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媒体报道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崔崑院士

媒体报道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崔崑院士

来源:党委宣传部 点击次数:3406次 发布时间:2017-03-20 11:58:22 编辑:宣传部

  新闻网讯 “坚持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始终胸怀大局、心有大我,始终坚守正道、追求真理,从自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日常生活做起,身体力行带动全社会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全国政协委员时,对广大知识分子提出殷切期盼。


  3月20日起,《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陆续推出整版报道,宣传我校崔崑院士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热忱报国、忠诚爱党、无私奉献的事迹。


湖北日报:


耄耋学者 钢铁风骨

——记我国著名金属材料学专家崔崑院士


  本月上旬,记者来到著名金属材料学专家崔崑院士位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家中,听崔老畅谈他的人生经历和感悟。


  92岁高龄的崔崑老人精神矍铄,思维敏捷,提及他为之奋斗终生的科研事业以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他娓娓道来,两三小时没有歇息。


历尽艰辛求学


  “根据我一生工作的体会,感到要想取得一点成就,首先要勤奋,第二就是励志,要有理想。特别是年轻人,要有一生的奋斗目标。”崔老说。


  探寻崔崑的人生轨迹,不难发现,他正是这么做的。


  崔崑1925年生于山东济南。上初中时,家乡沦为日寇铁蹄之下,崔崑只得辍学在家,父亲教他英语、数学,又请私塾先生教他语文。1940年,崔崑考上齐鲁中学高中部,这是一所难得不受日本人控制的教会学校,任课老师大部分是齐鲁大学教授或副教授。尽管生活艰苦,崔崑学习勤奋,第一学年各科成绩全校高中部第一。


  崔父是燕京大学毕业生,在日军接管洋行后毅然辞去高薪职务。崔崑高中毕业后,父亲支持他离开沦陷区,去四川考大学。1944年春,崔崑离开家乡,步行穿过位于河南商丘附近的封锁线,来到洛阳。又一路克服各种艰难,历经81天,辗转到了成都。


  到成都后,崔崑一边到美军空军基地喷洒敌敌畏灭蚊挣生活费,一边准备考大学。秋季各大学公布录取名单,他竟被三所名牌大学同时录取,他选择了西迁至四川乐山的武汉大学机械系。


  大学毕业后,崔崑留校任教。新中国成立,崔崑立志为新中国繁荣贡献力量。


打造首批博士点


  “解放前,大学工科只有机械系,不分专业,我1948年从武大机械系毕业,学的课程有机械加工、机械设计、动力、汽车等,一门课程就是今天的一个专业。”崔崑说。


  1951年,国家从各地抽调优秀青年教师跟随苏联专家学习,崔崑被安排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学习至1954年,之后借调到北京钢铁学院担任苏联专家的翻译两年。1956年夏,崔崑回到华中科技大学前身华中工学院(注:院系调整时,武汉大学机械系并入新建立的华中工学院)。1958年,华中工学院派崔崑去苏联莫斯科钢铁学院进修。


  1960年,崔崑学成回国,担任教研室主任,和同事们加紧建设实验室。崔崑从苏联带回来的图纸派上了用场,买不到的仪器设备,他和同事就根据图纸自行设计、自己动手做。


  经过4年左右添置仪器和设备,1964年,崔崑带领同事逐步建成装备比较完整的金属材料与热处理实验室。1981年,他领导的华中工学院金属材料与热处理专业成为全国高校该学科首批六个博士点之一。


  崔崑也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共培养了24名博士、23名硕士。“我的学生中,有10多人已是教授兼博导,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有的取得的成绩比我还大。”崔崑说。


  合肥工业大学材料学院教授、博导刘宁回忆,当年求学时,崔老师让研究生参与到他申请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与省部级基金等项目中,学生得以快速成长。“严格要求、鼓励创新、学以致用,这是恩师的教学原则。今天,我也这样要求学生。”


研制新型钢种


  崔崑先后承担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近二十项,研制成十种新型模具钢,获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5项,解决了许多生产难题。


  崔崑介绍,教研室建立之初,经广泛调查,他了解到工业生产急需高性能模具钢,当时国内生产的模具钢已不适应工业发展和新技术发展的需要。“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模具钢种!”凭着决心,崔崑将模具钢作为科研方向,研发了一种含铌基体钢,在国内外尚无先例。进入生产实践环节,崔崑在哈尔滨轴承厂住了三个月,带着学生和工人师傅一起,日夜守在实验现场,在不同产品上反复实验,最终达到课题攻关要求。这一新型钢很快在汽车、电子、航天等行业推广,后被纳入国家工具钢标准。


  上世纪80年代初,上海一家无线电厂需制作印刷线路板的模具,该模具形状复杂,上有数千个小孔,国内生产不了,只能从国外进口,每副模具约1万美元,一年要进口100多副。崔崑与钢厂合作,经反复实验,研制了一种易切削模具钢,解决了难题,用他们的钢生产的模具每副只需约7000元人民币,该厂每年可节约100多万美元的外汇。这种新型钢获广泛应用。此成果于1985年获国家发明二等奖,而当年一等奖空缺,二等奖仅4项。


  鉴于崔崑在模具钢研发和合金化理论等领域做出突出贡献,1988年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他湖北省劳动模范称号。1991年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他“全国优秀教育者”称号和“五一”劳动奖章。1997年,崔崑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编著“钢的百科全书”


