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王兆鹏:世人皆谓君婉约,易安亦有豪放气

王兆鹏:世人皆谓君婉约,易安亦有豪放气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836次 发布时间:2016-12-02 20:33:45 编辑:刘佳凤 见习编辑 付强

■记者团 赵妍楠


12月1日晚7点,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教育部高等学校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王兆鹏在我校人文基地为同学们带来了一场题为《冲破凡尘的枷锁——乱世才女李清照》的讲座。


“如果宋代有微信圈,李清照会天天推送她的新作吗?如果会,她会用真名还是网名呢?这些作品又会受到大家欢迎吗?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分析的问题。”王兆鹏用几个极具现代色彩的新颖问题将大家引入深深的思考之中。随后,他拨开千年历史,用独特的视角,将一个不一样的李清照娓娓道来。


万般才情无人懂 妇人弄墨竟为罪


宋时理学盛行,当时颇有影响的文人墨客、政坛大家大都对女子涉诗文持反对态度。四朝元老司马光认为女子应读《孝经》、《论语》等,但“管弦诗歌,皆非女子所宜习也”;南宋理学家真德秀亦持有“今人或教女子以作歌诗,执俗乐,殊非所宜也”的观点;沈括、程颐等在著作中也对此颇有微词。


女子不宜创作的观念同样渗透在女子自身的思想中。与李清照齐名的才女朱淑真曾赋诗《自责》一首“女子弄文诚可罪,那堪咏月更吟风。磨穿铁砚非吾事,绣折金针却有功。”其中包含了她自怜自哀的感叹和对世俗的嘲讽。彭乘的《墨客挥犀》中记载“有女郎卢氏,题于驿舍之壁”,但唯恐路过之人议论于此,便在文后说明原因,并恳请“后之君子见之者,勿以妇人弄翰墨为罪”。“女子弄墨便为罪,当时男观风气之盛行可见一斑。”王兆鹏说。


“李清照不赞成社会对女人的束缚,正如她同样不赞成尚文的宋朝。”她歌颂项羽“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她怀念唐代“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金戈铁马的时代。宋朝畏手畏脚的软弱外交入不了她的眼。李清照词风婉约,但并不少一身正气浩然、豪迈如长风。


女子创作尚不被认可,力数前辈之失的胆量就更为少见。王兆鹏例举了几个李清照批评名家的典型例子:李清照认为柳永词“虽协音律,而词语低下”;张子野、宋子京二人“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她甚至直指晏殊,欧阳修,苏轼这些“学际天人”诗文“不谐音律”的微小不足。


李清照之作在当时广为传播,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遗失不少,如今也依然存在其作品真伪之争。王兆鹏遗憾地介绍说,目前能确定为她所作的完整诗词仅有43首。


几成追忆几成痴 痴心弦断有谁听


读易安词,常有“景语皆人语”、“良辰好景皆离愁,金风玉露尽别恨”之感。传统婉约词的抒情,多是“非我化”、类型化、普泛化,而李清照则用词来抒写自我情怀。


“早年词作多为望夫词,如《凤凰台上忆吹箫》、《一剪梅》等,千里频频难觅卿,都惟妙惟肖地写出了小女子迫切盼归的眷眷殷切之情。”王兆鹏介绍道,“晚年,丈夫早逝,改嫁不顺,“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巨大悲伤将她攫住,她逐渐执着于谱写生死恋歌,将自己的生命情怀和心路历程生动地展现出来,词作极富感染力。”


赵明诚死后,李清照的生活陷入困顿,她不得已改嫁张汝舟。但张的家暴等行为又使她忍无可忍,最终报官控诉。改嫁本就不能为世人容忍,又将丈夫送入监狱更是令当时的一些人看不下去。“不终晚节”的说法在肆意地散布。甚至到明代中期以后女性词人得到认同的大环境下,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李清照不应得到尊重,因为她“不节”的行为。这种现在看来荒诞的指责,在当时是黑暗无比的中伤,也给李清照的诗词传播带来了不利影响。


“当历史作为永恒的存在,每个人都是其中的过客。时过境迁,历史人物的影响力和地位都在不断变化。”讲座最后,王兆鹏把此次讲座的目的归结为:“回到历史现场,了解李清照的真实处境,处其境,读其词,评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