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项林川:用心做好引路人

项林川:用心做好引路人

来源:记者团 点击次数:1733次 发布时间:2015-12-02 19:06:37 编辑:张笛扬 见习编辑 易若彤

■记者团 胡丰林


“项老师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他上的物理课轻松有趣。”光电14级的李佳阳在谈到他的老师——物理学院的教授项林川时激动地说。早在半年前,项林川所教授的大学物理课就被同学们投票评为“最满意课堂”之一,而近日,他更是获得了我校教学质量优秀奖一等奖。



不备课不敢上课


虽然从教22年,书本知识也早已是滚瓜烂熟,但项林川仍反复强调自己“不敢不备课就上课”。理清讲课思路、区分重难点和普通知识点、设计插入的演示实验和模拟动画……这些都是项林川备课的必做项目。而这些看似普通的工作,往往要耗费他至少半天的时间来完成。“备课是教学过程中最累的,许多新老师在教学上花的一多半时间往往都在备课上。”项林川谈到备课的感受时这样说道。在他看来,没有准备的课就是瞎讲,而学生把一个半小时都交给他了,“我绝不敢瞎讲”。


许多时候,项林川用于备课的时间远不止半天。制作PPT时,项林川会总结以往的教学经验,反复思考授课方式,力求用最简明易懂的方式授课。“前不久教多普勒效应时,一开始PPT上是分了三种情况讨论的,得出来的也是三个公式。”但项林川觉得三个公式过于繁琐,不能体现三种情况的内在联系,也不方便记忆。于是他便尝试用一个公式囊括所有三种情况,最后终于成功,因此这次课的PPT也耗费了他两天的时间来制作。


除了自己的教学探索和尝试,各类的教学期刊也是项林川授课思路的来源。《大学物理》、《物理与工程》、《物理通报》、《物理实验》……项林川的办公室里放着许多这样的物理学术期刊,他总会在空闲时间拿出来翻看一下,如有遇到对某个问题更好的说法,或是新颖的例子,便会摘录下来,用在自己以后的课件中。有时在期刊上看到了某个有难度的问题,项林川也会加入钻研讨论的行列,并在课堂上与学生们分享自己的想法。



引导学生不断探索


“项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王亚平的陀螺。”电子14级的齐鑫说道。所谓“王亚平的陀螺”其实是项林川留给学生的一个课外小组探究。当时正好在讲授“刚体的定轴转动”内容,项林川就在课堂上播放了王亚平太空授课中有关陀螺的一段视频,并让有兴趣的学生组成小组,利用所学知识和生活经验,对陀螺旋转的状态变化情况进行估算,完成后再做成PPT在课堂上交流展示。


这样的小组探究每个学期都会出现在项林川的课堂上,除了“陀螺转动”,还有“饮水鸟”、“纵波的波峰与波谷”等课题。“这些题目都是与课堂内容相关的、学生能够独立完成且答案不唯一的开放性问题。”项林川在探究问题的选择上有着一套严格的标准,而设置这样教学环节,也是为了引导学有余力的学生不断探索。


每当给出探究问题后,分享探究成果也就成了课堂上最受欢迎的环节。每个学期每个课堂上都有少则三四组、多则六七组的学生上台分享。而坐在台下的学生总是专心致志地听台上同学的分享,并时常提出疑惑或指出不足之处。


“小组讨论中不同思路的反复探索论证给我感受很深。在不断的探索中,我对知识的理解更深了,也有种学以致用的感觉。”李佳阳曾经参与了有关“王亚平陀螺”的小组探究,谈到自己的感受时,他这样评价道。


2010年时,项林川布置了一道关于“纵波的波峰与波谷”的探究问题。几周过后,数学专业的学生吴开亮把自己写的研究结果交了上来。随后,项林川提出了几点修改意见,并把经吴开亮修改的文章投给了《物理与工程》期刊,而后顺利发表。这也是项林川22年的从教生涯中,少有的本科生在全国性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事例。


结合专业侧重教学


“在给不同专业的学生上课时要根据专业的不同对教学内容进行调整,进行因材施教。”项林川如是为“如何让‘学在华中大’品牌更响亮”建言。而事实上,他也一直在这么做。给医科学生上课时,内容就更侧重于与医疗相关的;在给理科生上课时,就多用实验激发兴趣;给工科生上课,就插入该领域的最新科技前沿;不同专业学生的基础不同,讲解的详略也会做出调整。


除了这些,项林川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给我校文科生开设物理课。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天方夜谭或是多此一举,而是十分必要的。“文科生多学点物理也是有好处的,可以提高科学素养,多一些看问题的角度,至少不会那么容易受伪科学的骗,也可以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常见问题。”但项林川同时也解释道,文科生学物理当然以培养兴趣、进行科普、体会物理思想和方法为主,不会像理工科一样系统地教授艰深的理论知识。但由于时间不足,所以这个想法尚未真正付诸实践。


对于老师的角色定位,项林川打过一个比方:学习好比登山,学生就是登山者,上山的路有很多条,有的平缓有的陡峭,而老师就是那个为学生引路的人。项林川希望能把每个学生都引上平坦的“登山路”,做好这个“引路人”。