  认识崔老的人说,崔崑就是一块千锤百炼的“特殊钢”。


  崔崑年逾七十时,学校希望他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于是,他自学计算机,很快学会上网查资料、自己制作多媒体教学课件、利用计算机指导学生等。


  80多岁后,崔崑不再承担科研课题,但依然闲不住。2006年下半年,他开始搜集资料着手写书,尽量减少外出活动,克服许多困难,于2012年完成写作,书名为《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次年,该书上下册陆续由科学出版社出版。至此,我国终于有一部全面系统的特殊钢专著。


  该书共10章,1574页,约200万字,含图828个、表646个,全部由一位八旬老人历时6年、独自在电脑前完成,难度可想而知。


  该书责任编辑牛宇锋介绍,正是崔老半个多世纪的心血,铸就了这部经典之作。书中包含了钢铁研究和生产实践的方方面面,书中引用的文献最早为1926年,最新为2011年。“如果不是崔崑先生把他收集的这么多的资料毫无保留地贡献出来,我们不知道要看多少资料、查多少文献,而现在有这样一部书就足够了。”


  西安交通大学材料科学家顾海澄教授称,“这是钢的百科全书,是一座巍峨的丰碑,是一部不朽的传世之作。”


420万元设助学金


  崔崑1956年入党。崔崑和夫人朱慧楠、女儿崔明玲共同捐资420万元,设立“勤奋励志助学金”,额度每人8000元,可资助近600人次。捐款在2013年至2017年5年内完成。学校相关负责人解释,以崔老师家里的积蓄,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崔老和家人就做了一个5年计划,今年可以将捐款全部交齐。


  问及捐款动因,崔崑和夫人解释,他们不讲究吃、不讲究穿,工资有一些结余,就想捐出来,回馈社会。


  去年,崔崑夫妇又捐赠价值20万元的轿车,为校内离退休老同志提供交通应急服务,而自己用车则按照学校规定坚持自掏腰包。崔崑说,“我们受党教育这么多年,如果公家的车私用,心里会感到不舒服。”


  2016年“七一”,中共湖北省委授予他“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记者手记


家教流芳


  记者采访时,崔崑的老伴、89岁的朱慧楠教授一直陪坐在旁边。


  问及“朱老师对捐赠巨款最初是什么态度?”朱慧楠爽快地说,“百分之百赞成。”


  崔崑和朱慧楠都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崔崑说,“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他的民族气节,其次是他对我的家教。”在抗战前经济条件好时,其父乐善好施,资助贫困亲友子弟读书。朱慧楠父母都曾留学法国,母亲在解放后义务为街道工作40余载。


  两人都生活在兄弟姊妹众多的家庭,但家人和睦,他们终生受益。


  崔崑和朱慧楠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同学。工作后,两人都严以律己。曾做化学系主任的朱慧楠介绍,他们都一心扑在工作上,不分节假日,把生活放在次要位置,当时最大消遣就是周六晚一起看露天电影。


  因忙于工作,夫妇俩长年在食堂吃饭。崔崑70多岁时,二人才开始在家中做饭。“老伴洗菜、掌瓢是我。”这位随和的老院士说,不会做的菜,上网一查,什么菜都可以做了。


  携手走过几十年,两人“互相支持、没有吵过架”。问及秘诀,崔老脱口而出:“大的问题共同商量,生活问题我迁就她。”


  报道链接:http://hbrb.cnhubei.com/html/hbrb/20170320/hbrb3080451.html


楚天都市报:


院士崔崑矢志不渝炼就中国特殊钢

1200℃炉旁一盯一通宵

 

  钢铁,号称新中国工业的脊梁。高性能特殊钢,又是托举一个国家钢铁工业水平的巨臂。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一生矢志于祖国的钢铁事业,为我国特殊钢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1200℃的盐浴炉旁,手指按着控温开关,一盯就是一个通宵;背着30多公斤的“铁坨坨”,风尘仆仆下工厂;先后研制出10种新型自主知识产权特殊钢,累计创造直接经济效益2亿多元(按当时产值计算);81岁高龄,撰写我国首部系统介绍特殊钢的专著。


  初春的阳光温暖和熙,华科大校园嫩芽吐绿,玉兰花竞相绽放。92岁的“钢铁院士”精神矍铄,接受了记者一行的采访,深深的感动贯穿了整个对话过程。


矢志报国 81天越险从沦陷区奔赴大后方


  崔崑的讲述,是从他早年求学经历开始的。


  1925年7月20日,崔崑出生于山东济南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正在读初二的崔崑和家人,为避战火迁至济宁。在此3年,辍学在家的崔崑,跟着父亲学英语、数学,另请私塾先生教他语文,最终修完初中课程。


  1940年,全家重返济南,崔崑以优异成绩考上当地最好的齐鲁中学高中部。但好景不长,学校很快被敌伪政权接管。“济南沦陷时,当时在洋行任职的父亲毅然辞职,他不愿为日本人效力。”崔崑说,父亲的民族气节深深影响了他。


