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赤脚独行的那五天

赤脚独行的那五天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202次 发布时间:2016-11-06 22:28:57 编辑:周小琪

■记者团 文露漪 见习记者 曹梦怡 王子托


10月11日,16度,阴转小雨。


刘子冲在空间里发表了一条“说说”。说说里的他脱下鞋子,赤脚踩在水泥地上——“感受秋凉”。这一次,他真的光脚在学校走了五天。


在刘子冲的“说说”中,这个决定缘起于躺在草地上休息的工人。“互联网+”赛前的施工期间,他见到很多工人上午工作完因没有地方休息,但下午还要继续工作,就直接躺在草坪上休息,心中有些不舒服,“感觉我们学校缺乏人文关怀”。当天,他立下了“flag”,在“互联网+”大赛期间不穿鞋,此后的五天里,只要在宿舍外,他都光着脚。


在这条说说发出后,被说成是为了工人发声的刘子冲有些无奈:“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大事一样,说实话,我不敢发声,高中还反对同学联合的给学校‘上书’。”在这个带着意识流色彩的男生看来,做出这个决定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是一种本体的反抗和压力的释放。对他而言,就和饿了吃饭,困了睡觉一样理所当然,就算现在回想也没有明确的理由和目的。


以“赤足行走”作为情绪的释放方式也许是潜意识替他做出的选择。高中时刘子冲就尝试着下暴雨不穿鞋、不打伞走路,“这一次只是时间长一点罢了”。他甚至希望能够在无人的地方裸跑一次,“你想,我们的祖先一丝不挂多么幸福自由,我们被慢慢剥夺了原始自由,这算是一种时代的压抑吧”。


“光脚行走过程非常痛苦。”赤足的第一天刘子冲已经有点受不了。去东九的上课必经的那条路上,路面不平,有很多灰,石头和毛渣上十分扎脚。赤脚走路的他走得很慢,像散步,因为走得快会很痛。十月中旬的武汉秋意正浓,气温湿冷,赤脚行走的后几天,天下着小雨,从小吃街到东九那段路地上积水,脚踩上去又脏又湿。但刘子冲没时间考虑“忍不忍”的问题,因为已经上路了,马上还有课。


走到教室后,他试着把冰凉的双脚缩起来,想想干脆放到地板上。“当时我有想过为什么要立这么奇怪的flag,算了,穿鞋子算了,但后来一想,既然立了就要把它做下去,无论别人怎么看,不管是下雨还是买饭都得自己走。”但也非常有趣,忽变的天气下,室友都感冒了,赤足的刘子冲反而没有感冒。


这五天里,他人的目光并没有对刘子冲有多大干扰,“毕竟我的关注点不在外部”。走路时他只看着脚下——要注意脚下,选好位置,脚踏实地。而他人的淡漠也并没有出乎刘子冲的意料,室友们在好几天后才发现他赤足,教室座位旁的同学也没有表示疑问,“我相信不是别人没看到,而是不想说。你可以光脚一天试一下,或者穿一天拖鞋,其实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哪怕晚上出去裸跑一圈,只要不被拍到上传到网上,生活没有波澜。”刘子冲解释道。在尝试了几天后,他渐渐习惯了赤足,“可以感受泥土的亲切触感”,心情好时甚至还可以跑起来,“等你走起来就会想看下自己能不能跑一下的”。


这种隐秘的快乐带给他的感觉是新鲜而很有价值的,“这说不定有市场,以后我还能把这个写成论文——《论隐秘的快乐——一百种奇葩的体验之光脚篇》。相信我,未来奇葩的东西会爆发。裸跑、鬼畜、cosplay、ppap、乱七八糟的舞蹈…...反正怎么开心怎么来。你可以说这是娱乐至死,但我只是觉得生活的乐趣被开发出来了。年轻就是要尝试一下”。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