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电竞:黄金时代里的“赌博”

电竞:黄金时代里的“赌博”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387次 发布时间:2016-12-03 10:49:10 编辑:易若彤

■记者团 文露漪 黄悦鑫 付蕾


11月27日,iG俱乐部的选手ia在iem亚洲预选中打败四名韩国选手顺利出线。ia打的星际2向来是韩国选手的强项,在这次比赛的十六强中,他是唯一的中国选手。“中国星际史上第一次那么霸气!”同俱乐部的队友MacSed这样形容。


而不为大家所知的是,这位ID为ia的电竞大神真名周航,今年刚刚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


“游戏天才的世界”

    

24岁的周航体型匀称,皮肤白净,眼睛稍有些肿。因为一句歌词,这位重庆小伙给自己起了游戏ID“iAsonu”。那时候的他不会想到,有一天,“iA”会成为IEM11(英特尔极限大师杯赛,第一个全球规模的电竞精英锦标赛)16强榜上唯一的一名非韩裔选手的ID。


2011年,周航进入了我校自动化学院。二三年级就接触了网络游戏的他来到大学并没有放下喜爱的游戏。2013年,周航夺得暴雪高校联赛春季赛季军,秋季赛亚军,成为星际2的一匹黑马。在高校赛上,他认识了当时国内知名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领队,这个机遇最终成为了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2014年,iG俱乐部给周航提供了一个当练习生的机会。“在没当职业选手前,感觉电竞很遥远,都是游戏天才的世界。”为了减小和职业选手的实力差距,在没有任何收入保障的情况下,刚读完大二的周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休学一年只身来到上海徐汇区打电竞。“我事先跟家里保证过一年后会回去上学,家里面人也同意让我去拓宽下视野”。一年之后,周航回校边上课,边用课余时间练习星际,并进入了2015年WCS(暴雪星际战网世锦赛系列赛)16强。


毕业之后,周航选择继续留在iG俱乐部成为一名星际2职业选手。“职业选手生活重心都在比赛上”,每月周航都有大大小小的比赛,每年只有过年几天能回家。不过好在俱乐部良好的物质条件为选手解决了后顾之忧。在毕业生们还在为工作吃住发愁的时候,周航已经搬到了上海浦东的俱乐部宿舍,领到了一年二十万的收入,“两百多平的房子住了10个人,吃住都很好,选手除了训练,其他生活方面的事情都不需要操心”。


但和专业运动员一样,要想在电竞上取得成就,选手需要一定的天赋和后天不懈地努力。周航所选择星际争霸2是个人项目,训练时间都由他自由安排,“电竞靠实力说话,需要强制要求来练习也出不了成绩,全看自己”。为了保证每天至少十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周航会从起床练到十二点睡觉。肩膀、手腕、腰部的劳损成了电竞选手的职业病,一天对着电脑训练十几个小时,让周航养成了健身的习惯,他会在每天的训练中抽出一个小时锻炼。长时间的练习,让玩游戏本身的乐趣减少了很多,“毕竟每天重复一样的事,厌倦肯定是会有的,但是都会自己调整心态,每次练习都得全神贯注全身心投入”。


同样走在电竞道路上的王泽宇去年加入了华中大dota2THT战队,最近刚随队参加完中国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UCG)西区总决赛。王泽宇很早就接触了电脑,和很多家长对网络游戏“深恶痛绝”不同,他的父母态度开放,“家人觉得与其让我去网吧上网,不如在家上网,所以对我玩游戏管得不是很严,只要不耽误学习就行”。


打电竞让喜欢独处的王泽宇收获了很多好朋友,“身边的、全国的都有”。上大学之后,他还通过参加电竞比赛赚了不少零花钱。但最吸引他的还是电竞带来的荣誉和成就感。电竞比赛气派的场面,舞台上下坐满的观众,网上同步进行的直播让他感受到了紧张和激动,“那种感觉很棒”。


在其他朋友们眼中,同在THT战队的电气13级林云杰“挺厉害”,可以和各种电竞大咖零距离接触,还能上直播,坐在玻璃房里面打比赛。最初是和好哥们一起打电竞放松,后来电竞就成为了友谊的寄托。没有女朋友,对学习也不感兴趣,让林云杰把更多时间花在电竞上,“打电竞厉害很有成就感”。现在,林云杰把电竞当做精神寄托,“就像追韩剧,追明星一样,时刻会关注它”。讲到电竞未来,他会有一种自己看来很幼稚的想法——“以后电竞会成为像篮球、足球那样的主流体育竞技项目,甚至会超越他们,更多的人会从事电竞这一职业,并为之奋斗终生。”