  1943年,崔崑高中毕业后,在家人的支持下,决定离开沦陷区到大后方求学。西去遥迢,路途多艰。当时,他与另一名同学搭伴,穿越安徽、河南、陕西,历经81天,辗转数千里,最后抵达成都。一路上有车搭车,无车步行,历尽艰险,穿过了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崔崑说:“途经洛阳时,遭逢日机轰炸,火车站停止售票,我们拼命扒上一辆开往西安的火车头,下车时被蒸汽火车的黑烟熏成了‘黑人’。”


  到达成都时,崔崑已身无分文。为了生活,他在成都附近空军基地做临时工。在机场周围喷洒敌敌畏,为美国大兵灭蚊子。1944年秋,崔崑考取当时内迁到四川乐山的武汉大学。见证了国家的积弱积贫和战时的山河破碎,决心实业救国的他,选定了就读机械专业。


  1948年大学毕业,崔崑以优异成绩留任武汉大学助教。1951年,国家选拔一批青年才俊,为新中国的建设培养急需人才。崔崑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跟随苏联专家学习金属学、热处理工艺与设备专业,从此和钢铁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8年,刚回到华中工学院(此间经历了院系调整,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工作不久的他,又被公派前往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钢铁大学之一--著名的莫斯科钢铁学院,专攻金属学及热处理专业。


  崔崑说,就是在留学期间,看到苏联发达的工业水平,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我们国家的合金钢系统搞上去。


百炼成钢 缺电年代长期摸黑搞实验


  1960年,崔崑学成回国。当时,新型高性能模具钢是我国工业生产急需品,但无力自主生产,每年需动用大量外汇进口,且价格是普通钢的10倍以上。


  当时,我国的金属热处理专业处在草创阶段,生产模具钢的实验室基本上是空白。能够买到的设备,学校支持购买;买不到的设备,崔崑带领大家自己动手做,如盐浴炉等。


  而盐浴炉做好后,如何控制温差是个大问题。那时候没有温控自动化技术,他们只能用最“土”的办法控温--眼睛紧紧盯着温度显示仪。


  忆及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崔崑的眼里饱含深情:“我们几个老师经常守在1200多摄氏度的盐浴炉旁,手指按着控温开关,一盯就是一个通宵。”


  最恼人的还有用电问题。那个年代供电紧缺,实验电力负荷大,白天用电难以保证,所有的实验只能晚上做,还需要提前报批。当时,崔崑还肩负繁重的教学任务。多年间,他常常白天上课,晚上做实验。


  崔崑笑道,多年“白加黑”,让他锻炼出一种能力,只要有空就能睡着,根本没有失眠的困扰。


  每当新钢种出产,崔崑便背着沉重的“铁坨坨”,风尘仆仆赶往各单位试用。“一次,我背着30多公斤的模具钢,赶往洛阳拖拉机厂。那时候搭火车人多,常常挤得无法动弹,为了少上厕所,我上车前不敢喝水。”


  为保证新产品顺利投产,崔崑和同事常年与工人们摸爬滚打在一线。上世纪70年代,他在哈尔滨轴承厂一住3个月。经过反复试验,新模具钢制成的模具寿命比旧有模具增加了一倍以上,每副模具寿命可超过两万件。


创新第一  只为造出最好用的产品


  崔崑说,作为科研人员,最大的乐趣就是研制的产品好用。为此,崔崑和他的团队,不盲从,不迷信,始终秉持创新第一的科研态度。


  在研制特殊钢的过程中,崔崑在国内外首创了一种含铌基体钢。这种钢适当提高其碳含量,并加入少量铌,提高了钢的强韧性,并具有优异的工艺性能。


  这种含铌基体钢已广泛应用于汽车、航天、电子等行业中。1981年,该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三等奖,并于1985年纳入国家工具钢标准。


  上世纪80年代初,精密塑料制品需求量大增,而我国当时尚无适当钢种来制作塑料模具。经反复研究,崔崑在模具钢中加入易切削元素,使其硬度和精度都达到使用要求,且成本大大低于进口模具。此前,我国从日本进口易切削精密模具钢,每副模具成本1万美元,而崔崑负责研制的国产模具钢制成的模具,每副成本降至7000元人民币,寿命反而超过进口模具。此项成果于1985年获国家发明二等奖(注:当年一等奖空缺,二等奖全国只有4个)。


  上世纪末前的20多年间,崔崑先后承担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近20项,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5项,其中国家发明奖二、三、四等奖各1项。


  几十年来,崔崑院士桃李遍天下,其中博士就有24名。上世纪80年代,他一手创立的华中工学院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成为我国在该学科领域的首批6个博士点之一,指导培养了华中工学院的第一个博士生。在教学中,他引导学生关注学科新动向,注意新的研究方法。他对博士学位论文的评价,最重要的依据就是学术上的创新。


  2006年,81岁的崔崑开始撰写《钢铁材料、组织与性能》一书,这是我国首部全面系统介绍特殊钢的“百科全书”。该书卷帙浩繁,共1574页,含图828个、表646个,全书耗时六年,达200万字。为构筑这一艰巨工程,崔崑自学电脑,亲自收集每一份文献,编辑每一张图片。


