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留学生法哈德:华中大是一支唱了七年的歌

留学生法哈德:华中大是一支唱了七年的歌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1524次 发布时间:2016-11-18 23:47:29 编辑:易若彤 郑志皓 见习编辑 尤思迪

记者团  韩伊萌  摄

■ 记者团 吴婕


  今年是法哈德在华中科技大学走过的第七个春秋。第七次看着银杏叶绿了又黄,看着毕业的学生走了一批又一批,而他依旧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唱着喜欢的歌。


  “我已经太老啦”。以这位巴基斯坦留学生的资历,绝对算得上是个华中大的“老人”。他去过无数个中国城市,脑海中有了这样的想法:“中国这么大,看过就够了,中国归来不看世界”。


  七年里,始终有两个主题伴随着法哈德的生活——音乐和中文。七年前来到华中科技大学读本科,他便踏上了用中文歌探索中国的“求经之路”。


中文歌比中文好


  从巴基斯坦到中国,最大的距离不是那地图上的几千公里,而是语言。多数留学生只能草草应对日常交流,而法哈德却有一种对汉语的执拗,不求会的多,但求说得准。“我要说的像中国人一样标准,要字正腔圆的发音”。他在唱中文歌时也力求让大家一听就知道是中文歌曲,“我尝试以合适的方式唱中文歌,像中国人一样唱中文歌”。


  从小就喜欢唱歌的法哈德,原来只敢独自唱歌,不会给父母展示,因为他没有自信。来了中国以后,独自一人踏上异国的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不能再害羞了。“慢慢地,我认为我要开始展示自己。”在解开心里的结之后,他参加了十佳歌手比赛,一路高歌到底。

  

  在华中大的七年,有几首歌,与法哈德有了不解之缘。


  周华健的《朋友》是法哈德学会的第一首中文歌,他花了很多心思在纠正发音上。“刚开始学的时候,我要把歌词换成拼音才能学会。”


  爱上一首歌,爱上一种音乐类型,爱上一个歌手,有时候要靠机缘巧合。“初来中国,2010年在香港,我的中国朋友给我推荐了谷歌音乐,我在里面搜索,因为看不懂中文,我就随便点了一首歌听,正是新歌《这就是爱》,从此这首歌和张杰就是我的最爱了。”


  最有意思的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在父亲的“逼迫敦促”下学会的,而父亲是他最大的粉丝,无人能代替。


  还在巴基斯坦的时候,父亲的中国同事向父亲推荐了中文歌《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听便上瘾的父亲要求法哈德学会这首每个年龄段的人都会喜欢的歌,并唱给自己听。“有时我偷懒,答应他我会练这首歌,但是我又去忙自己的事情,父亲催了几个月,一定要我尽快学会这首歌,我总说我明天再学”。一两个月之后,这首歌成了法哈德最亲密的朋友。


中国是第二故乡


  嘴巴里唱念叨着“中国是我的第二故乡”的法哈德,算得上是“巴铁兄弟”的缩影。正如他在唱《这就是爱》的视频中,那面插在栏杆上的中国国旗一样,见证着中巴情义。


  最初选择来华中科技大学读书,既是因为华中大的电信专业在全国知名,也是因为中巴友谊深厚。“在巴基斯坦,每个人,甚至是很小的孩子都知道中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所有人都喜欢中国,喜欢中国人。因为政府有政策,在两国之间来往留学也很容易”。


  游历过很多中国城市,东南西北,感叹中国国土辽阔,风情各异。“中国很大,多样的文化,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都很美丽独特,如果你来了中国,我觉得你就不用去世界了,我认为中国就够了,东南西北都值得探索。”


  冬天的华中科技大学,银杏叶静谧的黄了,满地铺满。瘦高的法哈德戴上了毛帽子,搓搓手,握住了还有一丝余温的卡布奇诺咖啡。


  旁边的大叔也听懂了些许,用并不标准的英语笑着对法哈德说:“我们中国有五千年悠久历史,我们和你们是好朋友。”法哈德也笑着回应道:“是的,您的英语说得不错”。大叔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你可以说你最喜欢你现在所在的城市,武汉是个好地方”。


  他只是转头对大叔浅笑道:“很难说我最喜欢哪一座城市,因为无论说我喜欢哪一个,其他城市的人都会难过的。”

 

  对中国爱得如此深沉的法哈德,在感情面前害羞地笑了,他双手握紧,“在中国,人们说缘分,我在等我的缘分。”


除了深爱,不带走一片云彩


  伤感的毕业季即将来临,七年要画上一个句号。“四年本科毕业后离开的人,说很舍不得华中大。而我在这里读了七年,我的不舍比他们都要深得多”。


  不舍的是那个唱中文歌的自己:参加三次校十佳歌手,第一次2010年第十名,第二次2012第六名,2014年第一名;七次在社团文化节晚会上表演;在湖北省首届留学生中文歌曲大赛上获得一等奖。“我坚持唱歌的最大动力是我的粉丝和支持者,如果人们欣赏我的表演,那我想每年都变得更好。”法哈德信誓旦旦,为他人而歌唱,似乎成了他的使命。


  对他来说,唱歌与学习发生的冲突,只会在歌唱比赛之前存在,在那时,他会把唱歌放在第一位,完成比赛后提高效率,把课业也补上来。即使现在更加忙于学业,法哈德也坚定地认为,“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我一场也不会错过,不参加也还是会去看”。


  不舍的是他在华中大的生活,这是一首他唱了七年的歌。“我的教授和朋友都很棒,给了我很大帮助。我知道很多人觉得武大更美,因为那里有很多花。但是我喜欢华中大笔直的路,华中大比武大美”。


  不舍的还有他的中国朋友,一群小伙伴聊天时法哈德总是一个也不会落下,他会主动询问害羞的中国学生有没有什么想和他说的,以此鼓励他们开口。贴心的他又因此收获了一群“铁杆粉丝”,“我的粉丝大多是中国学生,离开了华中大,也就离开了你们”。


  至于未来去往哪个方向,他认为由现实来选择。“我还不确定是在中国还是回国工作,我试图找到最好的工作。因为现在很难找到工作,只要有好的工作,那么去哪儿都行”。法哈德不忘补充道:“如果能找到不太忙的工作,那么我很开心我可以把唱歌和工作兼顾”。


  尽管法哈德在中国读了七年书,参加了无数次歌唱比赛,父母却未能来访中国。“如果有机会的话,想把父母接过来,看我唱歌”。


  让父母来到中国,坐在观众席第一排,听自己演唱中文歌。这是法哈德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小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