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揭底黑心考研房中介:考研党的维权之路还要走多久?

揭底黑心考研房中介:考研党的维权之路还要走多久?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399次 发布时间:2017-01-09 23:25:37 编辑:常少华 郭哲良 见习编辑 文露漪

考研房内景

(记者团 吴婕 卢功靖 黄悦鑫 万芷怡)12月27日,距离考研结束仅仅1天,阳光和煦,本是解脱的考研党们欢畅惬意的一天,一场有关武汉考研党受骗于考研房中介的维权行动却“悄然”展开,但过程并不如计划的那样顺利。这些迫切希望自己的利益得到维护的考生们,在整个下午三小时的奔走中,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务实回应,悻悻地回到了学校。


早在考研前两个月,一些“不安好心”的中介打着“考研专业订房机构”的名号,在高校广发小广告,但却给订房的考生们以“空中楼阁”的订房承诺。由于考研的紧张压力以及信息的不畅通,不少沉迷于备考的考生们都不幸落入了中介的“圈套”。


考研房:“狸猫换太子”


狸猫,在日本文化中是一种神秘的动物,一到“有需要”的时刻,它们会使用一种类似障眼法的幻术,把身体变成任意形状,或者把树叶变成钱来欺骗人类。类似的,在中国也有有关“狸猫换太子“”的故事。而考研房中介正是运用了”狸猫换太子“的伎俩,将当初的一纸承诺变成了一纸空文。


12月22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一个名为“考研订房中介维权群”的百人QQ群里,满屏都是对“名校乐”考研订房中介的愤怒与驳斥。这个群里涉及的申讨中介有“名校乐”、“得力”以及“状元居”。


这些考生都是因为怕自己找考研房麻烦,才将希望寄托在考研订房中介上,可是中介收钱却不按承诺办人事。他们在群里纷纷把自己上当受骗的经历发出来:有的考生被分配到离考点几公里外的旅馆,有的考生被分配到噪音不断的“红灯区”,更有甚者到考研前夜,宾馆都没有被安排,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一名在“名校乐”订房机构订房的湖北工程学院的考生给记者出示了一份“名校乐”的宣传单和付款收据。在付款收据和宣传单显眼的位置标明了“名校乐”的四大承诺:1.一定是宾馆,不是小旅社; 2.一定有独立卫生间; 3.一定有空调 ;4.一定步行15分钟以内(稍远的会有专车接送)。这些承诺后还强调:“如有一点没有达到全额退款!” 

住屋确认单

另外,在这份宣传单上,还显示提供的三类档次的房间,分别是豪华酒店或宾馆、快捷类宾馆以及普通宾馆或酒店,价格分别是180-220元/天,130-180元/天,以及80-130/天。广告上如此高性价比的考研房,自然让考生心动不已。

名校乐宣传单

可是实际情况却和宣称的大相径庭,承诺的服务与实际出入很大。“看宣传单上的条件说明都挺好的,承诺都很符合我们的要求”,不少考生就主动联系“名校乐”,并十分干脆地交上尾款。可是,在12月份末把尾款交上去后,原本“十分热情”的客服态度却发生180度大转变,对于考生不理不睬。而姗姗来迟的分配房不仅条件差,还特别远。

天湖大酒店厕所地板

新竹阳光商务酒店周围环境

鸿运宾馆房间内景

当时“名校乐”宣称的三种档次的房间,在订房时只有400元一晚的一类,统一价,唯一能选择的就是选标间还是大床房。


“400块钱一晚上都能住纽宾凯了,结果安排到一个估计80块钱一晚上的地方,周围环境差的死,生鲜市场到处都是鱼腥味,楼下是个KTV,每天晚上9点30准时开唱,明明订的标间,结果给的大床房。当时名校乐给的承诺,最差的都是全国连锁。” 一位在民大考试的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的学生感到很气愤,她觉得房子的规格连最差的第三类都没有达到。


而收到考生的抱怨和要退订信息的中介,选择删除或者屏蔽考生消息,从此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收了钱的中介而言,退款是天方夜谭,“根本没有人会理你! ”。在受骗的考生中,除了少数一些没有房间的考生收到了退款,其他考生均没有得到来自“名校乐”的回应。


