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兼职之路:布满“鲜花”与“荆棘”

兼职之路:布满“鲜花”与“荆棘”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238次 发布时间:2016-12-10 23:53:53 编辑:常少华 付振宇

■记者团 黄悦鑫 见习记者 肖姿


洒满阳光的午后,四点,化成天下咖啡厅,穿着棕色围裙的夏雨正在磨咖啡。咖啡的香气随着手掌的舞动飘满了整间屋子,与阳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时间变慢了。夏雨已经在这儿兼职有三个月了。

  

   正在咖啡店兼职的夏雨(记者团 韩伊萌 摄)


相较于高中来说,大学给学生们提供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兼职就成为了很多学生的课余选择。但兼职这条路,不仅有“鲜花”,还有“荆棘”。

 

服务性兼职占主流

 

“招聘全职”、“兼职小伙伴”,在东区的动物园奶茶店里,贴着这样的招聘广告。发传单、贴海报、家教、推销员等种类庞杂的兼职信息,充斥在校园的诸多角落。

 

在《武汉地区大学生兼职行为特征调查与分析》一文中,调查小组采用问卷调查法和个案访谈法对武汉市的13所本专科高校进行了关于“大学生兼职情况”的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 80.9%的学生(836 人)表示做过兼职,并且在做过兼职的836人中,经常做兼职的有 13.8%。

 

这说明,兼职大学生是一个庞大而又普遍存在的群体。在我校,兼职成为了不少学生充实课外时间的一个选择。

 

远程教育学院14级的刘同学已经有两年的兼职经历了,两年之中他尝试过很多兼职,“服务员、促销、家教这些我都做过。我并不都是在校内做兼职,但就算去校外做,路程也大概是走路15分钟以内。”

 

同样有两年兼职经历的土木学院14级的蔡乐告诉记者:“我做过校园大使。大部分的兼职信息是通过QQ群获知的,兼职的报酬一般在10-20元一小时。”

 

“我从大一开始做兼职。发广告、贴海报、听讲座、卖电话卡这些都做过。兼职的待遇总是有好有差,同样的工作给的工资也不一样,就比如听讲座充场,有的会给20元有的会给30元。但是我觉得有些兼职还是挺有趣的,销售类的就是其中一个。” 新闻学院15级的汤春燕这样告诉记者。

 

自动化14级的姚威南是学校勤工助学项目韵苑公寓岗的一位主管学生,如今已经是他在勤工助学岗的第二年了。“系统会安排我们一周两次值班,每次四个小时,每小时12元,也就是一个月正常384元,最多还可以再做两次,也就是一个月最多480元。”

 

“做过很多兼职,家教、帮银行整理材料、外包码农,这些兼职都是利用暑假和周末做的,不会和自己的时间产生冲突。家教三小时的收入是200元,银行工作三小时50元。”自动化14级的小一(化名)这样说。

 

在《武汉地区大学生兼职行为特征调查与分析》一文中,作者经调查发现,大学生整体主要倾向于找到与所学专业密切相关的兼职(占比 20%),其次偏向于如家教、公司职员等知识、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岗位。

 

然而在另一方面,实际情况与学生们的期望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大学生兼职还主要停留在诸如促销员、服务员等可替代的初级服务性岗位上,接近一半的兼职工作属于这两类,而与所学专业密切相关的兼职工作仅仅只占到 13%。同时,校勤工俭学的比例只有 9%,那些相对比较“高端”的工作如公司职员、家教,所占的比例更是微乎其微。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我校大部分的同学兼职每小时的收入在10-30元,家教的收入一般在50元每小时左右,是各类兼职中收入较高的。与《武汉地区大学生兼职行为特征调查与分析》中的调查结相似,我校大多数同学所做的兼职还停留在初级可替代岗位上,服务员、贴海报、家教是大多数同学的兼职选择。

 

而这些说明,大学生兼职的期望与现实情况还存在很大差距,同学们的知识水平和技术能力很难在兼职过程中得到发挥。

 