  如今,已经92岁高龄的崔崑,决定修订这本出版才4年的专著。他说,科学的最高境界就是求真求美,不断追求新知。


  一种坚韧不屈的钢铁品格,一颗奔腾不息的报国雄心,凝铸成他不同凡响的钢铁人生。


  报道链接:http://ctdsb.cnhubei.com/html/ctdsb/20170320/ctdsb3080463.html


“钢铁院士”是这样炼成的

——同行、同事、学生眼中的崔崑


  崔崑先生治学严谨,党性坚定,一生淡泊,无私奉献,不少曾在他身边工作学习过的同事、学生,为之深深感动。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崔崑院士的身边人,试图还原出一个真实可感的“钢铁院士”。


六年著述钢的百科全书

半月整理完1700条索引


  谈到崔崑院士的治学,科学出版社的编辑牛宇锋感触很深,他说崔老对于书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和敬畏。


  崔崑在80多岁后,开始撰写《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一书。出版这本合金钢专著,是崔老一辈子的心愿。作为该书的责任编辑,牛宇锋说,老一辈学者的治学严谨,让他们这些后辈十分钦佩。


  “该书共10章,1574页,约200万字,含图828个、表646个,全部由一位八旬老人历时六年、独自在电脑前完成,难度可想而知。”牛宇锋说,正是崔老半个多世纪的心血,铸就了这部经典之作。书中包含了钢铁研究和生产实践的方方面面,书中引用的文献最早为1926年,最新为2011年。“如果不是崔崑先生把他收集的这么多的资料毫无保留地贡献出来,我们不知道要看多少资料、查多少文献。而现在,有这样一部书就足够了。”


  牛宇锋还介绍,在书稿完成二校后,他们得到新闻出版署的最新要求——“大型书籍应编写索引”。做索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想到崔老年事已高,他怀着忐忑的心情与崔老联系,说明这一情况。没想到,崔老很爽快地答应了。不到半个月,崔老竟将全书将近1700条索引名称,全部整理完毕。


  专著出版后,业界专家纷纷点赞。华科前校长、中科院院士杨叔子看到这本书后,还即兴赠诗一首:“情深义重米龄翁,感赠鸿文镌内衷;两卷玑珠双兆字,杖朝心血毕生功;有钢方可兴工业,无本安能上险峰;既教又研齐比翼,为圆中国梦犹童。”


  西安交通大学材料科学家顾海澄教授赞许,“这是钢的百科全书,是一座巍峨的丰碑,是一部不朽的传世之作。”


催人上门收自己党费

做寿坚持“四不”原则


  华中科技大学材料学院教授胡树兵,和崔崑院士相识17年了。2000年起他在崔崑的指导下做了两年博士后,去年刚刚卸任该校材料学院党支部书记一职。胡树兵说,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崔老,他觉得应该是“犟”。“我担任党支部书记的11年,崔老从没有缺席过一次党会。”胡树兵介绍,原来学院的党会一般在6楼会议室举行,没有电梯,爬这么高的楼梯对崔老来说很不容易。


  崔老腿脚有些不灵便,走路有点颤颤巍巍的,每次大家看到崔老在其他党员的搀扶下走进会议室,胡树兵都感到一阵心疼。“我们也劝过崔老,像他这么大年纪的老党员不用每次都来开会,但他说‘等我走不动了,我会向组织提出的,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学院一方面拗不过他,另一方面也为了照顾像崔老这样的老党员,现在已把党支部会议地点改到学院三楼。


  党员崔崑还十分较真。“会议文件大多数人都是在网上看看就好了,而崔老始终坚持把文件打印出来仔细阅读。”胡树兵介绍,每隔一段时间,崔老便会打电话给他,催促他到家里收党费,“每次交党费,崔老都会一笔一笔地记在一个小本本上,这个小本本陪伴了他多年。崔老说,每记一笔,他心中便多一份安心。”


  另一个让胡树兵感觉崔老倔犟的地方,就是他给自己做寿定下的“四不原则”:不能太铺张、请的人不能太多、不能宣传太多、不能拿公家的钱。“2015年老先生过90大寿时,我们学生严格遵循‘四不原则’,参加寿宴的只有部分学生和曾经共事过的同事。就连事先准备的崔老与大家交流的座谈会也被取消了。”


给困难学子吃定心丸

设立助学金拒绝冠名


  崔崑不计较名利,更不喜张扬。他和妻子朱慧楠常常做出一些自谓为“举手之劳”的小事,而恰恰是这些在他们眼中的小事,改变了不少寒门子弟的一生。


  2013年12月,他和妻子及女儿崔明玲,将毕生的积蓄420万元捐赠给学校,设立“勤奋励志助学金”,每年资助28位本科生,每人次8000元。


  作为教职员工,这样大额的捐赠,在华科历史上也是极为少见的。有人建议以崔崑夫妇二人的名字为这个助学金命名,被二老谢绝了。


  华科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的张建明今年已经大四了,他是“勤奋励志奖学金”的第一批获得者。来自内蒙古的他家庭贫困,一年5000余元的学费让他望而却步,他差一点就要辍学了。


  2013年那次评选的8000元奖学金,改变了张建明的命运,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不仅交上了学费,多出的一部分钱还当作了自己的生活费。当年一起获得奖学金的同学,如今想来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和崔崑当面说一声谢谢。“我们想过登门感谢,但想到崔老年岁已高,又不忍前去过多地打扰。”


