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校园废车清理:“自行车王国”的割舍

校园废车清理:“自行车王国”的割舍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384次 发布时间:2016-11-07 23:29:19 编辑:常少华

■记者团 付强 见习记者 易舒云 尤金瑞


本学期开学伊始,机械学院大二年级的周同学与室友惊奇地发现自己停在宿舍门口车棚里的自行车不见了。一番寻找后,他们在爱因斯坦广场上一处废车集中点里找到了自己大一时买的车。“没有听说什么通知,就是突然寝室门口少了一堆车。集中放置处很乱,我室友的车被一堆车压着,懒得去弄出来了。”周同学表示,车在爱因斯坦广场集中停放了一段时间,举办“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前用卡车清走了。


据了解,学校相关部门每年会定期将校内的废弃车辆进行集中清理,一般在开学前后。据Dian团队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华科校内约有193个自行车停放点,最大日均停放量超过2700辆,主干道上最多时会有1600辆自行车“呼啸而过”。学生每年丢失的自行车总量超过10000辆,其中,约有一半会被作为废品清出了校园。


此次为迎接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营造整洁美化的校园环境,作为主办方的华中大进行了一次集中的废车处理。赛前废车处理中的一些“乱象”,引发了同学们对废车清理的一些疑问。


信息传达是否畅通有效?


长期以来,学校定期处理校园废车似乎是“人尽皆知”的事。但在此情况下,仍存在废车处理公告“曝光度”不高,留给学生的反应时间不足的问题。往往在大多数车主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情况下,其好车就被误纳入“废车”行列,最终逃不过被清走的命运。


外国语学院的岳同学对学校清理废车的具体细节有些不满:“学校在‘回收废车’的执行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包括通知渠道不畅通、部分工作人员回收‘废车’时不严格区分新车旧车等。”信息通知不到位的情况下却将“废车”进行处理,在她看来,不仅会给学生生活带来不便,也会让学生感觉校方在人文关怀方面有缺失。


宿舍自行车岗执勤工作人员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学校会定期清理校园内的废旧自行车。车在被运走之前,会被集中放置一到两个月,期间用红线围起来,周边摆有公示,学生可前来认领。他以紫菘公寓为例,指出附近有三处废车集中停放点,分别在百惠园楼前、紫菘六栋和十一栋楼背后。此外,有宿管阿姨指出,宿舍一楼黑板上也贴出了相关告示以提醒同学们。


此外,记者在华中大智慧网上找到了此次清车的通知说明,这份线上通知清晰地给出了清车的公告日期和清除日期。其中,公式日期的时间跨度没有超过半个月,而且公示日期大部分集中在国庆十一放假期间。由于大部分学生回家,无疑更使信息通畅度受损,缩短学生反应时间。


记者在校内部分院系进行了简单随机调查,结果显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同学没有注意到有关于废车处理的通知,仅有少量同学明确表示知道这个通知,而了解废车处理公告的同学大多通过手机接收到相关信息。对于此次互联网+前期清车通知,韵苑部分保安人员都表示不知情。


清车标准是否明确清晰?


清车行动的另一大矛盾点则是清理标准。记者就此采访了法学院副教授的专业意见,得到的回答是,对于物主表示出了抛弃意愿的“僵尸车”,校方有权处理。他同时指出,整个处理的难度就在于如何判断车是否已被抛弃。


截止到近期,校园主干道废车基本全部清除,只在东九教学楼门前发现两处处尚未被清理的废车。通过表面观察,大部分车辆的确存在铁锈多、部分车部件受损等车况不佳状况,但是仍然存在部分车况较好的车辆。


管理学院的王同学对学校清车行动总体表示理解,但也认为:“学校的具体做法有些粗糙,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粗暴,比如说,很多人就不知道具体的回收标准,甚至没有看到相关的通知,学校在这些方面缺乏相关的规范措施。”机械学院周同学在采访中则表示,“不懂他们清理车的根据是什么,我看到一些已经完全不能骑的车还停的好好的。”


