人很担忧,我觉得就应该直接送到修车师父那把锁撬了。真是丢华科人的脸。”


   陶晓斌表示看到过3个用完之后不上锁的“小黄车”,很多辆不复位密码的车,但上私锁的就发现西八舍楼下的一个。他认为很多同学看到这类的现象选择不作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实则为变相的纵容。“ofobicycle公司想着从师生的角度来方便你的出行,而你仅仅想着霸占,这是专门利己毫不利人的行为。”陶晓斌为ofobicycle公司抱不平的同时提倡好的东西需要大家来维护。


   材料学院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刘志轩在使用“小黄车”感觉到便利的同时,他认为“小黄车” 可以被钻的漏洞太多。“‘小黄车’使用的是静态密码机械锁,一个车对应一个密码,一旦你记住了一个车的密码,把它放在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地方,你就可以长期免费使用。”刘志轩表示用完后锁不锁靠自觉也是“小黄车”的一大硬伤,不锁的话不仅ofobicycle的利益受到损坏,而且很容易被偷。


 “创造”开锁新方式


   中国地质大学的李红(化名)向记者坦言道一种无需网上获取密码的解锁方式。李红弯下身体,按动解锁键,“你看这几个数字按钮在动,密码就是它了。”李红按下那几个松动的数字键,锁开了。李红说这是 “小黄车”本身很大的一个问题,“其实我认识的比较多学生利用这个空子,我当时也是看一个弯下同学按了一按就解锁了,自己试了试就会了。”


   李红解释道这样的解锁很方便,除了一些锁特别紧的没办法开,其他都可以直接解开。“骑‘小黄车’用不了多少钱,但是获取密码的时候网速慢,或者没有带手机,比较浪费时间。”


   在华科,记者发现附小的部分小学生也用这种方式使用“小黄车”。下午4点半,附小放学了。附小4年级学生张瑞(化名)和同学一起走向 “小黄车”,几个人纷纷弯下腰不过几十秒就各自打开一个车。张瑞向记者介绍到这种开锁方式也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很多同学都知道这样开锁的,我们放学要去前面写作业,骑车会快一点。”


   针对同学们反映的静态密码以及利用按键松动开锁的现象,纪拓回应到现在ofobicycle正在开发智能锁,智能锁有动态密码、自动锁车和定位等功能。纪拓认为同学们的素质问题可以通过引导来改善,“之后我们还会引入征信体制,比如一个同学一直诚信用车,他信用卡的额度就会高,应聘单位也优先录取。希望同学们能诚信,高标准要求自身素质,爱护并且合理使用小黄车。”


ofo公司:共享模式需要共同经营


   在2015年11月底,“小黄车”已经从北大扩展到了人大、北航、农大等6所在京高校,今年4月入驻武汉。“小黄车”在各地高校的收费标准均是一分钱一分钟、一公里四分钱。在很多同学们看来这几乎是公益性的出借自行车,谈及如何盈利时,纪拓坦言道,盈利的对象不是学生,而是互联网时代下的数据和流量,“滴滴打车怎么挣钱我们就怎么挣钱。”


   纪拓谈到“小黄车”的使用率时十分有信心,他说:“一辆小黄车在一个成熟的大学市场每天的使用频率可以达到15次,一辆车一天平均可以服务3-5个人,大大提高了资源利用率。在满足同学需求的前提下,所需的自行车数量也相应减少。”


   纪拓介绍到,对于“小黄车”使用的不文明现象多少每个学校还是有一点,“但是我们选择相信同学,不需要押金就给同学使用。如果同学想钻漏洞,我们也无法阻止,共享模式本就是个需要大家来共同经营的。同学们都是祖国的未来,不要为了一时的一己私利和方便就沦陷了道德。”


   据了解,华科校园每天有四位维修师傅对校园内的“小黄车”进行维护,ofobicycle有对维修师傅开发的后台系统,同学们的保修会直接反映到后台,维修师傅可以定位到车的位置进行维修。纪拓介绍到维修师傅一天可以修理30到40辆车,“目前坏的比较多的是脚踏和车把,我们也通过优化各个环节来让小黄车更加耐用。”


   纪拓表示:“对于私锁,我们见到一个剪一个,绝不姑息。发现不像老师和学生的人骑车一定是偷车行为,同学们可以透过APP或者微信积极举报,我们会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犯罪。” 


   纪拓介绍到对维修师傅的筛选较为严格,要求能进行系统的操作。“维修师傅平时也会巡查,排查检修看到的每一辆车。我们也在不断的了解学校,发现同学们哪里更加需要用车。”


公共自行车未来在哪里?


   人民网在今年4月报道过,早在2009年,武汉市就大规模启动由一家武汉鑫飞达的民营企业运营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首批2万辆公共自行车一推出就受到热捧,每天一大早站点的车就被“一抢而空”。


   然而在武汉市累计投入3亿元人民币后,由于管理不善,在运行四年后停摆。而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车辆损坏过多,部分站点无车可租。2015年4月21日,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重启,将公共自行车交转交给国企武汉市环投集团接手。


   针对如何规范不文明行为,武汉市环投公共自行车公司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拟建立公共自行车信用体系,对已办理租车卡的市民在使用过程中产生不文明行为,将拉入系统黑名单,中止租车人租车卡的使用或租用公共自行车的权利。


   近日,同学之间传言“‘小黄车’丢了300辆”,让不少同学唏嘘不已。纪拓澄清道:“我们后台是可以看到哪些车没有被使用过,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是没有大量丢车的。”据了解,华科目前ofobicycle入驻的所有大学中最快,也是第一个单日破一万单的学校,纪拓畅想到:“同学们要有信心,万事开头难。如果每个人都把小黄车当做自己的车骑,将会是多么美好的场面。”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老师鄢庆丰认为“小黄车”是公共用车中较为良好的运作模式。“这种公共自行车可以减少华科私人自行车的数量,我认为是可以提倡的。虽然公共用车的不文明现象肯定存在,但可以规范和引导。但是如果大学校园里都推广不了这种公共自行车和公共生活的模式,其他地方也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