  精神矍铄、和蔼可亲,这是张建明在领奖学金见到崔老的第一印象。趁着领奖,张建明主动上前与崔老攀谈。这一交流,让张建明对大学四年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崔老告诉我,我的困难并不是困难,学校会帮助解决。这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让我有机会读完大学。”除此之外,崔老告诉张建明的“好学上进”,也成为了他发奋求学的信条。


放弃院士的免费待遇

坐自己捐的车照交钱


  2015年6月,华科车队开展一项为退休教职工提供接送服务的项目。崔崑偶然得知后,大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服务举措,便拿出自己20万的积蓄,给车队捐赠了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


  此后不久的一天,崔崑前来要车,并按规定交了10元用车费。车队队长朱建中说:“你是院士,你不用交钱。再说,你给车队捐了车,怎么能收你的钱呢?”可是崔老非要他收下:“坐车交钱,是学校规定的,我不能搞特殊。捐车那是另外一码事。”


  朱建中介绍,崔老每次乘车都坚持交费,若是逢年过节,还会多给一些。崔院士捐的那辆车已服务一年多,现如今在车队里依旧承担着接送退休教职工的任务。“崔院士做事很细心,就连捐赠一辆车也考虑到排量要在国家规定之下,是排量1.4T的。崔老在我们眼里不仅仅是一位科学家,更是一位可亲的老者。”


报道链接:http://hbrb.cnhubei.com/html/ctdsb/20170321/ctdsb3081426.html


相濡以沫六十余载 朱慧楠教授谈与崔崑院士的生活日常

我们俩啊 平平淡淡才是真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矢志不渝炼就中国特殊钢,完美诠释了一位学者对国家、民族和科学的忠诚与热爱。而他与夫人朱慧楠教授相扶相持六十余载,也为熟悉他们的人所津津乐道。


  昨日,记者再次采访了两位老人。听朱慧楠教授缓缓道出他们夫妇的生活日常,云淡风轻之中,回味隽永绵长。


结婚六十余载 从来没有红过脸


  崔崑院士与朱慧楠教授,一位92岁,一位89岁。走进他们的家,第一个感受是明亮整洁,第二个感受是陈设简单。


  “我们对生活没有复杂的要求。”朱慧楠淡淡笑着说,“我们觉得东西够用就行。”


  朱慧楠1927年生于广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上世纪50年代,她和崔崑相识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当时我们跟着前苏联专家学习,俄语是第一关,我们在一个班上,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她说。


  按现在的说法,两人算是“学霸”吧?朱慧楠听到“学霸”一词,笑了起来,连连摆手:“学霸谈不上的。当时一个班二十来个人,大家来自不同省份,又都是刚认识,班干部就是指定的罢了。”


  由于都是班干部,两人在管理班级事务中接触更多,一来二去渐渐产生了感情。


  1953年,他们结婚了。“结婚仪式很简单,我们拼了几张桌子,请同学们来喝点茶水,吃点点心,就算是办了事。住的地方也是临时找的一个单间。”朱慧楠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很多细节都已模糊,因为真的没有特别讲究什么。


  最简单的方式,却获得了最好的感情。“我们从结婚到今年,整整64年,没红过一次脸,没吵过一次架。”朱慧楠教授说,“倒不是说谁让着谁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我们最大的一致,就是有共同的思想信念。”


  共同的思想信念,听起来有些宽泛,但在生活中,却能通过方方面面的细节体现出来。


  比如对生活要求简单。崔崑一件衬衣穿了三十多年,至今还经常穿,朱慧楠说:“那是因为他喜欢那件衣服,觉得舒服。”


  比如对学术要求严谨。崔崑长年从事特殊钢研究,有时通宵做实验。朱慧楠说:“工作需要,很正常。”


  比如对工作全情投入。朱慧楠调到校教务处工作,后来又任理化系主任,每天从早忙到晚,两个人经常只能吃食堂,崔崑也毫无怨言。


  “在我们眼里,很多事情不会想太多。工作需要、国家需要……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去做,把它认真做好。”朱慧楠说,“可能我们这代人的特点,就是这样的吧。”


  拿出家里全部的420万元积蓄,在华中科技大学设立“勤奋励志助学金”这样的大事,夫妇俩也不觉得是什么惊人之举,并没有复杂的讨论过程。“看到杨绛女士捐赠她和钱钟书先生的稿费及版税,在母校清华大学设立奖学金,我们就觉得,我们也可以捐啊!那就去做吧!就是这样。”朱慧楠说,她和崔崑对物质都看得很淡,“我们双方的家庭虽然都不算富裕之家,但我的父母、他的父母都是知书达礼、乐善好施的人,对我们影响很大。”


一路相濡以沫 彼此尊重与支持


  从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中国社会经历了一次次重大变革。崔崑和朱慧楠的事业与生活,也经历过低谷和高峰,但他们始终相互扶持,携手前行。


  回望从前,朱慧楠教授想了想,说:“其实,挺平淡的。”就算曾经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极度清苦,听她讲来也云淡风轻,“刚到华科大的时候,我们住的是单间,细长,弄块板子一隔,就算两间。”后来,生活慢慢好了起来,终于有了一室一厅的房子,再到现在的院士楼,“一切都慢慢来。”


  上世纪90年代,朱慧楠在学校负责老协工作,周六晚上会组织老同志跳舞,“快三、慢三都跳,还有探戈。”崔崑也积极学跳舞,成为她的好舞伴。说到这里,她抿嘴笑了,“那会算是边跳边学吧。”最后又不忘补上一句:“他带着我跳。”