在学校后勤集团,相关工作人员指出,清理废车的工作人员会根据外观、质量等因素判断该车是否长期不被使用,“出现铁锈斑斑、车胎无气、灰层很厚状况的车一般会被暂时清理到安置点”。另有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为了跟上“互联网+”改造校园环境的节奏,此次请车行动的确略显仓促,难免会出现混淆车辆等失误,但不管是前期通知还是后期执行都有全程跟踪,出错的几率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


纵观国内其他大学相关处理标准,上海中医药大学在清理废旧自行车的通知中,明确标明车身残破、落满灰尘、轮胎没气等长期无人使用的的自行车被视为废旧自行车;上海理工大学的处理标准则为车身严重生锈、布满灰尘、无车座等主要部件,以及存在车胎无气等明显长期无人使用的特征;除此之外,燕京理工大学、北京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等部分高校则更多采用废旧无主处理标准。


可以看到,废车清理回收工作在高校虽已成为常规工作,但具体标准方面的确有所差异。

   

目前,记者尚未找到以往废旧自行车清理的校方通知,但此次处理通知上明显未表明废车认定的标准。综合而言,通知上没有明晰处理标准,且并未告知临时安置点,以及存在误清车辆,认领方法不明等因素,无疑使废车清理漏洞颇多。


废车去向是否透明合理?


在此次废车处理过程中,有同学反映在自己的车停在校内被当做“废车”清走后,又被人以二手车再次购入,经过多番交涉才最终拿回已“面目全非”的电动车。


11月3日,记者从后勤物业部门负责人处了解到,废车清理由学校多个部门共同商讨并分工执行,其中后勤部门主管,喻家山派出所和保卫处参与协助。具体回收方也由这些部门联合商讨进行招标之后进行合作,废车产生的回收费将上交校方,用以改造学生公寓等,中间环节不存在校方某一部门盈利的情况。


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采访了喻家山派出所与保卫处工作人员,前者否认参与了该事件,后者虽承认参与其中,也表示只负责把自行车运送到集中安置点,其他事情不在其职责范围之内。但无论如何,线上通知的署名里的确包含三方的署名。


被清走的车究竟去了何方?这些二手车又是从何购入?不少同学怀疑是否部分单位和修车摊位有“利益往来”,将车卖给修车师傅再进行“二次交易”。对此,记者以想买二手车的学生身份与部分修车摊位进行了沟通,基本可以确定这种质疑不成立。


参与全程跟踪的一位负责人透露,在废车被回收清理出校园的过程中曾亲眼看到有学生、保安等人与回收单位交涉,想要买车。该负责人表示,因为废车一旦交由回收方处理,完成了整个交接环节,这些废车的处置权就移交到对方手中,“我们没有权利干涉他们对这些车的处理方式”。


不过,负责清理工作的一位相关负责人也承认,对于清除废车里面部分车况较好的车辆,学校方面也会事先单独挑选出来,交由其他相关单位酌情处理,尽量实现“废物利用率“最大化。


将校园废车集中回收是不少高校选择的废车处理办法。据相关新闻资料介绍,福州大学将废车回收后作为废铁卖掉,所得款项用于资助贫困生;福建师范大学则在宿舍区设立了两个集中点,由学校统一处理。


与此同时,也有高校正在积极探索废车合理回收利用方式。清华大学选择将废车改造为“再生车”,并将其作为“校内公车”发放给提出了“免费申领”的校内单位使用。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则出资将一批无人认领的,以及毕业生们捐赠的自行车,改装成校园公共自行车,供学校师生免费使用,原本无人问津的“僵尸车”,在统一维修后被刷成绿色,还被冠上一个可爱的名字——“小绿”。


校园废车处理一直以来算是学校常规工作之一,在华中大这样一个“自行车王国”,面对每年产生的巨大自行车数量,学生对于车的自我保护和管理意识需要加强,同时,学校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的处理方式也亟待改善,如何合理利用废车,使之效益最大化值得每个人思考。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