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修车二十载:也无风雨也无晴

修车二十载:也无风雨也无晴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279次 发布时间:2016-12-09 11:45:40 编辑:常少华 郭哲良


■记者团 彭丽


把自行车倒放,用扳手把后轮外胎取下,用小调盘把自行车的36个内径一个一个调适松紧程度。熟练的修车师傅调适一个盘需要40分钟,遇上已经老化的自行车,一个小时也很正常。


对于20年前自学修车的陈文举来说,一整天也是不够的。他要先把自行车胎盘带回出租屋里好好研究一番:用什么样的工具、如何拆卸、如何调整,研究明白了,才敢开始动手。而现在40分钟于他而言绰绰有余。


电信2013级的小吴是这里的常客:“韵苑有几家修车的,但是我对比过了,这里的修车技术最好。”对于这点,陈文举也很有自信:“韵苑这里有三家修车的,我们地理位置不好夹在中间,但你要是问谁的生意最好?”陈文举淡笑着,摆了摆手,没有再往下说。


1994年,陈文举和妻子来到了喻家山。当时还没有经历三校合并的华中大是老一代人口中的常念起的“华工”。在此之前,他在老家湖北省仙桃市以带人砌房子为生,类似于现在的包工头。“当时太累了,也挣不到什么钱。而且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往外面走。”


想要大干一场的陈文举就这样来到了华中大,一待便是二十余年。


然而这里的生活并不如他们想象中的轻松。 


陈文举在修车

陈文举的妻子成为了华科后勤集团的一名临时工,工作是每天凌晨四点的扫马路。而陈文举自学的修车技术在当时自行车还不那么普遍的华中大并不能派上用场。“那个时候真的很作孽,每天都要很早起来去做事。那时候我们一个月一顿鱼或者肉都不会吃的。”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所以陈文举和他的妻子没有多余的时间看电视。“平时晚上九点就要睡了,冬天冷,晚上八点就睡了,不睡第二天就起不来。”这个作息一直保持了20年,“我们现在一个月电费只要几块钱。”

 

“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女儿和儿子,我们刚出来的时候,他们才十几岁,每天上完学回去要自己做饭吃。”陈文举的妻子没有再说话。现在,他们的儿子和女儿都已经成家,女儿是外地一家制衣厂里流水线上的一员,儿子以打零工为生,没有固定地点。“他们比我们辛苦,挣不到多少钱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没办法。”


谈起这些年来华中大的变化,似乎没有人比陈文举更清楚。“我刚来的时候,宿舍楼还只有一到四栋韵苑。韵苑后面是荒山,修车铺前面是草,没有路,现在的宿舍区也是草。”他坐在蓝色的小帐篷里,一边用手指向外面,一边说道。


而谈起自己这些年的变化,陈文举笑得有些无奈。在他看来,现实与之前相比似乎并无好转,甚至更糟。“现在每年赚一两万也比不上以前每年赚两三千,这么多年在最便宜的江汉区也买不起一个房。”随着小黄车入驻华科,修车的生意惨淡了很多:“大家都骑小黄车,买车就少了,好在小黄车投放的数量还不多。”


原本还会修鞋配钥匙的他现在把工具全都锁在了柜子里。“我们旁边就是修鞋的、配钥匙的,你要给人家一条路走,大家都不容易。”


“谈不上后悔走这条路,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好后悔的。人要学会知足。” 陈文举平静地说。


陈文举的妻子在督促悦悦学习

当下,夫妇俩把重心都放在了孙女悦悦身上。“她很乖,每天晚上早早地和我们一起睡觉也从来不说什么。”陈文举的妻子很是自豪。然而还是有个难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她明年就要升小学,进小学是有条件的,要先看那些有房子有户口的,再选有房子没户口的,最后才是我们这种没有房子也没有户口的。”


“我们只能尽力让她在这里读书,不过也不会对她的以后有多高的要求,她有她的造化,我不担心。”


从学一食堂旁边到韵苑四栋前面,从补鞋修伞到修理自行车,在他已有人生的三分之一中,他也从当初那个渴望大风大浪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淡然如水的老人。


“偶尔会有学生来和我聊天,想听我的故事,其实我这一生都挺平坦的,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年轻的时候想要也没有机会经历,只能说个人有个人的造化吧。到了这个年纪我也没什么想法了,只要日子这样一天天往前推就好。”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陈文举说道。停了半晌,他又笑着说:“最好不要生病,我们没有医保。”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