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一份华中大流浪动物生存调查

一份华中大流浪动物生存调查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437次 发布时间:2016-11-26 18:34:33 编辑:常少华 郭哲良见习编辑 文露漪

记者团 陈列可 周金钟 摄

▇ 记者团 刘逸尘 见习记者 肖姿


3月4日,《疯狂动物城》上映了。这部迪士尼影片讲述了一个所有动物和平共处的乌托邦世界。但在现实中,据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SPA)的统计,目前全世界大概有5亿只流浪狗、散养狗以及相近数量的流浪猫;在很多地区,许多猫狗都处于散养状态,往往到最后也会沦为流浪动物。


它们的存在,无时无刻不警示着我们,现实社会与电影理想的遥远距离。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华中科技大学内,至少有82只经常在同一个地方“露脸”的流浪猫,其中包括韵苑各宿舍楼区的36只、沁苑学生住宅区的14只、紫菘学生公寓的11只、研究生住宿区的4只、博士生住宿区的1只、紫菘高层教师住宿区的8只、友谊公寓的2只以及东图的2只。


而这其中,至少有40条处于“半定居”状态的流浪狗,其中包括韵苑各宿舍楼区的15条、沁苑学生住宅区的6条、紫菘学生公寓的6条以及东九东十二教学楼附近的5条。这些流浪动物散居在校园各处,大部分有相对规律的生活轨迹,但仍有极强的流动性,是活跃在华中大的“主人们”。


“衣食无忧”与“风餐露宿”——食宿条件两极分化


11月17日晚,居住在紫菘4栋的童潇在“Hust爱猫者联盟”QQ群中急切询问,关于之前在6栋见到的一只白色流浪猫的影踪,她说:“以前她常常对着我叫,可是后来就一直没看见她了。真怕她是饿死了。”


其实,这样的询问在我校广大爱猫人士中屡见不鲜。流浪猫往往居无定所,偶尔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也极可能因为天气状况、附近人员驱赶、同类竞争等因素迁徙,路途中又常常缺少相应保护措施,导致最终的伤病与死亡。


据童潇介绍,4栋门前就长期生活着一只黑白颜色的猫咪。但是宿管人员严禁其进入寝室楼,因此一到雨天猫咪就不得不淋雨。“这种时候我们也会很无语,但是碍于规矩,只能置之不理。”童潇对此深感无奈。


除了寝室门前,还有不少流浪猫狗选择住在有一定遮盖的车棚或者废弃的小房子里。据韵苑9栋的彭盼盼介绍,由于宿管人员管理较严密,猫狗都无法进入宿舍,9栋门前的两只麻猫、一只大白猫和一只小白猫都差不多睡在附近的车棚里。居住在韵苑22栋的王浩也表示“常常在自己的坐骑座椅上发现泥爪印”。


相比于以上两种处境,居住在寝室楼内部的流浪动物基本代表了居住条件的最高水平。“我们楼栋的猫特别多,大概有5.6只。它们平时睡在一楼的角落,白天睡觉还喜欢跳到电动车上,过得挺舒服的”,住在韵苑20栋的李嘉琪向记者介绍道。


当然也有一部分流浪猫剑走偏锋,喜欢晚上去各个宿舍“查寝”,然后就在宿舍里安然睡去。居住在韵苑19栋的刘小威说:“有一只猫总是早上来门口叫开门,在我们宿舍里睡一天,晚上再出去。当然晚上也睡过几次。”除此之外,韵苑14栋也生活着一条黑色的流浪狗,它常常跑进宿舍里、爬上桌子和凳子,甚至前脚掌搭在窗前的竖杠上张望外面的风景。同学们将它每到夜晚的“大驾光临”戏称为“查寝大业”,寝室就是它“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住在寝室里的他们都需要挨家挨户地“交保护费”。


相比于住宿问题,我校流浪动物在食物方面的情况较为乐观,但同时也存在着“饿一餐饱一餐”的窘境。


据韵苑21栋的屈正巍介绍,有一只白色偏黄的镇楼猫是他们的团宠,大家常常拿玉米火腿肠等去喂它。除了自己楼的宝贝,他们毫不吝啬地给东篱食堂门口的2只流浪狗和3只已被收养的流浪狗喂食。“都是可爱的小动物,” 屈正巍认为为流浪动物们贡献一点干粮是举手之劳,“我们都会买猫粮去喂它们,而且必须服务好。”


