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图书馆预约管理:叫停占座乱象?

图书馆预约管理:叫停占座乱象?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275次 发布时间:2016-10-26 22:52:37 编辑:苑嘉轩 见习编辑 杨梓苑 付振宇

■记者团 彭辰辰 见习记者 刘逸尘 通讯员 王德铭


图书馆占座现象是长期存在于各大高校的“老大难”问题,尤其是在考试周前期,各种各样的占座方式层出不穷,图书馆常常会出现“一座难求”的情形。为了改善这种情况,图书馆开启了座位预约系统,该系统将于2016年9月18日至10月31日试运行,11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



图书馆:给每个人平等用座的机会


正在图书馆使用预约系统预约座位的同学


记者从图书馆官方网站上了解到,截至2016年5月,主图、东区分馆和医学分管共有可用座位6301个。系统试运行期间,图书馆开放部分区域实行座位预约管理,分布在主馆、东区分馆和医学分馆共9间阅览室。学生可以在图书馆馆内通过刷卡预约,也可以在规定的网站上进行网上预订座位。


据了解,校方有了最初的构想之后,就联合各高校进行调研,并开展了预演实习。图书馆袁青副馆长无奈地表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最初是为了 使每个人都有平等的使用图书馆的机会,而不是几个人独占。占座会造成作为闲置。”袁青坦言其实如果大家都自觉不占座,那根本不需要预约系统。


图书馆办公室主任郝忠洛谈到,建立预约系统旨在避免稀缺资源更加稀缺。“当稀缺资源变成均等资源,也便不是稀缺资源。有的人一个座位做习惯了就一直坐在那,会使稀缺资源变成了私人资源。”


同时,预约系统对座位的使用也有严格的要求。在签到、签离以及临时出入等方面违规累积三次时,账户将被列入黑名单,十天之内不允许使用预约系统选位。十天解禁结束后,该类型违约记录清除,但其他违约记录依然保留。郝忠洛认为学生占座想法要改掉还需要一段时间。“新事物的产生是不易的,被接受更是不易的。这个制度也许是没有问题的,但还需要多方位工作人员之间、同学与工作人员、同学之间的互相谅解体谅。”


记者从袁青那里了解到,占座的学生以研究生为主,谈及为何没有彻底清理占座现象,袁青说道:“我们理解他们的巨大心理压力,理解这次考试对他们的重要性。因此他们情绪的爆发点比较多,我们如果轻易地去触碰它,容易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学生:等非用不可时才会去适应


新系统试行期已经快要结束,在图书馆受访的大多数同学表示只使用过一次或者并没有使用系统。水电与数字化工程学院15级学生张同学表示经常来图书馆自习,但只使用过一次该系统。“我觉得不太方便,而且系统用起来还不太习惯。”张同学谈到预约系统可以帮学生减少找座的时间,对提高自习效率很好的。“等非用不可时我才会去适应,现在没必要。” 


作为“考研党”的光学与电子信息学院13级学生郭同学坦言,身边一起考研的同学其实大家用的都挺少的。“我自己也偶尔使用过一两次,感觉大家没把这当回事。”郭同学认为新系统的设置准备考研的人没有多大影响,“自习不是说非要在图书馆,教学楼的自习室也很适合的,意志力强的还会选择在寝室复习。”


在图书馆自习但没有使用过预约系统的学生也不少,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15级学生鲁同学表示自己并没有用预约系统,原因归根到底是觉得很麻烦。“以前直接来图书馆找座自习,学完就走。现在还要预约,签到,签离,很麻烦。” 鲁同学认为虽然图书馆座位不够,但早去基本可以抢到座位。“实在令人生气的就是用私人物品占座的行为。” 


在受访的学生中,也有少数几个严格使用座位预约系统的学生,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13级汪同学表示每次来都会预约座位:“预约流程比较简单,就是中午睡觉的时候有点担心,怕睡过头学校也是为合理利用资源做出努力,毕竟只是举手之劳。”


记者在图书馆观察到,图书馆预约座位系统的使用率较低。图书馆一楼阅览室一共有149个可预约的座位,有一半的座位有人使用,有一半的座位被同学用书占座,但在预约页面上显示只有六个人预约了座位。


占座顽疾无法根治?

  

新规试行期仍然存在少量用私用物品占座等行为(记者团 毛媛 摄)


根据郝忠洛主任介绍,界于系统设置参数还不健全,以及占座的主要群体——“考研党”的考试还没开始,将延长系统的试用期至少到考研结束。“因为网络技术以及相关客观条件,再加上图书馆座位有限,可能目前想实现每个同学通过系统预约来座位还不太容易。”


对于同学们普遍反映的系统操作过于麻烦一事,郝忠洛认为这还是习惯问题:“大家应该先学习怎么操作,现在还是缓冲期。相比原来肯定不方便。等真正实行了,必须要经过这个预约阶段。” 

   

无独有偶,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在4月份也采取了类似的微信选座措施,该系统对对于读者上厕所、查书、用餐的时间也有规定。细则公布的当晚,南京大学某自媒体平台发布问卷,调查南京大学师生对图书馆推出新政的看法,612人投反对票,496人选择赞成。


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罗钧在接受《中国青年报》的采访的时候表示对此感到意外:“没想到部分同学的反响会那么强烈。” 当晚他的电话快被打爆。在学生们吐槽和抱怨的压力下,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图书馆于九月底发布暂停使用微信座位预约系统的通知。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王冰教授谈到占座现象是一个老问题了:“其实也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就是如何把稀缺的资源,比如自习教室或者图书馆的座位,分配给最需要它的同学。”他认为通过互联网预约,可能是一种比较先进便捷的做法。但是,也要解决某同学预约了之后,失约不去的问题。“这样就造成了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王冰谈到:“没有互联网之前,同学们用书包、钥匙占座,也可能会出现闲置浪费。所以我觉得最简单办法就是,不论通过互联网预约座位,还是用书包钥匙占座后,要按时前往。”他建议如果要暂时离开,应在座位上留一个小纸条,说明自己离开5分钟、10分钟或半小时。但不能离开太长时间,如1小时或2小时以上,否则其他同学就有权占据这个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