兼职路上的“坑”与荆棘

 

拥挤的小房间里,坐着七八个学生装扮的人。那是2016年上半年的某一天,材料学院15级的李同学独自一人到光谷的一个酒店公寓参加兼职面试。

 

在大一下学期想做兼职的李同学在“58同城”上看到了一个超市招兼职小工的招聘广告。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李同学前去面试,到达面试地点酒店公寓后,李同学隐约起了疑心,但是看到里面也有七八个来面试的学生,面试官也问了一些问题,就觉得对方还很正式。

 

“但后来他们一再要我交办证费和工作服的钱,要200多元,我觉得不对劲便离开了。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些是很坑人的中介,所以在这提醒学弟学妹们要注意这些所谓的兼职,要我们先交钱的一定不能信。”李同学回忆说。

 

兼职虽然可以带给同学们一定的生活费用和工作经验,可以帮助兼职者结交更多的朋友,但是,兼职的缺点也不能被忽视。在采访中,很多同学都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那些被坑经历。

 

“之前有一次发传单,负责人要求我们一边发一边向别人介绍,还要登记别人的联系方式,结果我和一个学姐按要求做了,最后负责人也没要我们统计的信息,给我们和别的偷懒兼职的人一样的工资,那时候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汤春燕略带幽默地说。

 

“我每次只做两个小时的家教,但是来回的路上也要两个多小时,而且很可能堵车。一个小时50元的家教也因为时间成本高大打折扣了,”新闻学院16级的洪清扬略带无奈的说:“不仅是做家教的时间,自己还要找时间备课,有时会影响我做其他事情。每次的四个小时都让我觉得蛮累的,之前不熟悉交通会花更多冤枉时间。而且自己还总是要担心学生的考试排名,平时也要做高考题来保持题感,很多知识被问到也需要自己去查。”

 

然而不仅是兼职被 “坑”,还有人曾在兼职的路上遇到了惊心动魄的事情,而那次经历也始终让他难忘。

 

小一曾在兼职回来的路上遇到这样一桩事,他离开光谷地铁站莫名其妙的跟着一位男子往前走,被东西绊了一脚,迷迷糊糊间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那个男子喷了什么东西,“当时脑子浑浑噩噩的没有多想,踹了那个男子一脚跑回了地铁口附近,买了瓶水从头上倒下去回学校才清醒过来,后来想起来自己高中班主任说过的自己的学生曾经遇到了地下诊所人体器官交易。”

 

被兼职中介骗、耗费太多时间、遇到个人安全问题,这些问题多多少少的存在于兼职大学生的经历当中,然而面对这些灰色的记忆,大多数同学没有采取维权的行为。远程教育学院14级的刘同学说:“在外面兼职遇到的都是小问题,外面的社会毕竟和学校不一样,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没有想过维权。”

 

然而面对兼职被坑骗的现实,13级的孙宝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和很多同学一样,孙宝也有很长时间的兼职经历,给中国联通销售电话卡、宽带,做移动客服。但是他发现,很多中介所都是要收费的,他和同学也被坑过。

 

“我之前做的兼职都比较累,8-12元一个小时。”为了让同学们不再被坑骗并且可以拥有更优质的兼职,从15年的5、6月份开始,孙宝架起了一座连接学生和商家的桥梁。“我希望给大家提供时间短、收入高的兼职,之前我做‘前程无忧’的校园大使,一场宣讲会人均收入可以达到100元。这些钱都是商家自己发放,与我们无关。”

 

而在《大学生兼职权益侵害现象调查报告》一文中也显示,72%的大学生在兼职期间权利受到侵害, 其中 68%来自中介公司, 32%来自用人单位。

 

