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诗照升平 青铜铸生平

诗照升平 青铜铸生平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266次 发布时间:2016-12-25 23:00:23 编辑:王珏蕴 见习编辑 彭辰辰


█记者团 曹梦怡

“两撇浓眉鼻子大,身材不高尖下巴。炯炯有神双杏眼,微微咧嘴八颗牙。”满头黑发、声音洪亮的叶升平老师完全看不出是一位现年五十九岁、即将退休的老人。他身着深红色上衣、灰色裤子,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双手比划着,述说着他和铸造艺术以及青铜文化的故事。


铸造情缘 青铜温度

    

叶升平老师是材料学院材料成型专业的一名教师。1975年高中毕业后,叶升平替母亲顶职,进入武昌车辆厂当了一名铸造工人,实现了他“迎朝阳,进工厂”的梦想;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被华中工学院铸造专业录取,成为文革结束后的第一届大学生。1984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叶升平从事与铸造有关的研究已三十年。


“高考第一届,有幸得风流。因何读铸造?只为金与寿。”赶上了历史的潮流,叶老师与铸造的情缘一结就是四十余年。虽然叶老师明年二月份就正式退休了,但“余身余热还会与铸造有关”。


而更让他出名的是一门名为 “青铜文化与艺术铸造”的选修课。2006年,叶升平开设了这么选修课,这门课没有教材,但他对这门课所倾注的心血却远远比教材来的珍贵。


东八楼二楼的会议室内放置着许多青铜器物,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泛着幽幽的金属光泽。其中有些是叶老师自掏腰包买的,更多的是叶老师带着研究生学生一起做的。叶老师被它们围绕着,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他左手边是一座青铜制作而成的老虎;右手边是他运用3D打印技术所打印的黄教授夫妻俩的青铜像(叶升平的老师);正前方则是一座拥有四支分叉、造型奇特的青铜像,被敲击时蹦出清脆的声响,背后的故事也随之而出。“这是我在台湾历史博物馆里见到的一个荷兰墓里出土的怪兽,蛮有意思的,于是我根据照片让学生们进行雕刻,再把它翻做成青铜。”


“上课的时候,首先你要感动自己,再去感动学生,让他们觉得这门课是独一无二的。”叶老师敲击着自己买的编钟,商朝的铙、周朝的编钟、东汉的竽.......“神工鼎簋尊盘秀,鬼斧编钟古乐悠。”就像在课堂上和学生展示一样,他闭着眼睛,敲击着乐器,一个个音符自然而出,谱出了只属于青铜文化的乐曲。


为了上好这门课,叶升平老师迫使自己多走,多看,多讲,来丰富这门课。课上叶老师讲与青铜相关的小说,讲历史文化,讲青铜器的铸造;课下叶老师也曾组织学生去过做编钟的基地,去过刘醒龙的书法展,去过湖北省博物馆,让学生将青铜文化和铸造艺术两者更好的结合,让青铜文化以一种可见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


叶老师还善于质疑生活中发现的与青铜文化相关的。在磨山上有一个名为“惟楚有才”的雕塑园,园内有一楚庄王问鼎雕像。“举爵借酒力,抚鼎望中原。叫板周天子,鸣飞楚为先。”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楚庄王左手举着一个爵,右手撑着一个鼎,目视远方。“我觉得这个雕像是错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但是我为什么说他是错的呢?” 叶老师突然严肃,指着楚庄王雕像,“一,爵拿错了:爵拿在左手是没办法喝的,爵只能拿在右手来引流,防止古人喝酒过度。二,他撑的这个鼎也不对,楚王是好圆鼎的,但现在他撑着的是西周的鼎。”解释罢,叶老师又笑了,“这是讲文化,讲历史嘛,这个是我发现的!”真性情一览无余。


“老祖宗留下来一点冷冰冰的东西(青铜器),通过这个冷冰冰的东西,你能够感受一些温度出来。”叶升平老师对青铜文化和铸造艺术的喜爱,内化于心外化于形。最后,叶老师还有一个美好的期望:在校庆一百年之际,在喻家山顶,有一口钟,校友们一齐敲响它,声绕华中大,延绵不绝。


诗歌京剧发烧友


上过叶升平老师选修课的材料学院13级的许高咏说:“这门课啊,很有意思,老师也很有意思,他上课爱唱戏,又或者说是唱诗。”作为一名工科老师,叶升平却在退休前的日子里整理、印发了一本诗集《诗照升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做了一点文化事”。工科老师讲文化,在华中大并不多见。在他看来爱上中国传统诗词文化,是受了瑜伽诗社诗歌朗诵会和中华诗词学研班的氛围的熏陶,希望将诗词与铸造艺术相结合,尝试诗教的魅力。


回顾在大学的几十年,叶升平说最让他得意的是:教学科研之余,还有业余雅兴。


因为从小到大对京剧的喜爱,叶升平担任学校京剧社2009-2014的社长,。诗友孟昌辉回忆和叶升平一起去河南采风时,戏称“叶君的诗瘾犯了”:叶升平先是一人饰三角色,将《斗智》中阿庆嫂,刁德一和胡传魁的唱段轮流包唱;余兴未尽,接着又上演《空城计》既扮诸葛亮,又演司马懿。老生旦角,字正腔圆;神态招式,有板有眼。甚至于到站停车,他还要将剩余段子演完后方肯下车。“叶君就是这么任性......”


叶升平还受瑜伽诗社社长杨叔子院士之感召,成为瑜伽诗社的一员。“有时候瑜伽诗社搞活动,我也参加,但是一般人都是念诗,我说‘如果有时候,你们能够唱,不好吗?’诗词有时候是用来唱的。”回忆起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诗词朗诵会,他情不自禁的唱起来,“毛主席的六盘山......”


在《诗照升平》这本诗集里,收录了叶升平歌咏铸造的诗,共36首。上课到兴致正浓时,叶老师便和学生讲讲自己写的诗作,还会吟唱和苏轼有关的内容。他与苏轼的渊源得从2014年说起,那年叶升平被学校外派到江苏省苏州市利国镇挂职,崇拜苏轼的叶老师与利国镇这个苏轼文化名镇相见如故,他参与举办了首届苏轼文化节和苏轼文化演唱会,并结合自己的专长做了有关苏轼的作品。“苏轼的十多首词,我都能唱,有时候也给学生们唱唱。因为苏轼的词很多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能唱出来的不多。”叶老师自豪地说。

 

五点过十分,和叶升平老师约好打乒乓球的同事们已经在三楼等待,叶老师起身,关掉会议室的灯,锁上门,脚步轻盈的走上楼梯,消失在转角的光影里。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