  除了跳舞,夫妇俩也是音乐爱好者。崔崑喜欢古典音乐,而朱慧楠参加了学校的老年合唱团。每次合唱团活动结束,崔崑都会接她回家。


  朱慧楠还爱好集邮。“上世纪50年代,我们俩在两地学习,经常写信。他去苏联学习时,经常给我邮漂亮的当地邮票,都被我珍藏着。这是我最初的集邮。”之后,她渐渐侧重收集风光邮票,尤其喜爱瑞士风光。


  夫妇俩曾经到访瑞士。当时女儿、女婿都在当地生活,女婿专门开车送他们到几处上过邮票的地点观光,“感受真的不同。”


  几年前,女儿不幸离世,成为夫妇俩心中的痛点。不过女婿仍亲如儿子,每年都会回国探望他们。


  说到此处,朱慧楠停了几秒,把话题转回到邮票上:“小小一张邮票,里面的内涵很多。”她起身离开,不一会儿拿回一大盒欧洲风光邮票。她将这些邮票按地点制成了一张张精美的收藏专页,每张邮票旁都附有说明。比如卢浮宫,有她专门购来的1937年馆长签名寄出的名信片;维纳斯的邮票旁边,标注着“公元前二世纪的作品,1820年在米洛岛上被发现”。“这些信息都是我一点点收集来的,还专门买了很多欧洲历史、文化的书籍。”朱慧楠说,这些漂亮的收藏,也有崔崑的帮忙,“我把资料整理好,在纸上画出布局,他就按我画好的版式帮我在电脑上打字,再打印出来。”


  一旁的崔崑院士连连点头:“我打字,她在边上看。她说这个位置行,那就行!”


评价院士老伴 只有“老实”二字


  说起家庭生活,朱慧楠强调的是“简单而平淡”。说起先生崔崑,她沉吟了几秒,评价道:“老实。”


  “特别老实,不管是做学问,还是过日子。”她说,“他天性耿直,没有那些弯弯曲曲的心事儿。”


  朱慧楠是广州人,喜欢吃米饭,山东人崔崑则喜欢吃面食。“结婚之后,他说:‘我就跟着你吃米吧。’”朱慧楠说,步入高龄之后,他们就在家自己做饭吃,“我们一起做,主要是他负责炒菜,正餐通常是一荤一素一汤。我们吃得比较清淡,冷油炒菜,少油少盐。”


  走进夫妇俩的厨房,橱柜和灶台一尘不染。聊到炒菜,崔崑边说边比划,心得一条又一条:用电磁炉更方便;要有一口好锅;冷油炒菜更健康……


  再走进崔崑的书房,一如其他房间一样布局精简。书柜里满满当当,其中不乏他珍藏数十年的俄文原版名著,也有世界历史书籍、各类地图册、多种词典……


  “他喜欢历史,也爱看小说。”朱慧楠说,自己更爱读报、看谍战剧,也喜欢看《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这样的综艺节目。


  “他不怎么看电视。他晚上要编书,很少看。”朱慧楠说,不过看到喜欢的节目,她就会喊“快来看,这个不错呢!”崔崑就会过来一起看,“我们以前特别喜欢一起看青歌赛。”


  聊起这些生活中的事儿来,朱慧楠的语速明显变快,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让人忘记这是一对九旬老人的日常生活。“连我们家的钟点工都说:‘像你们这样的老人家,不多见呢!’”她得意地说。


报道链接:http://hbrb.cnhubei.com/html/ctdsb/20170321/ctdsb3081427.html


且行且执着 演绎不老传奇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


  乍暖还寒。可春风,明明写满了他的眼角眉梢。


  “后年再版这本专著”、“活过100岁,生活能自理”……谈起自己未来的“小目标”,92岁的他挥了挥手,轻松如常。


  沙发上的他,时而沉静,时而高亢;忆开心往事,一串串笑声爽朗。这时,睿智的学者,展现出孩童般的天真快乐。


  前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再次走近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崔崑,感悟他博大的胸襟和执着的精神。是如春风总含笑,钢铁院士,一段不老的传奇。


聊家教 父亲的人格影响我一生


  崔崑坦言,父亲教给他的不仅有丰富的知识,还有不争名利、淡然处世的人生态度,以及坚定的民族气节。


  记者:听说您父亲当年为了抵制日寇侵略,坚决辞去在洋行的工作。


  崔崑:是的。父亲崔慧廷是燕京大学毕业的,英文很好,一直在洋行从事外国设备的采购工作。后来日军占领山东,他就辞去了这份工作。尽管家庭条件大不如前,但父亲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只有爱国才配做一个中国人。在民族气节面前,个人小利不值一提。正是这一点,深深影响了我一生。


  记者:生活中,您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崔崑:他为人善良,乐善好施。身边的人只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他脾气很好,从来不生气,全家都很和睦。父亲言传身教之下,我一辈子也没与别人吵过架,更不会骂人。父亲教育我们要好好读书,将来报效国家。搬到济宁时,是他亲自教授我英文和数学。


讲求学 留学两年带回好几箱书


  1958年,崔崑被公派前往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钢铁大学——莫斯科钢铁学院,专攻金属学及热处理专业,两年的留学生涯奠定了他日后的研究方向——特殊钢。至今,那本从苏联带回的俄文钢铁专著,虽然书页已经泛黄破损,仍被他视若珍宝。


  记者:您留学苏联时的情况,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


  崔崑:1958年,我以公派教师的身份来到苏联莫斯科钢铁学院进修。我的俄语很好,一到校就直接进班与苏联学生们一起上课。当时全校有100多个中国留学生,学校里学习条件很好,有当时世界一流的教授,各类图书也很丰富。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唯一的事情就是读书。这个学习机会太难得了。


  记者:生活条件怎么样?