“她们骗我们说考研期间房价猛涨,一般要1000多块钱,所以我们才会找他们订房”。报考华中师范大学的朱晓愤愤不平地谈起她相信”名校乐“中介的原因。


“考研为大”,即将考研的考生们只能先集中精力在考研上,无奈地接受“名校乐”考研订房中介赤裸裸地欺诈,想其他方法解决住房的“燃眉之急”。分配到远处酒店的学生只能无奈早起5点赶去考点,噪音太大只能借同学一副耳塞继续睡,没分到宾馆的只能临时急匆匆去找旅馆。而中介机构就是利用考生这种恐惧心理以及时间的缓冲来作祟,趁着考研捞一笔横财。


打算考取华中师范大学的杜逸洋同学是考研维权群的群主,发现被欺骗的她只能临时找酒店,两天又多花了九百多元,以至于她自嘲道:“怎么自己之前这么傻白甜呀!”事发之后,她积极组织“被坑”的同学整理信息,发给媒体记者曝光。


被无数愤怒的考生炮轰的“名校乐”,开始在空间里回应考生,引发更大一轮不满。“你举报QQ影响我们宾馆发通知,你这和复旦投毒案有啥区别,不能体谅别人的工作,你即使考上研究生也是一个社会蛀虫。”


此言一出,考生的愤怒达到极点,“你好意思骂别人是蛀虫,删了那么多条说说,不怕被唾沫淹死吗?被你这种人影响心情,就像吃到了一条毛毛虫一样恶心。”


被骗之后,朱晓发出“天下中介一样黑”的感叹。但维权群里的一些考生不寄希望于追回权益,只希望给下届的学弟学妹一个警示,吸取教训,不再轻易相信黑中介。


武汉工程大学的赵雅(化名)轻轻地说道:“我得了重感冒,会不会发烧超常发挥一不小心就给过了”。


维权:无路可走还是一线希望?


虽然多数考生已经放弃追回自己的利益了,但仍然也有部分考生不愿意就此妥协。武汉学院的龚明(化名)是这次“考研订房维权报案群”的QQ群群主。12月26日建群之后,他连发了两个名为“硬气起来”的群公告,呼吁大家于12月27日下午集合去省公安厅报案,“大家千万不要小看人数的力量,特别是意志坚定的。本人一向嫉恶如仇,找些个硬气的,这个事就能法办。”


2016年10月,龚明看到“状元居”在学校摆摊,“状元居”声称自己隶属于武汉星海踏浪商贸有限公司,订房后100%有房,否则赔付120%款项,绝不会临时提价等等。

状元居海报

诱人的条件使他心动,他选择了200元和另外一个人合住两晚的房间,先交了100元,然后12月10日交了剩下的100元,可是考研前一天晚上他接到消息称没有房子,考研结束后再退款。此时他已心知肚明,自己肯定上当了,只好临时借宿同学家。果不其然,考研结束,“状元居”携款失联。


12月27日下午,他开始在群里呼吁大家行动起来,去派出所报案,怀抱着扩大案件影响力、去湖北省公安厅上诉的“雄心”,但是响应的人并不太多。他和他的同学刘京(化名)两人于15点开始行动,未料维权之路如西天取经一般艰难。


因为他考虑到被地方派处所重视的程度肯定不够,所以他们决心直接到湖北省公安厅。“这些地方的派出所,只会让我们干等消息。”龚明无奈地摇摇头,嘴角挂着一丝苦笑。尚未出发,便得知省公安厅不会直接受理的消息。据省公安厅工作人员的解释,报案需逐级上报,必须先去辖区派出所报案,不受理或者是久久没有消息,再上报公安分局,最后是省公安厅,省公安厅负责行政监察。或者去工商局,去法院。


龚明只能退而求其次,由刘京陪着先去武汉市公安局警务综合服务站报案,却被告知此事不归警务综合服站管,请他去工商局。当时,报案群里的李华(化名)称自己去工商局查找“状元居”,结果是查无此“公司”,再查武汉市星海踏浪商贸有限公司,结果也是一样。


他们无奈之下只好又来到洪山区派出所报案,由于报案人数不够,他不停的在群里呼吁大家报案,呼吁大家来洪山区派出所。接受响应的杜逸洋一行五人去的是离学校最近的铁箕山派出所报案,而其他人则没有太多回应。


“可能他们失望了。”龚明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


警方要求填写的材料需要受害考生签字。他便在群里问了要报案的有哪些人,几个人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后,只留下他一人在洪山区派出所孤军奋战。


龚明被告知金额超过五千才可以立案,且就目前信息来看该案件性质属于违约而非诈骗。立案的标准会看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武汉地区的标准是五千,但特别情形下两千以上可以立案。