高校的电竞“生态”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电子竞技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近年来电竞的快速发展、电竞比赛的涌现都让高校的电竞氛围日益浓厚。“华中大作为理工科院校男生比较多,受众非常大,玩游戏的氛围比较好。但是学校对这方面不是很支持,发展得不是充分,但是整体潜力很大。”吴子怡说


不久前,华中大电竞协会THT战队刚赴西安参加了中国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UCG),并一举夺冠,收获1万元奖金。经过创联赛和一系列全国高校的比赛, THT战队已经是全国高校前五。而英雄联盟队也处于全国高校八强,这只基本由大一学生组成的队伍在最近参加的英雄联盟高校联赛(LCL)中,取得了武汉地区积分排名第二的成绩。星际争霸2队伍中,有职业选手周航参加。炉石队伍中,也有选手参加过暴雪嘉年华,虽未发展成一个厉害的队伍,但在全国水平比较靠前,潜力非常大。


“之前听到别的学校说华中大一个能打的队都没,我就暗暗下定决心要组一个无敌的高校队出来。”电气12级的汪延是THT战队的组建者。在他看来,华中大在dota方面不缺乏人才,但是一直没有人站出来组建队伍,“因为做这些协调其实挺麻烦的”。身为现任战队经理,他负责发掘新人储备后备军,处理外围的工作,保持队伍完整,督促训练等等。平时他在武汉电力局上班,经常会在周末回来和队员们交流感情。“这个战队能在组建后这么短的时间内走到现在这一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个奇迹。作为创建者和曾经的参与者都感到无比自豪,希望这个队能保持现在这个无敌的势头一直走下去!”汪延说。


与学校战队获得的荣誉相比,电竞活动在校内的宣传却“低调”了很多。在自动化14级的姚威南班上,男生们基本都打游戏,但没有人参加电竞,“因为大家是为了娱乐。毕竟作为华中大的学生,打电竞或许会被很多人认为是‘不务正业’”。平均每天打一个小时游戏的他最后对于电竞协会的荣誉知之甚少,“电竞协会应该加大宣传”。


作为华中大最大的电竞团队,有着六年历史的电竞协会一路走来也当了五年的“地下社团”,直到2015年10月才获得校团委认可。2014年入校并加入电竞协会的吴子怡见证了协会从“黑户”到“合法公民”的转变,“华中大的电竞协会比不上武大的发展得好,但是华中大的电竞协会发展速度很迅速,是我所知道的武汉所有高校里管理得最正规,整个协会发展很良性”。


目前,电竞协会的组织构架是以游戏来划分了七个分部,每个分部都有自己的QQ群,平常队员们会群里约打游戏。在管理层上分为外宣、组织、战队、外联这四个部分负责整个协会的运作。成员们日常的训练是约着“开黑”,战队每个月会组织成员到网吧进行线下练习。“我负责的DOTA2的战队每周日下午会去网吧训练一个下午。这个训练强度非常低,我们去年遇到的湖工的一个队伍他们每天训练就达到几个小时。”吴子怡介绍道。


“现在高校电竞活动挺多的,参加门槛低,回报高,经常玩几把游戏就能挣点零花钱。而且高校电竞把参赛选手规定到大学生这个群体了,其实也不用太担心自己的水平,不用花太多时间训练就能拿到不错的成绩和奖励。”王泽宇说。


8月18日,锡林郭勒职业学院为电竞馆落成及电子竞技专业的设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成为了全国范围内第一个开设电竞专业的院校。浙江理工大学信息学院教师周维达2011年就开设了公选课“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概论与实践”,这是该校最受欢迎的公选课之一。


华中大目前没有开设电竞专业及相关课程,校教务处办公室表示,新专业的审批是要通过教育部,每年都有规定的名额,电竞目前是没有考虑发展为专业。


针对电竞进入教学中,电竞协会LOL分部的李昊威认为开电竞这个专业没有很大必要,“并不觉得它能提供人才”。而对于电竞与学生的关系,他表示,身为学生,只把电竞当成一种消遣方式,“但是按现在情况而来,很多学校打电竞比赛的都是几乎当做职业来做,只求平时不挂科。其实打职业很难,很多人在电竞职业上没什么成就,就去做主播了”。


电竞,有多少种可能?