但即使同学们的喂食热情再高涨,也很难在中间建立起一个高效的轮班、换班制度,保证流浪动物每天每餐都有吃的、都吃得好。此外,同学们的热情也往往很难持续。“东图附近有一只黑猫、一只白猫和一只黄猫,”住在韵苑1栋的妖昊然说,“我们看到了就会去喂。比如我差不多是两三天喂一次,但也经常忘记。我们很难坚持下去,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时间上都有着很大的问题。”


如果没能等来同学们的“爱心便当”,流浪猫流浪狗们也常常自力更生地去食堂或超市附近的垃圾桶找吃的。因此它们不得不用两只前爪费力地撑在几近身高高度的垃圾桶上,这样的情景在校园里随处可见。


也许正是因为上述种种不稳定的住宿环境与质量有待提高的食品通道,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我校生病或死亡的流浪动物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目前记者了解到的就有经常出现在韵苑12栋到韵苑大酒店的路边的患有眼疾的白猫以及韵苑13栋的一只身子很瘦但肚子一直很大的黄猫。


“是成全而不是放任”——执勤与宿管人员的无奈


“原则上讲,我们应该是不能容忍流浪动物的出现的,一些同事也建议下次再看到流浪猫流浪狗就地打死。”紫菘公寓外执勤岗亭内的后勤物业保安队队长张宏禹略显无奈,“我们理解和尊重同学们的善良,但学生纵容流浪动物,给它们很多好吃的,因此它们就愿意到这里来。长此以往,它们的捕食天性会逐渐被扼杀,实际上反而不利于它们的长期生存。”


对于流浪动物来说,饥饿永远是生活的最大难关;吃什么、去哪吃的问题时时刻刻都萦绕在它们的左右。一旦有学生为它们提供食物,它们便很容易形成一种依赖心理,这种后天形成的条件反射让它们来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那么如若喂食的学生没能坚持下去或只是抱着“想喂就喂”的心态,则很容易对流浪动物造成极大的伤害。


基于这种情况,大部分执勤人员都只能报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不会去强制处理掉学生喂养或是收养的流浪动物,相反,还在特定情况下为它们发声、辩白。


据韵苑5栋执勤岗亭的李师傅介绍,5栋门前长期逗留有五到六条流浪狗,其中包括三、四只大狗还有两只被同学们遗弃的小狗。大部分学生都十分喜欢和支持流浪狗在此长处,但仍然有些对狗毛过敏或是因为个人感情倾向而拒绝接触到狗类的同学颇有微词。每逢节假日,就总会有一些害怕狗的家长向李师傅反映问题并要求处理,但李师傅往往只能以劝阻的方式安慰他们,告诉他们“你只要不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惹你”。


东九教学楼值班人员蔡师傅也表示,流浪猫流浪狗的问题虽然确实存在,但它们大都是在楼梯底下觅食、晃悠,上学高峰期的时候会自觉躲到一边,不会对秩序造成太大影响,因此他们也选择采取包容和成全的态度。


除了执勤人员,流浪动物问题也常常困扰着各楼栋的宿管人员。一方面,流浪猫流浪狗都很喜欢待在宿舍门前或是往宿舍里钻;另一方面,宿舍里的同学们也大都非常欢迎它们、为它们敞开大门,如果要严格地执行规定禁止流浪动物进入楼道必定会受到层层阻力。


紫菘学生公寓5栋的宿管黄迪(化名)向记者透露,因为124房间常年没人住、门窗不坚固,附近的流浪猫特别喜欢通过这里爬进寝室楼,一进来便到处跑,逮也逮不住。对于这种情况,黄迪(化名)也表示理解:“以前垃圾都是放在门口的走廊上,猫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来这里觅食才不断地尝试偷跑进来。”


5栋里的学生们为了不让猫“白跑一趟”,会精心为它们准备一些事物放在寝室门口,有的寝室还专门把门开着等猫进去。黄迪(化名)将之称为“一种十分有爱心的举动”,她认为既然学生们喜欢流浪猫,也没有因此造成任何事故,那不如“成全他们”;看着自己楼栋里的学生与流浪猫和谐相处,黄迪(化名)也倍感欣慰。


“但这并不意味着学生可以肆无忌惮地把流浪动物往寝室里带,”韵苑3栋宿管人员表示,“我们包容那些偶尔来的流浪动物,看见学生给它们喂食也就当没看见。但一旦出了什么安全事故,那么以后就必须得从严管理了。”


