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抑郁症在华中大:赶得走的“黑狗”

抑郁症在华中大:赶得走的“黑狗”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356次 发布时间:2016-11-06 23:35:38 编辑:易若彤 见习编辑 尤思迪

▇ 记者团 苑嘉轩 见习记者 李林蔚


  2016年9月23日晚上8点半,华中科技大学校医院的肖强医生从柜子里拿出一沓文件夹,他回过头,用手边比划边说:“你们相信吗,光今年来校医院看心理疾病的学生就有这么多。”


  2013年上海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肖泽萍提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各种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已经超过了其他的疾病”。根据我国权威专家的调查 ,包括轻度和重度患者在内,我国各种精神疾病人数达2亿人。


启明学院23.6%的学生带有抑郁


  下午6点,降温之后的空气透着丝丝冷气。华中科技大学主校区校医院内,等候就诊的人依然在内科门诊排着长龙。负责心理卫生工作的肖强医生利用看病的间隙回答了记者的问题,但每回答几个问题就又被病人打断了,于是他走到隔壁打开自己的办公室,让记者先查看他整理的资料。


  晚上七点,终于看完了上半波病人,肖医生还没有吃饭。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手放在椅背上,半开玩笑地说“其实刚才来就诊的同学中就有抑郁症患者,你们没有看出来吧?”肖医生感慨道,连我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更何况你们,抑郁症病人尽管本人极其痛苦,但外人往往是难以辨别的。

 

  但同时他也指出,抑郁症也有它的核心症状,如情绪低落、兴趣下降、活动减少等,其中兴趣下降是最关键的表现。当一个人对平常非常喜欢的东西丧失兴趣,茶饭不思,睡眠失常时,他就有可能患上了抑郁症。


  如果算上轻度精神疾病患者的话,仅校医院的在存档案就至少有500个。记者现场数了一下,2015年存有档案的轻度精神疾病患者人数是90个,从2016年1月到2016年10月,存有档案的轻度精神疾病患者人数是65个。


  除了日常病例档案,校医院还做过许多特别的调查。比如,根据2014年12月学生体质测定心理调查,启明学院的学生中带有抑郁和焦虑情绪的人数所占比例大概是23.61%和13.89%,国防生中带有抑郁和焦虑情绪的人数所占比例大概是9.33%和5.33%。肖医生表示,启明学院的学生和国防生分别有较大的学习压力和训练压力,所以带有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学生所占的比例更大。


  一直以来,前来就诊心理疾病的人数都呈上升趋势,面对学生们日益增大的压力。肖医生也试图寻求更好地治疗心理疾病的方法。今年上半学期,在他和李萍老师的努力下,校医院和体育部合开了课程“双健课”。这门课旨在通过体育锻炼来治疗心理疾病。但是本学期,“双健课”却因为不符合体育部课程标准而取消了。


  晚上八点,肖医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盒米饭,就着炒白菜吃了起来。他边吃边回答记者的问题,过程中他又被人叫出去两次。已经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的肖医生,从1984年便开始从事心理咨询的工作。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在校医院至今难以找到合适的接班人。


一个抑郁症患者关不住的门


  章秒(化名)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一名大二的学生,也肖强医生的病人,今年夏天被诊断为有抑郁倾向。


  生活中,章秒是一个开朗的女孩子,圆嘟嘟的脸,常常笑起来眼睛弯成一条缝。可回忆起那段经历,她变得极其平静和冷静,是关于17岁的一扇门。在她还在上高二的时候,有天早晨上学走到教室后,一个念头突然跳进她的脑海——家里的门没有关。像着了魔一样,章秒立刻向老师请了假回去关门。而回家一看,那扇门关得好好的。


  从那以后,章秒经常会感觉家门没关,那扇微张的门像挥之不去的梦魇,久久缠绕在她的心头。她说:“我有时会想,如果爸爸放假了,家里有人就不会忘记关门。但是等爸爸放假后,我还是会担心门没关,控制不住。” 


  不仅如此,章秒也是从那时起脑子里偶尔会闪过自杀的念头。“我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从来不会采取行动。”后来,章秒开始害怕考试,每当坐在考场上的时候,她都感觉被巨大的黑茧包裹着喘不过气。虽然高考之前,沉浸在学习中的时候她会暂时忘记这种痛苦。


  幸运的是,她坚强地熬过了高考,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刚上大学的时候,章秒会因为陌生的环境有些不适应,后来慢慢加一些社团、交了一些朋友之后,她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那扇关不住的“门”也暂时安静地虚掩着。


  可是有一天,那扇“门”突然砰得一下打开,焦虑和痛苦从门中像潮水一样涌入。大一下学期期末第一场考试,章秒坐在考场上突然感觉呼吸苦难,握笔的手攥出了冷汗,尽管她随时都想扔掉笔站起来跑出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勉强完成了前几门考试。


  她说:“其实我所焦虑的,是焦虑的感觉。”章秒回忆,自己那段时间经常会做出很多很反常的事情,“我的情绪波动很大,遇到开心的事情就欣喜若狂,遇到难过的事情就悲痛欲绝。有点像,吸血鬼。”她开始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扔了很多东西,甚至是别人送的生日礼物和自己的生活用品,放佛这种方式能带给她一种快感。


  幸运的是,经过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如今她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可是追根溯源,她始终忘不了那扇门,犹如一个坎,横亘在她的心中。章秒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会被自己摊上呢?但是现在她想开了:“有时候,一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其实经历过也是一种财富。”她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笑了笑说,“死都不怕了,活着有什么可怕的呢?”


赶得走的黑狗


  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专门制作了一个简单易懂的公益宣传片《我有一条黑狗,它的名字叫抑郁症》。“黑狗”的说法来自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他长期饱受抑郁症的折磨,并有一句名言:“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自此以后,黑狗便成了英语世界中抑郁症的代名词。


  记者从大学生发展指导中心心理咨询室的老师处了解到,抑郁症的发病原因主要是患者受到了某些社会因素的影响。就我校而言,前往大学生发展指导中心咨询的学生主要是遇到了一些发展性问题,比如说考试挂科,恋爱受挫等。还有很少一部分人患病的原因是受到了生物学因素的影响。比如说家族有精神疾病基因病史,使得后代的精神系统更具有易感性。


  针对不同的患病程度,心理咨询室采用了不同的治疗手段。对于轻度抑郁症患者,一般只用进行心理咨询就能很好地解决问题。比较常见的有认知行为治疗,基因分析取向和家庭咨询取向等。对于一些中重度的患者,咨询师一般会建议他们先接受药物治疗再进行心理咨询。


  为了与这只黑狗斗争,即便再艰难,肖强医生也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每天工作到很晚是他的常态。他还推荐引进了一套针对学生的心理测评系统,以此来更好地做到对心理疾病的预防和监测。肖医生强调,一方面,通过这个系统校医院能够为更多的前来求助的同学提供心理测评服务;另一方面,学生在远端就可以进行自主测评,医生也可以根据患者的病情开出运动或心理处方,并且在网上通过数据的记录就可以看到学生配合治疗的程度。


  临走时,肖医生还谈到,虽然抑郁症的治愈是很难的,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处在愉悦的状态中,完全健康的人是非常罕见的。但抑郁症是完全可控的,只要接受规范治疗就可以改善病情,完全可以把这条黑狗赶得远远的,让它不会伤害我们。


  正如那个公益宣传片里的一句旁白:“黑狗也许将永远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但是它不会是一直赶不走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