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尤煌杰:“忘我”是美感经验的极致

尤煌杰:“忘我”是美感经验的极致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512次 发布时间:2017-03-10 14:52:08 编辑:常少华

  新闻网讯(记者团 见习记者 范嘉雯)3月9日晚7点,台湾辅仁大学哲学系系主任尤煌杰教授在我校东九楼为到场的哲学爱好者讲述“多玛斯哲学之‘忘我’的观念”。讲座历时两小时,无论是讲座部分还是提问环节,全场都保持着肃然的气氛。尤煌杰得体的谈吐,平实的言语和渊博的学识,令在场听众深深沉浸在哲学的魅力中。


  尤煌杰笑容温和而慈祥,一身颇为正式的西装剪裁得当,头发虽已花白却仍腰板挺直,目光炯炯。讲起哲学来,专注的神态让人觉得他仍然年轻,对哲学保持着一份持久的激情。


  在讲座开始时,他动情地谈论起年少时代与哲学的不解之缘,总结并指出:最为重要的哲学品质是好奇精神。年少时期,偶然在报刊上读到的罗素电视访谈录成为了尤煌杰走上哲学道路的契机。“哲学是研究科学还未能解答的问题”,罗素的这句话唤醒了尤煌杰骨子里对于哲学的那股痴迷劲儿。


  尤煌杰用生活化的语言和生动的案例解说了一些晦涩艰深的哲学表述。他着重解释了“忘我”的概念。“忘我”来源于狄奥尼修哉《神明论》第四章:“神圣的爱产生神魂超拔(忘我)”。在这里,尤煌杰论证了“忘我”是作为美感经验的极致。他指出,审美与其它认识过程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普遍经验,并且审美并不是一个主观的过程,感性和理性同时存在。最后,他总结了多玛斯哲学中有关忘我观念的重要命题,表明对事物的爱正是“忘我”(ecstasy)观念产生的原因。


  在讲座的结尾,尤煌杰阐述了他研究“忘我”观念的原因:亚里士多德等前人对审美经验的解释未达顶峰,因而用士林哲学中“忘我”的概念提出一种可能性解答,它解释了人如何与超越人的神相连接以体会永恒的美感。随着时代的发展,审美的需求成为高品质生活的必需。它有利于人摆脱最低级的欲望,而在艺术中寻找到人生的终极幸福,实现灵魂的升华。


  在提问环节中,有同学问起“爱”的具体含义。尤煌杰谈到,这种对事物的爱并不是最原始的欲望,而是一种理性的“灵魂超拔”,不包含利己动机。而这种爱常常表现在艺术中,譬如说艺术家在创作时对作品的绝对付出。另外,他特别提到,“美”与“善”相同,其核心都在于“适度”。无论是在认知活动中还是实践活动中,凡事皆有其合适的尺度,嗜欲应有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