在新闻学院15级辅导员杨静老师看来,“我曾经处理过学生兼职被骗的问题,主要是学生被人力资源公司收取培训费,介绍低廉的兼职,我觉得大学生兼职还是量力而行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大学生在兼职中都曾有过被侵权的经历,像孙宝这样做出积极反应的是极少数的群体,大多数同学都以“不值得”“忍忍算了”的心态淡化了侵权对自己带来的消极影响。然而这也说明,面对繁多的兼职信息和复杂的兼职市场,大学生需要火眼金睛,仔细辨认。

 

兼职路上生长的鲜花

 

晚上八点,武汉已经被夜色笼罩,光谷,人群熙攘。对路况不熟悉的洪清扬已经在光谷的转盘处兜兜转转很久了,焦急、不安、迷茫,最后还是求助室友才安全返回学校。

 

“这也是我兼职最大的收获吧,自己变得成熟了许多,”洪清扬告诉记者:“现在自己对周边的路况已经比较熟悉了,遇到问题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茫然无措了。强行把自己推到陌生的场合,对人的锻炼还是很多的。”

 

除了能够给同学们带来相对高的兼职收入,孙宝在兼职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意外的收获。“在一些大型活动上,我们会带着几个人穿着正装在那边做一些递话筒、奖品的工作,我们可能会认识一些企业的HR,从他们的身上我们可以知道企业需要学生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在做兼职的过程中,可以跟自己的小伙伴打成一片,学到一些东西,得到一些欢乐,这是我觉得最有趣的。”

 

“兼职教会我很多。怎么管理时间,如何协调好自己的时间和兼职之间的关系。兼职还提高了我人际交往的能力,尤其是和进入社会的人打交道,当然还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小一说:“有兼职这样的个人经历挺好的,但是挣钱最好靠脑子,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挣钱。”

 

除了物质上的收获,很多同学在兼职的过程中收获了人脉、收获了经验。但在华中大,还有一群人,他们以自己的热爱为出发点,兼职带大家四处游玩,把快乐和满足带给更多的人。

 

热爱旅行的易全,来自光电学院15级,因为热爱,易全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大学生旅行团队——知行。而易全也开始了自己的兼职导游生涯,“刚开始做领队,每个周末几乎都是带大家出去玩。”

 

“说实话,做这个真的挺费精力的。短的路线我们会提前去考察,一些长线我们会花上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做攻略和线路规划,虽然现在说起来都是很容易,但是操作起来真的很花时间和精力。”

 

“有一次我带队去长沙,我提前用了几个晚自习的时间,上网查长沙的有名的景点、小吃、交通当然还有可能出现的突变的情况。同时还要咨询那些曾经去过人,有没有在行程中出现什么变故。作为领队,我必须清晰地知道这些景点什么时候开门、多少钱、什么时候去好一些、交通怎么样,这些都要烂熟于心。”

 

但是这样的兼职经历也带给易全很多收获,经受了很多历练,结交了更多朋友,懂得了更多道理。行程中,经常会出现有人拖拉、没有按照集合时间出现、不想再去之前安排好的地方等等问题,而这些,作为学生领队的易全已经在磨练中学会了独立解决。

 

“在长沙的时候,本来要计划去某家很有名的店吃饭,但是中途有人说很饿,不想去了,想在附近找一家。”为了给客户带来最好的用户体验,易全迅速地查找附近的餐点,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犹豫可能会很影响大家的心情。

 

易全坦言:“之前我也考虑过,把精力花在知行,会不会觉得不值,但是我自己本身就很喜欢四处去浪,即使不参加知行,我也可能会因为其他的而分心。但是知行让我收获了很多,扩大了我的交际圈,让我能够独立地解决很多问题。至于参与知行会不会影响学习,这要看个人能不能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我一直在尽力去平衡。”

 

“假如说不是在学生紧迫需要的情况下,我们更希望大家选择在学有余力的前提下,选择真正能够锻炼自己能力的兼职,思辨能力、与专业对口这些都可以。或者选择一些有益身心、陶冶情操的,比如说去咖啡店抱个小猫冲个咖啡之类的。”人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研究生班主任王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