收养还是不收养——感性与理性的博弈


据数学与统计学院16级应用数学专业董思雨介绍,紫菘4栋224寝室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它很喜欢到处串门、往寝室里跑,因此仿佛已经成为了整栋寝室楼的共有动物,很多人都喂过。


无论是传统价值观念中的善良驱使,还是出于个人对动物的喜爱,收养流浪动物在许多已经收养过了的学生眼中已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甚至有时候,他们收养一只猫或一条狗已不再是因为个人原因,而是出于一种保护校内所有流浪动物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我的猫吃猫粮的时候狼吞虎咽,我看着就觉得特别满足。” 专业国际经济与贸易1401班许玉琳谈起自己的猫有数不尽的甜蜜,“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就仿佛知道我的好,很乖地让我抱起来。”


收养固然会给人带来喜悦、感动与更多的故事,动物们在孤独时的陪伴、在快乐时的分享,都注定会被一笔一划地写进你的生活里,从此日月无光。但事实上,收养流浪动物并不应该是仅仅处于热爱或是同情等心理就立马付诸行动的一种选择。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十章第78、79条明确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违反管理规定,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正常情况下,个人养犬需要备齐申请养犬人户口本、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等材料到犬只一站式登记办证点办理,由动物卫生监督所现场审核和属地行政执法大队现场审核,与养犬人签订《市区养犬责任书》。最后,由行政执法局现场审核,发放《犬只登记证》和犬牌。到相关协会、组织去收养也至少需要出示身份证或身份证复印件,结束收养也必须提出声明。


而作为校园环境,我校的收养主体均为学生,收养也可能只是短期行为,且办证过程较为繁琐、漫长,学生收养流浪动物大都是在路边看到就直接抱回家,因此在缺乏证件的条件下成为了流浪猫、狗的实际饲养人和管理人,按照上述条例,如果没有及时对其进行健康检查(洗澡、检查外伤以及打预防针等)和采取安全措施,则需要对自己所领养的动物的一切行为进行负责。因此,被收养了的流浪猫狗一旦对他人造成了伤害,它们的主人就有了承担赔偿的风险。


早在2006年9月15日,我校保卫处就出台了《养犬办证须知》,规定养犬人须进行上交养犬申请、提供动物检疫证明等步骤。2011年5月12日,保卫处又发布了《关于禁止在教学区和学生生活区遛狗的通告》,其中第一条指出“严禁在校园内饲养烈性犬和大型犬”,第三条指出“严禁在校学生饲养或携带任何大小犬只出入学校”。


据重庆大学法学院民法课老师李玲介绍,目前我国法律仍将动物定义为物权的一部分。纵然校内学生将流浪动物抱回寝室的行为不受学校规定支持,但仍然使他们成为了事实上的收养人,而法律上在这一方面不仅缺乏相关的明确条例而且存在诸多不同见解,因此这不仅是一种“冒险”行为,也对收养人提出了较高的道德和责任意识要求。


除此之外,收养流浪动物也会带来许多生活上的问题。


首先,猫和狗均属于夜晚比较活跃的动物,需要人整夜看守或是时不时起床观察照料。许玉琳第一个晚上给自己的猫洗了澡、抱在床上睡,没想到它半夜醒来一直踩她的脸和胳膊害得她一夜睡眠质量不佳。于是第二天她把猫咪送到了男友寝室去养。


其次,收养并不是一个人的事,只要动物一进了寝室门,就不可能只安安分分地待在一个地方,这也带来了很多寝室矛盾。据生物制药专业的黎恬(化名)介绍,一开始她把猫带回寝室的时候室友们不仅同意而且也比较喜欢猫,可后来因为晚上猫总是爬上套了一层塑料布的鞋架导致噪音不断,分歧也渐渐产生,最后只能以那只猫的失踪告终。除了噪音问题,室友也有可能对动物过敏、有洁癖等,如果决定要收养那么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再次,收养流浪动物也给寝室卫生带来了很多难题。小到自然脱落的毛发、动物身上的虱子、随地大小便,大到因为乱动而撞坏、杂碎的东西,打扫卫生的频率必定要随之提高,清洁难度也随之加大。外国语学院翻译专业的何荷鹤(化名)向记者介绍道:“动物们特别是狗类一旦习惯了在哪个地方解决大小便就很难改变。所以万一前几次让它过于‘任性’那么之后就会很麻烦。”


此外,收养流浪动物更需要一定的成本,严格来说包括吃、住、驱虫、免疫、绝育、疾病六个方面,同学们因没有收入来源加之操作麻烦可能会简化为吃、住、就医三个环节,但从猫窝、猫砂、猫砂盆、铲子、猫粮到零食、沐浴露、小毛巾 ,也至少需要八、九百元人民币。