8月14日,中国DOTA2战队Wings在美国西雅图举办的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上夺冠,并获得目前世界电竞历史上最高奖金900多万美元,相当于战队的每名成员能够拿到10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而11月29日、30日,在武汉光谷世界城举行的中国电子竞技大赛(CIG)城市赛中,单项游戏最高奖金就高达150万。职业战队的成绩和奖励令人羡慕,但从电竞职业选手之路并不是表面那般耀眼。


电竞选手的收入主要分为固定工资和比赛奖金。“奖金多少要看项目,星际选手奖金占大部分,LOL工资占比高一些。”周航解释道。和动辄上百万的奖金相比,他最多拿过两次五万的国内冠军奖金,而在他即将参加的IEM比赛中,冠军奖金是十万,如果获奖全部奖金归选手所有。


在加入iG俱乐部前,周航和俱乐部签订了合同,双方划分奖金的百分比会在合同里面事先注明,“但大部分俱乐部还不算正规,没有这些东西”。如果俱乐部倒闭或者解散,选手只能寻找新的俱乐部,“维权浪费时间,职业选手只要找到下家一样可以养活自己”。


在周航看来,电竞和其他体育项目差不多,每天的训练枯燥单一,一切都是为了比赛,为了荣誉。另外,电竞选手也要“吃青春饭”。电子竞技本身是身体加脑力的结合,反应、手速、战术都是必须的,随着年龄增大各方面都会有所下降。在打了几年比赛之后,职业选手一般会往解说、领队、俱乐部管理上转型。电竞产业与其他产业联系较低,电竞选手资历不被认可,让他们在退役后也会面临失业的危险。电竞选手每天训练的游戏技巧,对选手以后转型其他职业没有太多帮助,“电竞是拿青春赌明天”。


“电竞现在除了LOL,其他项目明星效应太弱。除了确实非常出名的,其他人之后的生活也是没有着落。”然而在电竞上要达到非常出名并不容易。“至少现在还没有能影响到圈外去的名人”。魔兽“人皇”李晓峰(SKY)是卫冕WCG魔兽争霸项目的世界第一人,在电竞圈内人尽皆知,“但是也仅限于圈内了”。


在周航所在的自动化学院,毕业生会选择做软、硬件方面的工作,“收入暂时肯定没有当选手高,不过做专业相关的工作能积累工作经验、学习知识,这是个升值的过程。但当电竞选手则是相反的”。虽然知道电竞职业选手之路并不乐观,但周航依旧选择全身心投入,多打两年职业再考虑转型,“自己比较喜欢充满冒险和变化的生活吧”。


但和球队俱乐部拥有专业化、常规化的训练不同,缺乏专业的电竞培养体系和正规化的管理是目前国内电竞俱乐部不可忽视的问题。“专业的电竞培养体系除了韩国几乎没有,现在国内的 lol队伍慢慢在搞。所以能进入战队就已经是职业选手了,重要的是之前个人的努力。”周航介绍道。


据周航所知,大学生在职业选手中比例很少,大部分选手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不少是因为喜欢打游戏加入电竞,他们中有的读完初高中,有的中途放弃了学业。“如果实在喜欢这个游戏,想当职业选手,可以尝试一下。但是什么都不管,就一定要成为职业选手。职业选手很辛苦,不能只靠兴趣和热情维持,也需要天赋。不适合当选手就该放弃,不然电竞很可能付出很多,却没有回报”。


身为电竞选手的吴子怡也有了自己明确的方向:“以后会往游戏这方面走,但是不会去当职业选手,因为我没这个天赋。我觉得当职业选手的前途可能不是那么好,中国电竞发展得还不是很完善,加上女生当电竞选手对于颜值要求比较高。很多人都喜欢打篮球,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姚明、科比。”


之前LOL的爆炸式发展已经过去,现在国内电竞的逐步趋向稳定,日益职业化、规范化。在周航看来,这只是刚起步,电竞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