  崔崑:还好。留学生每月发700卢布津贴,我坚持吃食堂,余下的钱就用来买书。不过食堂肉食多,两年下来我吃成了个小胖子(大笑)。后来回国恰遇三年困难时期,一下子瘦了17斤。


  记者:留苏两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崔崑:一是这里的书籍内容丰富、具体实用,而且价格便宜,有时一本书只要几个卢布。我回国时,一共带走了好几箱子书。有些俄文书籍,我现在还在翻阅。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萌生一个小愿望,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写一本这样的好书。苏联科研条件先进,当时国内实验室很少有电子显微镜,可那时苏联都有了。我当时想,我们只有自力更生,坚持不断创新,将来才有可能搞好自己国家的科研。


忆故人 朱九思一小时帮我解决问题


  一代教育大家、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老校长朱九思,是崔崑的老领导,也是崔崑眼中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人。


  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您科研的黄金时期。上次采访中,您多次提到了华科老校长朱九思,他对您很重要?


  崔崑:我平时与他交际不多,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期朱校长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人。


  记者:具体有哪些帮助?


  崔崑:至少有三件事至今令我难忘:一是1971年,学校部分恢复科研项目。我当时提出要恢复自己的实验室,可是有人批评我不讲政治,不批准。后来朱校长知道了,旗帜鲜明地表示支持,我的实验室很快恢复了。二是1981年,我主持的校内首个博士点获批,教育部拨下10万元经费用于基础建设。我当时想搞个加工间、配4个工人,可是找不到人手和场地。向朱校长汇报后,他一个电话打到房产科和人事科,一个小时就解决了问题,给我落实了近200平方米的加工间,调来了3个工人。三是1985年,我首次获得国家发明二等奖(当年一等奖空缺,二等奖全国共4个),消息见报后,朱校长第二天一早就给我打来电话祝贺,令我受到很大的鼓舞。我能取得一点成绩,离不开领导和组织的关怀。


谈育才 我不想培养次品和废品


  崔崑一生培养了24名博士,如今多人已成为了博士生导师,华科第一个博士生谢长生就出自他的门下。


  记者:还记得您招的第一个博士生谢长生吗?


  崔崑:当然记得,他当时进来时起始学历不算高,现在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了。现在我们还不时来往走动。他非常了不起,拿了很多国家课题,搞了不少大项目。


  记者:您招博士生,最看中什么?


  崔崑:肯干事。我的另一个博士生桂赤斌,曾当过工人,但他要强好学,现在是海军工程大学教授,也是著作等身。我招的这些学生,他们进门时学历有高低,但个个都想干事、能干事。反之,那些只想混文凭的人,我不欢迎。


  记者:看来,您的选才倾向更注重能力,而不是学历。


  崔崑:是的。你翻翻我们华科的校史,才60多年历史,靠什么跻身名校行列?靠实干。不实干你不可能赶上清华、北大、南开、武大。我培养学生,就和我搞模具钢一样,不能出次品废品。


说长寿 脑子用得多它坏的机会就少


  崔老已是92岁高龄,但仍思维敏捷、记忆力超群,孩童时学的四角号码汉字检字口诀也背得溜熟。得空时,他还会上上网,查询他著作的销量,看看买家的评价。


  记者:您有什么长寿秘诀给大家分享分享。


  崔崑:我曾说要努力活过100岁,而且生活要自理。我自己总结了5条养生之道:生活规律、心态良好、家庭和睦、适量运动以及合理饮食。这些保命方法不稀奇,但是难做到。


  记者:怎么个难法?


  崔崑:如果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就没生过气、没吵过架,你信吗?文革时期,我被多次批斗,我没有气,更没有想不开,我就搞事业,这些杂音进不到我的脑子里,所以谁也气不倒我,整不垮我。


  记者:您说没吵过架,夫妻间也没拌过嘴?


  崔崑: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吵架,狠话脏话我说不出口。


  记者:听说您爱好的运动很多,现在还坚持吗?