由于警方只接待受害人,所以只剩他一人在办公室里和警察交涉。夜幕渐渐降临,负责身份证办理的女警已经收拾东西,锁门离开。刘京脸上写满了无奈,坐在大厅的长椅上,等龚明出来。


五点半刚过,天又黑了一些,派出所的民警们开始收看新闻。刘京起身走到派出所外面,望着天发了一会儿呆。没过多久又回来再次坐下,满脸严肃地盯着的手机,陷入沉思。 


将近18点,龚明从办公室走出来,结果是没有立案,警察建议同学们都去各学校派出所报案,统计哪个派出所报案的同学最多,然后大家一起集中到那个派出所报案。


龚明马上打开手机,在群里告诉了大家警察的建议,可惜回应的人,依旧寥寥无几。


“监管者们”在哪儿?


记者搜索资料发现,近五年来,武汉市关于考生订通过中介组织订考研房被骗的新闻有不少,但很少有出现警方抓捕黑心中介的行动。大多数考生的维权行为停留在去派出所报案,就没有后文了。


根据《刑法》第266条,诈骗罪定性的一个必要条件是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1996年12月16日)的规定: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千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所以按照龚明的受害情况而言,这件事还不构成诈骗罪。但若集团性质诈骗,众多受害者一起累积的数额达到数额较大条件时,可以提起诉讼。


所以,就某一两位受害者而言,他们与中介的关系应属于民事法律中的违约关系,并不属于行政管辖的范围。中介公司违约,若双方有约定,按照约定赔偿损失和违约金,若无约定,中介公司应退还钱款并在合理范围内给予对方补偿。但是,倘若中介没有经营许可证,可以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举报。


据某名考生今年11月15日在新浪博客上发表的一篇名为“状元居考研订房和得力考研订房都是大骗子,星海踏浪商贸有限公司”的博客上透露:‘2015年九州考研订房和金榜考研订房是骗人的,坑了很多人,2016年更名为状元居考研订房和得力考研订房,都是隶属武汉星海踏浪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是刘继锋和朱世忠。”


随后,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发现,“状元居”所属的注册公司,即武汉星海踏浪商贸有限公司,在该系统和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门户网站上都查不到任何信息。

而“名校乐”所属的公司“名校乐考研订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只能在赶集网上找到广告信息,在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门户网站查无此公司。


被“得力”中介机构欺骗的刘雨(化名)也在当天去了东湖新开发区工商局关东工商所阐明此事,但因为工商所查不到这家中介机构的信息,所以他们表示没办法处罚,这应当归公安机关管。然后她又去了公安机关,公安机关说这是商业诈骗,归工商局管。刘雨最后无奈离开。


报案群里有江西考生说自己在江西找的中介,老板是湖北人,且发票除了“状元居”的盖章不同之外,格式一模一样。龚明开始本就怀疑这是团伙作案,在知道涉案金额不够不能立案的结果之后,他更加恍然大悟:跨区作案因为分布零散,每个人被骗金额都不算大,且受害者难以集结,所以肯定难以报案,该公司就是利用了这个漏洞,四处坑钱,聚沙成塔。


换了名字的中介或许明年又会“卷土重来”,趁考研订房再狠狠赚一笔不义之财,再去欺骗下一届考研的学生。考研订房市场的混乱,不应由作为受害者的考生承担“监管者”的责任。而这场漫长的维权长跑竟是学生们的单打独斗,不知道哪里是终点,什么时候才可以让学生们安心迎接一次人生的重要挑战。


“监管者们”理应卷起袖子,干点事儿了。


“有条件的话,我还是会出头的”


在这一过程中,一直努力挽回局面的龚明急于维权,而没有做好相关法律知识的储备。但他确实为此一试,和诸多部门努力交涉,不停的出示和骗子中介有关的信息,想要提供尽可能有力的信息,为自己也为大家博得立案的机会。


在他找不到更多想报案的受害者时,他只是淡淡的说:“我已经尽力了,早就预料到了,尽自己的一份心就好”。


“有条件的话,我还是会出头的”。这是龚明最后对记者说的一句话。


18点的武汉已经堵的水泄不通,红绿灯不停地变换颜色,汽车的轰鸣震耳欲聋,驶过之后扬起的灰尘让人忍不住后退和捂住口鼻,龚明和刘京孤独的背影消失在车流中。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