“动物受伤了该找谁”——学生组织任重道远


2016年8月23日,一只被箭射穿腹部的流浪狗在韵苑奔走的朋友圈被广泛传播,先后被QQ空间说说转发200余条,并于8月25日登上了央视新闻的微博。最终,这只流浪狗被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送往医院救治,并且手术获得了成功。闹剧得以告一段落,可事情背后折射出的问题却令人深思——发现路上有受伤的流浪动物,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校校园内尚且没有正式且专门的组织或协会专门管理流浪动物或是为其提供救助,仅有两个联谊特团活动和少数以兴趣维系的QQ群在关注着流浪动物的动向。


新闻与传播学院广电专业和材料科学与工程1602班的联合特团活动11月12日开始起步,目前后台有10个人在负责该项目。因为考虑到大家的反响与积极性问题,他们选择从微信公众号、QQ宣传账号(流浪动物救助君华小萌)做起,先扩大活动的影响力再进一步落实相关步骤。


“到现在,我们的动态最多的已经有三百到四百个赞,”新闻与传播学院16级广电专业的流浪动物项目负责人张力文介绍道,“后续我们会陆续推出一些志愿者的活动,前几天我们就派人去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做了义工。”


尽管是以特色团日活动的形式为开端,张力文希望她们能一直做下去:“以后我们会渐渐发展成一个组织,即使大家的积极性不高了,但我们自己这些热爱小动物的人也会坚持下去。”


除了团体性质的活动,也有很多爱猫爱狗人士自发地集聚、组成一个个联盟,在日常生活中留心并帮助流浪动物,然后在群里相互沟通、了解校园各处的动物信息。


HUST爱猫者联盟的成员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的孙才雅说:“我们大家因为兴趣而聚集在一起,有时会自发地进行一些募捐活动,曾经也组织过喂猫、安置猫窝等活动,皆因大家的积极性不高、无人保障我们的劳动成果而就此搁置。”


其实,这样的挫折在武汉各大高校的相关尝试中比比皆是。据记者了解,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以及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理工大学都没有正式的挂牌组织去管理流浪动物,许多爱动物人士不得不辛苦“跋涉”、和外校的同学一起去参加关爱流浪动物的志愿活动。


而武汉大学的珞珈山流浪猫狗研究协会也处在萌芽期,成员大都来自大一年级,目前还处于拍照大致确认动物数量的阶段。


“要真正确定数量太难了,我们意识到动物一般会有一个势力范围,我们能做的顶多就是把那些地方的动物管理好,保证它们的生活。”武汉大学16级历史学院的陈俊伟说,“同时我们也遇到了许多困难,十分希望能和更多高校交流借鉴。”


理论上来看,只需要学生团体积攒足够多的人气形成组织,再与学校协商一致,然后与校外相关机构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流浪动物问题就能得到有效解决。可现实是骨感的,无论是学生环节的积极性和毅力不足、学校环节的令行禁止还是校外联系环节都给大家的相关尝试带来了无数难题。


记者了解到,尽管洪山区总共有61家宠物医院(含小门面诊所),离华中科技大学最近的也只有光谷体育馆对面的一家,且就诊费用较高。因此我校的志愿者、义工活动大都选择在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即原武汉流浪宠物救助站)成立于2013年7月20日,现临时安置点位于武汉市洪山区严西湖畔,是武汉市唯一在市民政局备案,取得合法身份的纯公益性质的流浪宠物救助机构。


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活动负责人杜帆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小动物保护协会还未与任何学校合作。他坦言,现在还无法建立这种乌托邦式的合作关系,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把大家发现的流浪动物都收容回来,能做的仅仅只是协助救助一些伤残类的流浪动物。考虑到未来,杜帆认为只有学校有所投入,流浪动物问题的解决以及合作机制的建立才能落到实处。


与武汉众高校相比,上海市华东政法大学的小动物保护协会成绩惹眼。该协会成立于2008年5月,是上海市大学生小动物保护社团联盟的下属分支。它以保护小动物、反对一切虐待、残害动物的思想及行为为宗旨,以保护小动物这一突破口作为社团立身基础,宣传生态平衡、环境保护,在大学校园进行基础性的小动物保护宣传,同时提供大学生照顾小动物的平台。他们组织爱心捐款活动,平时学生在校园里发现生病了的流浪动物就第一时间联系该社团,社团人员便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并且送往就医,就医后的账单也及时在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平台进行公示。