  崔崑:准确地说是我这个人好动,游泳、跳舞、骑自行车我都爱。工作再忙,家务活我还照干,扛煤气罐、做饭一样不落。现在年纪大了,游不动了也跳不动了,但打太极、步行成了我的新爱好,我现在能走1小时呢。另外,煤气罐是不用扛了,做饭倒是还在做。


  记者:活到90多岁,还能像您这般耳聪目明、思维清晰,真不多见。


  崔崑:告诉你,别让自己的脑子停下来。你看,我每天把脑子的工作安排得满满的,《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一书后年再版,需要编校新资料,有时我还会上当当、亚马逊等网站,看看我这书的销量和买家的评价。有时间的话,我再翻翻上世纪50年代的钢铁俄文原著,要做能做的事多着呢!脑子用得多,它坏的机会就少。


报道链接:http://ctdsb.cnhubei.com/html/ctdsb/20170322/ctdsb3081905.html


钢铁院士 赤子情怀

——华中科大师生眼中的崔崑

  

  胸怀祖国,坚守正道,献身科研,热爱学生,倾情助困……这是一位九旬老院士带给我们的感动。


  3月20日,湖北日报及楚天都市报对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崔崑的事迹率先报道后,引发强烈社会反响,新华社、中国教育报等央媒跟进采访。昨日,华中科技大学举办“崔崑院士先进事迹座谈会”,与会师生畅谈自己眼中的崔老,一件件往事,一个个细节,汇聚成满满的震撼与感动。


一个献身科研的人


  “钢铁是新中国工业的脊梁,崔院士更是一辈子把心血用在钢铁事业上。”校党委原副书记梅世炎说,崔院士为我国特殊钢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研制成十种新型模具钢,在上百家工厂得到应用,解决了许多生产难题,按当时的价格计算,取得直接经济效益累计超过两亿元,“这可是个了不起的数字。”


  材料学院几位老教师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电力供应不足,崔崑带领的课题组所用盐浴炉等设备,耗电量大,只能在用电低峰时才被允许使用,于是经常夜间上班。崔崑常常通宵守在摄氏1200多度的盐浴炉旁,手指按着控温开关,眼睛紧盯着仪表数字,丝毫不敢懈怠。白天该上课则照常上课,这种状况前后持续了十多年。


  材料学院原党委书记郑恩焰介绍,每研制出新型钢,年逾花甲的崔崑便用小拖车或肩抗几十公斤重的钢材,搭乘火车赶赴各单位推广试用。学校领导知道后,很是心疼,但崔崑早已习以为常。


  张同俊教授是崔崑带的第一批研究生,他说:“崔老师治学很严谨,也很谦虚,他80多岁着手编著《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书稿出来后,专门让我们两位弟子看看有没有毛病,我们将热力学方面数据重新算了一遍,几乎挑不出一点毛病”。


  如今,92岁的崔崑,依然把工作安排得满满的,他密切关注钢铁行业前沿动态,编校新的资料,准备再版这本专著。


一个柔情大爱的人


  几年前,崔崑夫妇将420万积蓄捐出来,在学校里成立“勤奋励志助学金”,但拒绝在助学金前冠名。面对这笔巨款捐赠,很多人感到震惊,与崔崑共过事的人却说:“他一辈子把金钱看得很轻,现在他捐资助学、捐赠轿车都不足为奇。”


  郑恩焰介绍,上世纪80年代,崔崑的科研项目得了国家奖励,他就按贡献大小,分给每个参与的同事,自己的那一份则留下来作为互助金,给家庭有困难的同事进行周转,等缓过劲了再还回去,一直坚持到90年代末。梅世炎也说,那时候,大家工资都不高,他家因孩子多较困难,在衣服、钱财等方面就经常得到崔崑夫妇帮助。


  退休教师张杰回忆,上世纪90年代,她是实验室普通工作人员,一次为评职称的事心里有疙瘩,崔崑得知后就找到她谈心,开导她。后来崔崑又打电话做工作,她非常感动,终于放下了包袱。


一个生活至简的人


  崔崑对贫困群体慷慨解囊,自己生活却非常简单。“我们对生活没有复杂的要求……可能我们这代人都是这样的吧”,崔崑的夫人朱慧楠淡淡地说,“崔崑的一件衣服穿了三十多年,现在还在穿呢”。


  郑恩焰回忆,崔崑被评为院士后,学校要给他派个秘书,被他一口回绝。崔崑80多岁编撰专著时,学校再次提出给他配个秘书,又被他婉拒。江苏要建一个院士工作站,请他挂个名,被他拒绝:“我不搞这个虚的”。


  如今,耄耋之年的崔崑与夫人依然是为别人考虑得多,却从不愿麻烦别人,包括自己的学生,更不会跟组织提什么要求。


  材料学院另一位院士李德群比崔崑小20多岁,他搬到院士楼后对崔崑说:“崔老师,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我做起来方便一点”,崔崑口上说好,可半年过去了,没找过他一次。


  崔崑与朱慧楠相濡以沫60余载,从来没红过脸,也被师生传为佳话。


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


  连日来,崔崑院士的事迹在华中科大引起强烈反响,该校上下掀起了学习身边楷模的热潮。“坚持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始终胸怀大局、心有大我,始终坚守正道、追求真理,从自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日常生活做起,身体力行带动全社会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全国政协委员时,对广大知识分子提出的殷切希望。


  在华中科大师生心目中,崔老正是这样一位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知识分子典范。“与崔院士接触越多,越是发自内心地钦佩”,材料学院党委书记史玉升说,崔老是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堪称楷模。


  该校2015级本科生吴金伟说,这几天,同学中间都在传播着崔崑院士的故事,当代大学生需要榜样的力量,崔院士就是身边最真实感人、可亲可敬的榜样。“崔老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又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伟大就在于几十年如一日做着看似平凡的事,”校党委书记路钢说。


报道链接:http://hbrb.cnhubei.com/html/hbrb/20170323/hbrb3082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