然而华政小动物之家也历经了不少风风雨雨,从捐款不足不得不自己垫钱到学校不理解不支持不允许拉赞助、组织义卖,相关负责人刘默(化名)将之形容为“一场一生大概都只会有这一次的大冒险”。刘默(化名)建议刚刚起步的小动物组织应该从宣传起步、不要急于接触动物,因为“和小动物相处其实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不是只要你有热情、觉得它很可爱就可以做好这份工作”;同时她也指出要跟学校后勤部商量好。比如上海交通大学的动物组织是研究生带领的团队,专门租了一个小屋子集中管理。


“这事儿挺麻烦的。而且刚刚起步的话会很累,要慢慢来。”刘默感叹道,“全国有那么多高校,真正做得特别好的也没有几个,我们任重而道远。”


流浪动物伤人事件——如何描绘人与动物和谐蓝图


2016年9月29日晚23:00左右,住在韵苑22栋212寝室的冯翰轩被常来宿舍楼的流浪猫咬伤,手掌出血,第二天前往武汉长江医院就医。


“那天天气变冷,它钻到我桌子下面,我就轻轻摸摸它的头,结果被咬了。”就读于外国语学院德语班的冯翰轩这样回忆道,“第二天我打疫苗大概花了两千多人民币,因为如果没有出血一针也就一百多,但出了血就要再加狂犬蛋白,根据体重计算,10公斤一份。”


自那以后,冯翰轩开始对流浪猫有了阴影,“每次看见它们都会躲开,再不敢靠近它们了”。


住在17栋的李芳(化名)每天早上五点半就会早早地起床、准备出门晨跑。可当她在阳台洗漱时,总能听到不和谐的犬吠。


“一大早起来呼吸新鲜空气,本该是件让人愉悦的事情。但狗叫的声音不绝于耳,不仅让我有点闹心,也会打扰到附近楼栋同学的睡眠。”李芳(化名)说。


与大多数锻炼者不同,李芳的晨跑不是在操场上跑圈,而是从宿舍楼出发,每天选择不同的终点,然后再跑回来。但不论是哪条路线,李芳总会被流浪狗的问题所困扰:“我跑步的时候经常会有一只黄狗跟着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它确实不咬人,但我天生比较怕狗,所以每次都会麻烦清洁工阿姨帮我拦住它。”


恐惧也许只是一个开始,原本爱护与被爱护的关系也许就因此而被打破,成为长久的疏离。这份疏离就像深深印进脑海里的斑驳的牛皮鲜,日积月累只会加重它的疮疤,从此将人引向另一个方向。我们不知将去向何处,但可以确定的是,人和流浪动物之间,尚有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


2016年11月11日,华中农业大学校园治安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发布关于治理校园犬患、规范养犬行为的通知,将校园划分为限养区和禁养区,在规定区域一经发现流浪犬,应立即上报保卫处进行处理。而我校保卫处早在2011年9月2日明文规定“对放弃饲养且无人接收的犬只,应送交犬类留检场所”。学校对校园里流浪动物零容忍的态度既体现了学校为学生人身安全的考虑,又预示了未来处理人与动物关系的艰难道路。


“有时候爱往往会带来伤害,”华政小动物之家的相关负责人刘默(化名)说,“很多人看见小动物觉得它们很萌,就不管不顾地去触摸它们、给它们喂食,而矛盾说不定就在这里激化了。”科学调查研究表明,许多动物不太喜欢头部和尾部被人摆弄,如果在玩耍时人们越过了它们的底线,那么性格再温顺的动物也可能忽然变得凶猛、扑上来咬人。


动物既可以是受难的天使,也同样可以是隐藏的杀手。如果把动物完完全全地当成朋友、彻底放下戒心,则很容易遭受到意外的伤害。在同它们玩耍前,进行一些必要的知识储备和常识温习也许能让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但最重要的还是学生自身要追求两者的平衡,既好好地爱护流浪动物,也保护好自己不受流浪动物的伤害。


唐人诗云,“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散居校园各处的流浪动物就像是华中大刚刚泛红的秋叶,只是“一片”,就可窥见整个校园的生机与困顿。动物缺乏表达自我的语言工具,但人类社会对它采取的所有行为都可以通过其他形式得以外化。而对于真正的和谐校园、和谐社会来说,任何生命形式都应该被尊重和重视,即使是根本无法进行合理诉求的“沉默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